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07)(新荒)

 

*依然是新開教練以及高中生荒北的故事

*ABO設定

*R18

*前篇:06

----------------------------------

新開以為他們會順利的發展下去,但是現實的難題接踵而來。

一大早荒北帶著被標記的氣味出現在社團教室裡,每個人的視線都盯在他的身上,但是本人卻不以為意,換好衣服以後上了騎行台上訓練。

福富跟東堂當然也很好奇,但是卻又不知從何問起。

於是終於受不了兩人注目的荒北,在某天中午休息的時候把兩人叫來,說明了原因。

如果不是自己的事,其實看他們臉上千變萬化的表情其實還挺有趣的,特別是小福,萬年鐵假面終於有點表情了。

「所以你要怎麼辦?」東堂好不容易找回了語言,開口問道。

「沒怎麼辦,跟平常一樣。」荒北聳了聳肩,喝著手裡的百事。

「你真的跟教練交往了?」

「嘛,算是吧」

「那你是Omega的事…….」東堂還是有些不放心地問道。

「有沒有參加IH的資格跟是不是Omega沒有關係,只要夠強,箱根的參賽資格依然是屬於他的。」福富打斷東堂的問話,拍了拍荒北肩:「繼續前行吧。」

「這還用說嗎?」

 

 

 

但是福富他們不在乎不代表其他人不在乎,有些不滿荒北的三年級開始有了不滿的聲音,被新開一一打了回票。

「教練!!!Omega光應付發情期就夠了,荒北這樣能做IH的集訓嗎?」

「那身為Alpha的你們也應該聞到了他被標記了吧?而且不是有抑制劑嗎?我覺得這點你們不需要擔心。」

「就算是這樣,Omega參加IH是不是太丟箱根的臉了。」

「IH的比賽規定有說Omega不能參加嗎?既然沒有,那他為甚麼不能參加?」

被教練說得啞口無言的三年級生依然覺得有所不滿,新開有些頭痛的看著他們。

「如果前輩們覺得不服氣的話,來比一場如何啊?」荒北不知道甚麼時候來了,一臉不屑的樣子靠在門上。

「靖友,你不需要……..」新開正要開口說話卻被荒北打斷

「哈啊!從我是Omega的那天開始,我就知道會有這種卑鄙膽小的死老鼠扯我後腿!!不服氣的話,就用實力來打敗我。」

「你這傢伙……..!!輸的時候可不要後悔!!!」

 

結果演變成一場三年級集體與荒北的比賽,只要拿到第一,就可以把荒北拉下來,成為IH的參賽選手。

荒北正在騎行台上熱身的時候,新開一臉擔心的看著他。

「我知道你要說甚麼,就算這次被你擋下來了,那下一次不知道他們又要搞甚麼鬼,還不如趕快解決掉。」荒北踏著踏板,汗水流了滿身,新開有些困擾的看著他。

「你幹嘛這樣盯著我看?」荒北停下了動作,皺眉問道。

「你真的不需要我幫忙嗎?」

荒北看了他一眼,嘆口氣說道:「你只要站在終點等我就好了。」

「只要這麼做就好了?」

「對,其他你甚麼都別做。」

「……..那好吧。」然後又看著他一陣子以後,將買來的寶礦力放在地上,逃命似的跑了。

「這傢伙是怎麼了啊?」

 

 

比賽的位置是依照上次分組競賽的成績排的,荒北排在最前頭,這讓三年級恨的牙癢癢,新開站在一旁,皺著眉頭盯著荒北看,對方則是正在等待比賽開始,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

比賽的哨音響起,好幾個三年級的選手都先衝了出去,荒北用不慢不快的速度前行,好巧不巧,這次的比賽路程剛好和上次荒北跟新開比賽時的路線一模一樣,新開看似很冷靜,其實心裡比任何人都緊張,他知道荒北的努力不會輸給任何人,所以他並不想因為這次的比賽而讓他失去了資格。

就算是身為教練,此時此刻也只能相信荒北能夠贏得勝利,所以他也騎上了自行車從另一條小路先衝到終點線等著他。

比賽進入了白熱化,最前頭的人距離終點剩不到一公里,但是荒北被一群人擋住了路,他卻露出了笑容,清脆的換檔聲響起,野獸般的氣勢衝破了障礙,荒北站起身來開始猛烈的抽車,過沒多久,最前頭的人與他並列,在最後的十公尺荒北超越了對方,拿下了勝利。

