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服大野狼的小紅帽(06)(新荒)

*記者新開以及警察荒北

*有點OOC,這篇有一點點荒→福

*前篇: 05

----------------------------------

荒北曾經喜歡過福富壽一,這件事福富並不知道。

荒北剛當上警察,還只是在鄉下一個派出所的小警察,在因緣際會之中被福富相中,調來了市中心的刑事組當他的副手,立下了不少功勞。

但是在一次與黑幫的火拼中,荒北替福富擋下了致命的攻擊,如今右肩的傷依然在季節轉換的時候還是隱隱作痛,即使如此,荒北依然認為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但是人生總是事與願違。

 

「荒北,最近過得如何?」

福富請荒北一起吃飯,荒北自然是不會拒絕,只是現在真的不想跟人說話。

「還行吧。」荒北含糊道。

「自從你申請調離以後,我很難找到像你這麼得力的助手,你不考慮回來嗎?」

「這可不像是你的台詞啊,小福。」荒北瞇起眼睛,問道「是東堂那傢伙教你說的吧?」

東堂那時也是福富的左右手,因為一些原因也調來跟荒北同一個城市,好巧不巧正好跟荒北同一個單位。

福富皺了皺眉,露出了有些懊惱的表情,荒北笑道:「謝啦,小福,有這句話就夠了,不過我沒有想要回去的意思,我現在的狀態就很滿意了。」

福富聽了嘆了口氣,說道:「好吧,但是我還是想不明白,為甚麼你會突然離開。」

荒北不發一語,眼神卻不自覺的飄向了對方無名指上的戒指,心情卻比第一次得知對方結婚的消息時輕鬆許多。

事過境遷,荒北發覺自己已經不那麼在意了。

「小福,我只能說,我來是因為你,我離開也是因為你。」荒北看著對方一臉疑惑說道:「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說起來小福怎麼突然來了,有工作?」

「嗯,有任務,有個線人最近這幾天要跟我見面,在市中心不大方便,所以約在這。」

「小福你親自去?」荒北有些驚訝,通常第一線的情報交流都是他的手下去做的,身為隊長的福富是不需要去的。

「他不是一般的線人。」福富只說了這句話,荒北也明白這種工作即使是同業也不能透漏太多,便轉移話題,開始聊起福富的家庭以及近況。

兩人許久未見,自然是有很多話可以說,直到福富說該走了,兩人才告別。

 

荒北看了看手錶,發現時間已經不早了,嘆了口氣,還是回警局去了,雖然免不了要挨罵。

 

 

當他一踏進警局門口卻發現大家像是炸了鍋的螞蟻,忙亂成一團,連平時嘻嘻哈哈的東堂都板起面孔忙著。

「發生甚麼事了?」荒北好不容易抓到空檔,向東堂問道。

「荒北!!你終於回來了!」東堂捏了捏眉心,看起來有些疲憊「N區三街發生了槍擊案,有五名嫌犯在街上隨意開槍射殺路人,其他人趕到的時候,跟他們火拼了一場,現在還在對持。」

荒北有些吃驚,三街可是人最多的商圈街,死傷肯定相當嚴重。

「而且最重要的是,」東堂悄聲說道:「嫌犯還挾持了我們一名線人,我想這才是他們的主要目的。」

「東堂。」荒北聽了有些心慌,問道:「那個線人就是小福要見的人嗎?」

「對,你怎麼知道?」東堂驚訝地看著他「你剛剛見到小福了?」

荒北點了點頭,卻見東堂欲言又止,最後也沒說甚麼,只是兩人也顧不得聊天了,被人叫去現場支援了。

 

當荒北兩人趕到現場時,情況已經控制住了,只是傷亡特別慘重,不只是平民連以警察也有死傷的,嫌犯卻只抓到了一個,其他則是不知去向。

「也不是毫無收穫啦,至少抓到了一個。」東堂環顧四週,向一旁的比較早來現場的警察問道:「人質呢?」

只見對方搖了搖頭,東堂生氣的踢了已經被銬住的嫌犯一腳,正好踢到對方受傷的地方,吃痛的大叫。

荒北覺得東堂的態度有些奇怪,比起生氣,對方的反應更像是焦慮。

「東堂,小福說的線人不是一般的線人,到底是?」

東堂看著他,咬了咬下嘴唇,拳頭握緊了又放開,最後將荒北拉到一旁,吸了一口氣,用壓抑並且顫抖的聲音說道:「這個線人他是我們的人,而且你也認識。」

荒北心中浮現出不好的預感,東堂說出的話彷彿冰水澆在他的頭上,讓他全身發冷。

 

「荒北,是新開,他是這次任務的線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