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06)(新荒)

*這麼突飛猛進的兩人,連我自己都不知所措了

*ABO設定

*R15(應該吧

*前篇:05

----------------------------------

到底是為甚麼會喜歡上他呢?新開望著荒北熟睡的臉想著。

一開始他其實非常討厭荒北這種人,沒大沒小、嗓門又大、凶狠的表情像是人人欠他八百萬,像一匹孤傲不群的狼。

但是卻又莫名的認真,每天堅持在騎行台上練習兩小時,開會沒有一次是缺席或是遲到。毫無畏懼的對自己大吼,明知那是毫無勝算的比賽,但是他卻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不得不說荒北身上有一種吸引他的特質,不是作為Omega而是身為荒北靖友。

新開伸手撫摸荒北的臉,柔軟的觸感讓新開捨不得離開,對方則是因為覺得養而皺了皺眉頭,轉過身背對對方。

荒北的背上全部都是被新開留下的咬痕,有些還滲了血,下體都是乾掉的白濁液體,後穴有些紅腫。昨晚實在有點做的太過了,新開只記得自己的分身不斷的在荒北的身體裡肆虐,變換著不同的姿勢,到最後就算荒北哭著說不要了還是強押著對方的身體做到暈過去。

新開從背後抱住荒北,對方的身體有些瘦,抱起來有些骨感,但是比之前抱過女人的身體感覺還要好,新開親了親他的後頸,閉上眼睛跟著沉沉睡去。

當荒北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浮現的是新開熟睡的臉,近到荒北都可以感受到對方的呼吸,連忙往後退頭卻撞到了牆。

「嗯?靖友?你醒了?」新開被吵醒,打了個哈欠揉揉眼睛,略帶倦意的問道。

荒北緊抓著被單,回想起昨晚發生的事情,再看看身體狼狽的模樣,忍不住狠狠瞪著新開。

「靖友,怎麼了?為甚麼要這樣瞪我?」可惜罪魁禍首卻一付輕鬆的樣子讓他更火大了。

「還問我怎麼了?你會不會太過分了!!!」

「過分?喂喂喂,我可是從一個變態的手中把你救出來欸,而且昨天是你要求我抱你的,不知感激也就算了,還罵我?」

「我不是指那個!!!」荒北氣急敗壞的罵道。

「那你是在說甚麼?」

荒北突然沉默了下來,臉紅的跟蘋果一樣,不知所措的看向別處。

新開了然的大笑了,將氣的炸毛的荒北擁入懷裡,摸著對方柔軟的黑髮問道:「你不喜歡被我標記?」荒北搖了搖頭。

「那昨天感覺不好嗎?嗯?」

「………..沒有不好。」荒北小聲的回答,倒不如說挺舒服的。

「那你在生甚麼氣?」新開刮了刮荒北的鼻子,耐下性子問道。

荒北一時說不出話來,他也不明白自己為甚麼要生氣,搞得他像少女一樣,只好支支吾吾的說:「我的腰很痛,不是很舒服。」

「抱歉啊,昨天是我不對,做的太過火了,來,我抱你去洗澡。」

「不用!!!我自己去!!」荒北推開對方,搖搖晃晃下了床,卻雙腳無力的跌坐在地上,新開連忙將他抱起,荒北慌亂的想要掙脫,新開嘆了口氣說道:「你連站都站不穩了,我幫你洗吧,就當作是賠罪。」

荒北才乖乖的讓新開抱進浴室。

不得不說,新開按摩的功力很好,力道以及位置都恰到好處,荒北發出了舒服的嘆息聲。

「怎麼樣?會太大力嗎?」

荒北搖了搖頭,轉頭問道:「你是不是以前很常幫人按摩啊?」

「是啊,怎麼了?」

「……..沒事。」荒北有些不高興的回過身去,新開笑嘻嘻地從背後抱住他,問道:「吃醋了?」

「才沒有。」荒北想要掙脫對方,卻被新開緊緊的抱住,「我以前在義大利的時候常常給隊友按摩腿,不是你想的那樣。」

荒北這才停止掙脫,將手覆在新開抱著自己的手上,問道:「我們兩個現在算是在交往了嗎?」

新開將頭靠在荒北的肩膀上說道:「當然是啊,我不會給不喜歡的人做標記的。是說靖友好瘦喔,你現在發育期應該多吃一點,別老是喝百事。」

荒北沒好氣地翻了翻白眼,說道:「是你太胖吧?一整天能量棒吃個沒完。」

「怎麼說我還是標準體型,是你太瘦了,回頭不只要用訓練菜單,還得幫你做食物清單。」

「估計都是甜的吧。」

洗完澡以後,荒北突然大叫了一聲,正在幫他擦頭髮的新開嚇了一跳,荒北大吼:「啊啊啊啊已經晚上了!!!」

「啊?對啊,怎麼了。」

「集體練習啊!!我們都沒到怎麼跟大家解釋啊?」

「靖友,今天是禮拜日,只有自主練習。」

「喔,對喔,差點忘記了。」

「你很介意讓大家知道我們的事?」

荒北不發一語,兩人的氣氛陷入了尷尬,新開拿起吹風機幫荒北吹頭髮,只有吹風機運轉的風聲,新開也不說話,荒北也不敢轉身看對方是甚麼樣的表情。

吹完頭髮以後,新開說:「把衣服穿好我就送你回去吧,你父母一定在擔心了」。

「嗯…..」其實荒北的父母並不介意他一個晚上沒有回家,以前也有過去福富家裡留宿過,但是荒北卻找不到待在這裡的理由。

回家的路上,兩人騎著自行車,新開騎在前面替他擋著夜晚的冷風,荒北看著他的背影,卻與記憶中那時在湖邊的身影重疊。

「啊…….到了。」

「那麼靖友,明天見。」

「新開,等一下,我有話想要跟你說。」新開正要離開,荒北出聲叫住了他。

「嗯?怎麼了?」

「我……是一個很嘴笨的人,有時候說話太直常常傷到人而不自知,我不知道要怎麼說才好,但是………」荒北走到新開面前,低著頭靠在他的肩膀上,繼續說道:「我承認我有點害怕,我是一個Omega,卻是IH的參賽隊員,我只是一個普通高二生,跟身為教練的你交往。」

「這有甚麼不好嗎?」

「這一切都太好了,好到超出我的期望,我真的……」荒北話還沒說完就被新開抱住,新開悶悶地說:「抱歉啊,我沒有考慮到你的心情,沒事的,IH的資格跟你是不是Alpha沒有關係,至於你嘛…….」新開彈了彈荒北的額頭「我可以等你長大,雖然從另一種層面來說已經來不及了。」

荒北看著笑咪咪的新開,心裡對他有些抱歉,自己很自私,因為害怕而不敢公開。他傷到了對方,也加深了彼此的不信任。

真的很抱歉,但是請給我一點時間,我會成為一個成熟的大人,成為配的上你的人。

「嘛不是有一種刑責嗎?勾引未成年少年發生性行為甚麼的,到時候靖友要到法庭上替我說話喔。」

「我才不要呢!」

TBC

廣告

1 thought on “彼岸花(06)(新荒)”

  1. 引用通告: 彼岸花(07) – 咕咕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