彼岸花(04)(新荒)

*這篇肯定開始寫ABO了!!!

*被訓服的新開教練以及荒北高中生

*R15(?

*前篇:03

----------------------------------————-

對於箱根高中自行車部來說,跟IH一樣重要的就是體檢了,不只可以掌握每個人的身體狀態,更重要的是這個年齡階段已經是第二性徵的轉換期了。

也就是所謂的Alpha、Beta以及Omega,每個人轉換的時間不一定,有人高一就已經轉換了,但是也有的人高三還測不出來。

不得不說,歷來箱根高中的種子選手都是Alpha,光先天上的體能就勝於其他兩種,Omega不是說沒有但是是最少的,就算加入了自行車部也很快就會退出,不要說長時間的練車了,光發情期就夠令人麻煩的了,而且還是轉換期的發情期。

荒北連問都不用問,就可以猜想到新開是Alpha,這麼優秀的人怎麼會是Beta呢?

雖然荒北還沒有體檢,新開也是覺得他是Alpha,所以對於這種事他們並沒有太在意,

但是事情總是意料之外。

「所以靖友還是測不出來嗎?」新開有些擔心的看著對方,荒北卻是將體檢表隨意塞入了書包裡,毫不在意地說:「應該會是Alpha再不濟也是Beta,再怎麼樣我都會參加IH的。」

「說的也是,既然IH的參賽名單已經決定好了,也應該開始辦合宿訓練了,我會努力做好訓練菜單的!」

「那麼就麻煩教練了,我先回去了,明天見。」荒北背起書包跟新開道別,騎著自己的BIANCHI離去,因為新開是住在學校的宿舍所以決定先留下來整理明天需要用的器材。

夜色已深,荒北開著車燈在幾乎沒有人的馬路上穿梭,徐徐的夜風吹來很是愜意,荒北放慢了騎行速度,享受著寧靜的夜晚。

「!!!……唔!!!怎麼回事,好……難…受哈啊…..」荒北突然覺得像是有把火在身體裡燒,全身癱軟,讓他不得不把自行車停下,荒北咬著牙坐在地上,想著休息一下或許可以恢復力氣,但是情況反而越來越糟,當他的慾望抬頭時,他終於發現大事不妙了,

他是Omega,陷入發情期的Omega,如果身邊沒有壓抑劑或是藥片,那麼他就會被情慾折磨,直到被Alpha標記為止。

「你沒事吧?」突然有個低沉的聲音從上頭傳來,他抬頭一看是一個陌生男子,直覺告訴他對方是Alpha,應該是被他發情的氣味吸引過來的。

「沒…..事……..不用管我……」荒北艱難的站起,卻被對方抓住了,男子抱住了荒北,在他耳邊說道:「很難受吧?要不要我幫你?跟我做的話就不會痛苦了喔。」

「不要!!! 放開我!!!你這個渾蛋!!」荒北拚了命的掙扎,但是無奈實在是沒有力氣,還是被男子拖進了暗巷。對方跨坐在荒北的身上,隔著衣服撫摸荒北柔韌的身體,說道:「應該是第一次吧?放心好了,我會很溫柔的。」

「……不要………你..他媽的…給我滾開….」荒北想要用力抓住對方不安分的手,但是徒勞無功。

好噁心好噁心好噁心好噁心好噁心好噁心好噁心好噁心好噁心好噁心好噁心好噁心誰快來救我啊,誰都好快來救救我。

男子突然覺得身體被一股力量往後拉,脖子被衣領掐住,然後臉上感覺到了頓痛感,男子好不容易看清楚對方的樣子,只見他如同惡鬼般的凶狠,感受到了逼人於死地的殺意。

「對不起…….求求你饒過我吧…….」男子苦苦哀求,他明白他惹到不該惹的人了

「你竟然敢對靖友出手,我絕對不會饒過你!!!給我去死!!!!」

新開沒有停止,而是毫不留情地毆打對方。

「新開!住手!」荒北吃力地喊了一聲,新開像是醒了過來,連忙扔下了手上被痛打的人,脫下了身上的外套蓋在荒北身上將他抱起,然後站在了哀號的男子面前。

新開狠狠的踩了對方的下體,力道大到荒北都認為對方應該廢了的程度。

「如果你要是敢再出現在我的面前,我一定會殺了你。」新開冷冷的烙下狠話,轉身離去。

「怎麼樣?有沒有哪裡受傷?」 新開一臉擔心的看著懷裡的人,荒北搖了搖頭,雙手緊緊抓住了對方的衣服。

雖然不明顯但是還是可以感受到荒北在發抖,一定是嚇壞了。

「我的…….自行車」 聽到荒北小聲的問話,新開沒好氣地罵道:「這時候還惦記你的自行車做甚麼?我等等會打電話請人來放回去。」

「嗯……..謝謝…..」

新開走到大馬路上,招了計程車回到自己的宿舍,小心翼翼的將荒北放在床上,看到荒北手上的瘀青,應該是掙扎的時候留下來的,新開拿出醫藥箱,拿出藥膏塗上。

「我真應該把他殺了。」新開邊幫荒北塗藥邊咬牙切齒的說道,青色的瘀傷在有些蒼白的皮膚上特別明顯。

「你怎麼來了?」荒北問道。

「你的鑰匙串沒帶走,我想你還沒走遠,就騎著自行車想追上,然後就聞到氣味了。」

荒北沉默了下來,因為他也沒想到自己居然是Omega。想到這點,本來被恐懼覆蓋的情慾又浮現了,大概是自身壓抑的關係,慾火焚身的感覺比之前更加強烈,讓他忍不住發出了呻吟。

新開雙拳握緊指甲陷入了手掌,其實他忍了很久,荒北所散發的氣味讓他快抓狂,挑撥著情慾,每一個細胞都在喊著想要狠狠侵犯他的身體。

但是這樣就跟那個變態一樣了,新開撇過頭去,站起身來想要離開,但是荒北卻抓住了新開的手,用嘶啞的聲音說道:「求你…….幫我………我好難受….」

新開嘆了口氣,這孩子真的知道自己在說甚麼嗎?

他蹲了下來,撫摸著荒北的臉,溫柔的說道:「如果你被我標記了,那一輩子都只能跟我做喔?這樣子的話你也願意?」

「如果……..是你的……話,沒有….關係……」這句話就像是一個信號一樣,新開毫不客氣吻住了荒北,直到對方快要窒息為止才放過了他,喃喃說道:「希望你不要後悔。」

TBC

廣告

1 thought on “彼岸花(04)(新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