荒北舉起雙手,新開此時已經站在終點等他了,他微笑著與荒北擊掌,對方滿身大汗,但是卻笑的很高興,回頭指著那些人大喊:「你們這些地溝鼠給我回家洗洗睡吧!!!」

 

 

比賽結束後,新開要求詆毀荒北的人道歉,本人卻不以為意,拿了袋子進了更衣室的方向走,新開也跟了進來。

「你進來做甚麼?」

「靖友,你不生氣嗎?」 新開有些困惑的看著他。

「我生氣啊,但是總得讓那些傢伙沒話說」

「靖友還真是成熟。」新開有些欣慰的語氣說著,被荒北用水瓶敲了一下。

「是你太幼稚。」

「靖友。」新開看著荒北的汗水從頭上沿著臉流下,最後被衣服吸走,他深呼吸了一口氣,用另一種更為難的表情看著他。

「幹嘛?喂!!!你要做甚麼?」

 

新開卻像是忍無可忍的樣子,急切地將人拉到外面的角落,掐住荒北的下巴強迫對方將嘴張開,舌頭沿著牙齒舔動,最後勾住了他的舌頭纏住,荒北的口腔裡填滿了新開的味道。

荒北想要推開他,但是Omega無法拒絕自己的Alpha求歡,雙手還是抱住了新開,對方的身體很厚實。依靠在新開的懷裡,荒北迷迷糊糊的想,這輩子大概就敗給這傢伙了。

新開好不容易放開了氣喘吁吁的荒北,對方臉紅得快滴血,眼睛還含著淚,眼看新開又蠢蠢欲動的樣子,荒北阻止了對方,有些不滿道:「別親了,到底是你在發情期還是我。」

「靖友不知道嗎?」新開笑咪咪地說。

「知道甚麼?」

「被標記的Omega在發情期的時候會散發出一種氣味,就算你不想,你的身體依然會不自主的勾引我。」說著就把手伸進了車褲,慢慢搓揉著荒北的分身

「不要,新開,住手。」荒北慌張地想要阻止他,但是分身被抓住,對方的技巧很快的就讓他雙腳發軟,新開抱住他,在他耳邊說道:「我等不及了,你也想要不是嗎?」

「至少…….不要在這裡…..」荒北抓著新開的衣服,用顫抖的聲音哀求他。

新開吻了吻荒北的額頭,說了句抱歉以後,加快了手上的動作,過沒多久,荒北發洩了出來,新開舔了舔沾滿白色液體的手指,粉色的舌頭煽情的舔著,荒北感覺體溫又上升了不少。

新開將荒北轉了個身,讓他雙手撐在牆壁上,從背後抱住他,隔著薄薄的車衣揉捏他的胸,力道不重不輕,卻讓荒北嬌喘不止。

「感覺很棒吧?」新開沿著耳朵形狀舔著,之後乾脆整個含住,刻意發出吸吮的聲音,荒北感覺到新開的舌頭似乎快伸進耳朵裡,溫軟的觸感讓他全身顫抖。

親吻從耳朵一直延伸到後頸,想要親吻後背的新開拉開了荒北的車衣拉鍊,荒北驚恐的說到:「求你…..別脫……」

新開愣了一下,發現因為是在外面,所以荒北才覺得害怕吧。

「好,別怕,不脫你衣服。」於是稍稍掀起了荒北衣服的下襬,在纖細的腰上啃咬著,在蒼白的皮膚上留下了齒印。

新開將荒北的車褲褪到膝蓋,後穴已經像是隨時準備好被人侵犯,看得新開口乾舌燥,雖然Omega的身體不需要擴張,但是新開還是將手指放入了荒北的身體,緩緩的攪動著,新開每一次的觸碰都讓他興奮不已,不知道是因為Alpha的關係還是新開的挑逗。

 

「靖友的裡面好熱啊。」手指一次就增加到了三根,一次又一次的刺激荒北的敏感點,本來還有些萎靡的分身又再次的分泌出液體,抽出了手指,新開的分身在穴口慢慢的磨蹭,空虛的感覺讓荒北有些著急,身體稍微向後頂了一下,希望對方能夠填滿他的身體。

「靖友,想要嗎?」新開在他的耳邊壞心的問道。

「哈啊…..你這渾蛋……」

「只要你說,你想要多少我都給你。」新開低沉的聲音就像浸了毒藥的糖果,讓荒北無所適從。

「全部,我全部都要。」不斷高升的情慾蓋過了羞恥,荒北喘著氣小聲的哀求。

「真乖。」新開一個挺身,已經硬到不行的分身全部埋入了荒北的身體,被填滿的感覺讓荒北忍不住叫了出來,新開說道:「不要叫那麼大聲喔,要是被別人聽到就不好了,我是不介意被人看到啦。」

