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服大野狼的小紅帽(03)(新荒)

*架空

*警察荒北以及記者新開

*有點OOC

*前篇 : 02

----------------------------------

「這呆茄也太慢了!」荒北坐在一家西餐廳裡等人,有些煩躁的看著手錶,已經過去了半個鐘頭了,服務生頻頻的來詢問是否要點餐,但是對方卻還沒出現。

時間要推回到一個禮拜前。

荒北剛巡邏回來就看見笑嘻嘻的新開,語氣很差的問道:「請問你有甚麼事嗎?」

「靖友,你聖誕節那天有約嗎?」新開一臉期待的看著他,讓本來想要拒絕的荒北有些無奈的回答:「沒有,你要幹嘛?」

「我想請你吃個飯,畢竟以前我麻煩你很多事情嘛,想要謝謝你。」荒北有些懷疑的看著對方,新開盡量讓自己看起來真誠無比,最後荒北嘆了一口氣,說道:「我晚上六點以後有空。」

「那麼就七點在這家餐廳見喔,我已經訂好位子了,報我的名字就可以啦。」 新開將餐廳的名片放在桌上,正要離開警局的時候,荒北叫住了他,問道:「你是不是篤定我一定會答應你?」只見對方眨了眨眼,說道:「我只是想跟你一起過聖誕節而已啊。」

結果說這句話的傢伙到現在都還沒來,打手機也沒接,荒北正打算要先點餐的時候,新開發了一條讓荒北想捏死他的短信:『對不起啊(*´>д<),靖友,我臨時有工作沒辦法去了(´;ω;`),如果你肚子餓的話就先吃吧。』

「這個混蛋!!」荒北忍住想要摔手機的衝動,站起身來,怒氣沖沖的快步走出了餐廳,兇惡的表情連服務生都不敢靠近。

「慘了,靖友一定很生氣,連短信都不回我了。」新開有些惴惴不安的看著荒北打來的未接來電以及他發出去的短信,有些埋怨臨時請假的泉田,好不容易空下來的時間卻沒有了。

嘆了一口氣,將注意力集中在電腦上,說不定趕快把新聞稿趕完還來得及。

這時帶他跑新聞的前輩拿了一杯咖啡放在新開的辦公桌上,問道:「還在忙啊?」

「對啊,臨時被叫來的。」

「怎麼語氣那麼哀怨,是跟人有約了嗎?」

「是啊,我放了他鴿子,連短信都不回我了。」新開欲哭無淚的盯著電腦打字。

「喔~~是不是女朋友啊? 」

「不是啦,是男的,普通朋友而已。」

「是嗎?你看起來好像快哭出來的樣子,哎呀,男人嘛,不會在意這點小事,好好道歉就好了」

「真的嗎?」

前輩拍了拍他的頭,說道:「你加油吧,不是還有新年嗎?」

等到新開下班的時候已經晚上十點了,他拿起手機嘆了口氣,除了一些朋友傳來聖誕快樂的短信以外,沒有荒北發來的消息。

打開了聯絡人介面,荒北的名字停留在螢幕上,但是新開還是將手機收起

「都這麼晚了,還是別打給他好了。」

新開走出公司,將圍巾圍得更緊了,行道樹以及店家擺出來的聖誕樹上掛滿了一排又一排的小燈,雪下的不是很大,但是呼出來的氣形成了一團團的白霧,讓新開覺得更冷了。

趕上了末班車,這節車廂卻只有他一個人,冷清的感覺讓他很不好受,用力眨了眨眼睛,不讓自己眼中的淚水流出來,只希望能快點到家。

當新開終於看到公寓時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後的事了,他邊踏上樓梯邊掏出口袋裡的鑰匙,卻看到家門口有一個人坐著,他揉了揉眼睛,發現居然是荒北坐在地上。

對方也注意到他了,表情像是兇猛的狼一樣走了過來,當新開以為要被揍的時候,手裡被塞了一個已經搓熱的暖暖包。

「呆茄,怎麼那麼晚才到家!!!你要冷死我啊?」荒北當然還是賞他了一個暴栗,新開疼的哀哀叫。

「靖友,你等多久了?還有你怎麼知道我家在哪?」

「反正我也閒得很,你之前不是有給過我你的名片嗎?快點開門啦,我快冷死了。」

「喔好好好。」

荒北看著新開拿著鑰匙開門,對方的頭上跟肩膀上都有雪,鼻子被凍得紅紅的,連眼睛也有血絲,雖然新開穿的很多還是一直發抖。好不容易開了門,新開開燈之前先開了暖氣,圍巾跟大衣還是不脫下來,荒北皺著眉伸手要替他脫,新開卻躲開了。

