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服大野狼的小紅帽(04)(新荒)

*記者新開以及警察荒北

*有點OOC

*前篇: 03

----------------------------------

第一次遇見新開的時候,對方渾身是傷的躺在堆滿垃圾的小巷子裡,相機的殘骸散落在一旁,荒北忍著垃圾堆散發出來的惡臭,連忙上前查看,新開聽到有人靠近,下意識地向後縮了一下,然後就一動也不動了。

因為是晚上的關係,遠看看不清他的狀況,湊近看才發現他臉上像是被揍的一樣,整個腫得連眼睛都睜不開。

「我是警察,你聽的到我說的話嗎?」荒北輕拍他的臉,新開則是皺著眉發出了呻吟聲,確認對方還有意識以後,回頭喊了和自己一起巡邏的東堂叫救護車。

「.....」新開嘴巴動了動,似乎說了甚麼,荒北沒聽清,將耳朵靠近了對方。

「手?」荒北扳開他緊握的手,手掌上躺著的是相機的SD卡。

沒想到因為這樣他們破獲了有史以來最大的販毒集團,幸運的是荒北他們,可憐新開還躺在醫院裡,荒北基於同情去探望了一次。

但這也是荒北做過最後悔的事。

為了補償之前被放鴿子的荒北,在年前的周末,新開邀請他來家裡玩,還把他藏備份鑰匙的地方告訴了荒北。

「以警察的立場來說,我不建議你把備份鑰匙藏在門口的花盆裡,還隨便的告訴別人。」

「靖友又不是別人。」新開不以為意地聳聳肩。

「那我是你的誰?」

「嗯~是誰呢?」新開笑咪咪的臉讓荒北想一拳揍下去,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新開對他的態度就非常的奇怪,說不上來是甚麼感覺,只是有時候搞不清楚對方平時纏著他到底是為了新聞還是另有目的。

這種感覺就像是用羽毛騷癢心頭,讓他有些焦躁。

說是來玩,也不過是看DVD和打遊戲而已,而且還要被新開偷偷的用眼神騷擾

「靖友,我要去北海道一個月。」新開突然說道。

「哦。」

「反應好冷淡喔,不問我為甚麼嗎?」

「反正我不問你自己也會說的吧?」荒北抬眼看了看趴在桌上的新開,對方刻意鼓起腮幫子的樣子讓他覺得有些好笑。

「我過完年後,要去出差做特別報導,有一個很有名的作家住在那。」新開抖了一下,往被爐裡縮,明明已經將暖氣開到最強了,還直喊冷。

荒北則是用鄙視的眼神看著他說:「兔吉都沒你那麼怕冷,去北海道受的了嗎?」

「受不了也得受的了,這是工作。」新開把在一旁蹦搭的兔吉抱在手上,摸著它毛茸茸的身體,然後笑咪咪的說:「靖友,我要出差帶著兔吉不方便,可不可以暫時幫我養它呢?」

「哈啊?!!!要我養?你在說甚麼呢?」

「拜託啦,除了你我想不到其他人了。」

「啊啊啊我知道了,不要用兔吉的眼神看著我啦!呆茄!!」

於是在新開出差之後,荒北看著手上的紙,上面滿滿的注意事項,他嘖了一聲,雙手抱起兔吉,一人一兔大眼瞪小眼。最後荒北像是放棄似的放下兔吉,將洗乾淨的菜葉送到它的嘴邊,看著它小口小口的啃食,喃喃自語道:「你說你的主人到底怎麼回事?有事沒事纏著人實在夠煩的,真想把他趕走……」

荒北停止了了自言自語,伸手摸了摸兔吉柔軟的毛。

就像那天他幫新開吹頭髮時摸到的觸感一樣,橘紅色的髮絲纏住他的手指,讓他不想離開。

荒北的手機響了,是新開傳來的短信

『靖友,你跟兔吉相處的好嗎?( ^ω^)』

『煩死了,要是不放心的話就快點滾回來。』

『別這麼說嘛,兔吉說他也很喜歡你啊。』

『你最好是聽得懂兔子說的話。』荒北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如果靖友也做他的主人的話,就會聽得懂啦~~』

荒北愣住了,盯著手機一直螢幕到變暗,兔吉則是舔著他垂下來的手,粗糙的舌頭讓他的手指覺得有些癢。

荒北過了好一會兒才重新打開手機,打了又刪,刪了又打,才將短信發了出去

『你這是甚麼意思?』

荒北等了很久,都沒見新開回覆,看了看時間,想著對方應該已經休息了,正想要去睡的時候,手機的螢幕又閃了閃

『我的意思靖友早就知道了,不是嗎?』

與冬天為之相反的溫度,荒北覺得他的臉整個都熱了起來。

廣告

1 thought on “馴服大野狼的小紅帽(04)(新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