荒北瞪了他一眼,新開微笑著將手放在他的嘴巴上,開始用力的衝刺,每一下都頂到了最深處,荒北的呻吟全被新開的大手摀在了嘴巴裡,下身隨著撞擊激烈的擺動,結合處發出了咕啾咕啾的聲音。

新開身上流下的汗水滴在荒北的身上,看著兩人結合的地方,心情愉悅極了。

荒北幾乎是靠著牆還有新開來支撐身體,手臂被粗糙的牆壁磨的生疼,但是新開帶給他的歡愛讓他無視了疼痛。

手指探入了荒北的嘴,引導荒北的舌頭纏繞住他的手指,翻攪著,口水沿著嘴角流下。指腹輕輕磨蹭著荒北的牙床,他的牙口保養得很好,沿著光滑的牙齒深入到口腔裡,荒北感覺到口腔的內裡被帶有老繭的手指摸得有些發癢,忍不住將手指咬住,但是力道沒控制好,新開發出了吃痛的聲音。

「噢,靖友,有點痛呢。」新開抽出了手指,微紅的牙印在手指上印了一排,荒北被撞得有些迷迷糊糊的,看著被他咬出的痕跡,伸出了舌頭,小心翼翼地舔了舔新開的手指。

新開放慢了身下的動作,享受著荒北像是小動物般親暱的感覺,只有這種時候,荒北才會表現出真實的情感。

明明長的一臉凶狠,但是此時此刻他溫順的樣子卻一點也不違和,大拇指按在荒北的唇上停止了荒北的動作,微笑著親了他一口。

「!!!」荒北像是從夢中驚醒,他緊張的左顧右盼,新開正覺得有些奇怪的時候,聽到了人的腳步聲。

「教練跑到哪裡去了?我要把集訓的計劃表給他看。」

「剛剛我去兔吉那邊了,沒有看到人。」

隨著腳步聲跟說話聲越來越近,荒北急得快要哭出來,新開則是笑咪咪地繼續抱著他抽插,他掙扎著想要抽離,卻被新開一口氣從背後抱起,下身還連著就跑到另一邊的陰暗處躲著,還沒等人走掉,新開又開始動作,讓荒北咬著自己的手臂,忍著不出聲音。

 

「嗯?剛剛是不是有人?」

「沒有吧?大家都去做自主訓練了,你是不是太累產生幻覺了?」

「昨天可能沒睡好吧?」

說話聲逐漸遠去,荒北鬆了一口氣,轉頭狠狠瞪著新開,要不是沒力氣可能就揍他一頓了。

「靖友,不要生氣嘛,不覺得很刺激嗎?你看看,你這邊好『性』奮啊。」新開似乎沒有要反省的意思,還用手彈了彈荒北的分身。

荒北一肚子火沒處發,後穴刻意收縮,看到對方有些痛苦的表情,荒北冷笑了一聲。

「靖友~~~~原諒我嘛~~~」 新開親著荒北被汗水沾濕的頭髮,用撒嬌的語氣說著,只要這樣做荒北會拿他沒轍。

「要做就趕快做,你以為這樣子的狀態很舒服啊?」荒北紅著臉催促對方。

「遵命。」新開褪下了荒北的車褲,新開像是媽媽抱著小孩在路邊尿尿的姿勢將荒北抱起,兩手將荒北的大腿分的更開,荒北連忙雙手向後抱著新開的脖子,姿勢要有多彆扭就有多彆扭。

但是堅挺的分身更深入了,再次大力的貫穿他的身體,灼熱的分身狠狠的撞擊荒北覺得舒服的點,新開往下看著荒北的分身毫不掩飾的暴露在空氣中晃動,散發出來的氣味將兩人推上了情慾的高潮,在百來下的衝刺之後,溫熱的液體射在了荒北的體內,荒北也隨之高潮,白色的液體滴落在地上。

 

新開緩緩地將分身抽出,精液從粉色的後穴流出沿著大腿流下,顯得色情。

雖然新開很想再來一次,但是看著全身癱軟無力的荒北,還是拿出了衛生紙細心的幫他擦乾,兩人都全身是汗,一陣冷風吹來讓荒北打了個噴嚏,新開脫下自己的運動外套讓荒北披上,抱起他匆匆的前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TBC

 

廣告

1 thought on “彼岸花(07)(新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