「你身上都是雪,不脫掉融化會更冷,你這呆茄怎麼沒帶傘。」

「氣象預報說不會下雪的嘛。」新開吸了吸鼻子,還是乖乖將大衣脫下,伸手要去拿荒北的大衣的時候,才發現對方拿了一袋塑膠袋。

「靖友,那是甚麼?」

「晚餐,你吃飯沒?」

「只喝了一杯咖啡。」 看著新開可憐兮兮的樣子,氣頓時消了一半,本來他只是想狠狠痛罵這個放他鴿子的傢伙,沒想到對方比他更慘。

荒北進了屋裡,有些意外新開其實挺愛乾淨的,沒有想像中亂七八糟的樣子。

然後他發現角落有一隻兔子,窩在鋪好的小被窩裡睡覺。

「你還養兔子啊?」

「對啊,叫兔吉喔,很可愛吧。」新開說到自己的寵物,笑的眼睛都彎了起來,接過荒北手上的袋子朝裡面看了看,有些失望的說:「你買泡麵啊?」

「不然你還想吃大餐啊?」荒北沒好氣的說道,新開像是突然想起甚麼似的,對他九十度鞠躬說道:「靖友,對不起啊,我臨時有工作實在推不掉。不是故意要放你鴿子的。」

荒北只是嗯了一聲,新開有些遲疑的問道:「你不生氣嗎?」

「就當作你欠我一次,沒什麼好生氣的,先去煮熱水,我快餓死了。」

兩人坐在沙發上吃起了泡麵,也沒開電視,就這麼靜靜地解決掉晚餐。

新開收拾好桌子後,癱坐在沙發上盯著荒北看,對方則是拿了推理小說看,長長的下睫毛隨著眼皮的開合晃動,蒼白的皮膚以及纖細的身材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當警察的人。

「靖友,我想看你的身體。」新開脫口而出的話讓兩人都愣了一下。

「呆茄,你的腦袋是不是被凍壞了。」 荒北闔上書,敲了一下那橘紅色的腦袋。

「啊哈哈哈,大概吧……」新開有些尷尬的摸了摸被敲的地方,站起身決定去洗澡。

「靖友,我要洗澡,要不要一起泡澡啊?」原本只是想用玩笑來化解剛剛的尷尬,沒想到荒北卻一臉平靜的答應了。

「你不是說要看我的身體嗎?讓你一次看個夠。」看著新開有些不敢置信的表情,荒北在心裡悶笑了下。

「胖子,你過去點好不好,很擠欸。」

「浴缸本來就很小嘛。」

兩人有些彆扭的泡在浴缸裡曲起雙腳面對面坐著,荒北有些後悔,想要出去卻被新開拉了回來。

「幹嘛啦?」

「靖友先別走嘛,陪我泡一會,來,你背對著我坐下,你看,這樣不就不擠了嗎?」

荒北就像是被新開抱在懷裡一樣,是感覺空間大了點沒錯,但是後背貼著對方的胸前還是很怪。

新開摸著他的背,感覺有些癢,荒北一開始還躲著,但是新開惡作劇般的搔弄讓荒北乾脆放棄掙扎,任憑對方騷擾自己。

他的右肩上有一條刀疤,很長很深。平時穿著衣服看不到,新開像是要撫平傷口一樣,沿著疤痕溫柔的來回撫摸。

荒北以為新開會發揮記者的專業,但是他甚麼都沒問。

「覺得如何?」

「甚麼覺得如何?」

「我的身體啊,摸了那麼久總有些感想吧?」

「好瘦喔。」

「哈啊?你說甚麼?」荒北轉過身對新開發起了攻勢,兩手在對方的腋下搔癢。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癢啊,靖友住手,噗哈哈哈哈哈哈!!」

浴缸裡的水被兩人擠到了外面,水花四濺,等荒北停止了動作,浴缸裡的水已經快沒了。

「靖友你看啦,水都沒有了。」新開埋怨道。

「也泡夠久了,該出來了。」荒北將架子上的浴巾扔給了新開,自己則也拿了另一條快速的擦過了全身,將新開幫他準備好的衣服換上。

新開慢吞吞從浴缸裡出來,雖然有開暖氣但是新開依然迅速的把衣服穿上,把毛巾掛在脖子上,頭髮也不吹乾,就跑去角落逗弄已經醒來的兔吉。

荒北看著新開頭髮上滴下的水滴被毛巾吸走,想著這傢伙果然是呆茄這樣子都不會感冒的。

荒北拿起了吹風機,站在蹲著的新開後面,替他吹頭髮。

「你怎麼不先吹?」新開轉頭問道,荒北又把他的頭轉了回去,說道:「我頭髮少,擦擦就好」順著熱風搓揉著對方橘紅色的頭髮,柔軟的觸感讓他聯想到眼前的兔吉。

本來荒北不想吹的,在新開的堅持下,頂著蓬鬆的頭髮替對方吹乾,新開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寧靜的感覺了,他不禁想著,如果可以跟這個人住在一起的話,或許是一件不錯的事。

「啊對了!!」新開像是突然想到了甚麼,拿起包包翻找了一番,拿出了一個小盒子遞給對方。

「這是甚麼?」荒北接過了小盒子問道

「聖誕禮物啊,雖然現在送有些晚了,聖誕快樂喔,靖友。」

荒北看著盒子裡躺著的黑貓手機吊飾,嘴角浮現了一絲笑容。

「嗯,聖誕快樂,新開。」

廣告

One thought on “馴服大野狼的小紅帽(03)(新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