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合(新荒)

*未來捏造

* @荒北北俺的嫁  點文

*此文有包含東卷CP,但不是很多,所以就不打Tag了

---------------------------------

「新開,你甚麼時候要打給荒北?」

福富這麼問的時候,已經快要到年末了,然而新開已經跟荒北冷戰了一個月。

新開沒回答,但是臉上的表情明顯的不情願,即使福富不問也知道對方心裡有多悶。

吵架起因就是荒北幾乎都不更新的推特,突然有了一張與女生合照的照片,照片裡的地點是某家烤肉店,荒北的手臂被女生抓著,荒北則是一臉麻煩的樣子,卻也沒阻止,拍攝者不知道是誰,不過看起來像是趁亂偷拍的樣子。

 

新開忍不住打電話給荒北,質問的口氣自然不會得到溫和的回應,使得新開越說越大聲,心裡的委屈一口氣爆了出來,荒北被新開的問題搞得很煩,也不甘示弱吼道:「為甚麼你總是要鑽牛角尖?我不是都跟你說了是待宮搞的鬼嗎?我還要解釋甚麼?你能不能成熟點?別他媽的像個小孩一樣!!!」

新開被嚇到了,荒北從來沒有這樣說過他,也不記得是怎麼結束這段對話的。

他愣愣地看著地上被自己摔的支離破碎的手機,大哭了一場,他們從來沒有這樣吵過,他不懂怎麼會變成這樣。

 

以前兩人不是沒有吵過架,但通常都是新開先道歉,好聲好氣的遞上百事,荒北不是沒有,但妥協的次數遠遠比不上對方。再說了,男高中生有甚麼好吵的,而且也要為了團隊氣氛著想,小吵小鬧也就過去了。

但上了大學之後,兩人分隔兩地,感情就靠電話以及簡訊來聯繫,偶爾看看對方的推特動態,新開打給荒北的次數比起東堂簡直是過之而猶不及,搞的荒北幾乎要把他拉黑。

 

但在這之後,兩人就沒連繫了,像是比耐力賽一樣,誰先低頭誰先輸。

 

 

「隼人!」

「盡八?」新開一大早就看到在宿舍附近徘徊的東堂,驚訝問道:「你怎麼來了?」

「嘛,有點事情要辦就順便來了,正要打給你,你就出來了。」東堂笑著說道:「有沒有想本山神啊?哈哈哈哈,果然我的魅力是無法擋的,居然露出了這樣的表情。」

「我只是驚訝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新開走上前,搭上東堂的肩,露出開心的表情。

「沒什麼,不帶我到附近走走嗎?」

 

雖然是冬天,但意外的是今天沒有下雪,而且還出了太陽,但是路況依然不適合騎行,兩人去了附近的公園散步,漫無目的地走著,隨意聊著各種話題,當然也包含了荒北。

 

「那我就直說了,你跟荒北的事阿福都跟我說了。」此時兩人走到池塘邊,走的有些累了,便坐在涼亭裡的長椅上,東堂問道:「你一月的時候不是要去靜岡那邊找荒北?還去嗎?」

「……我不知道 」此時新開的表情明顯黯淡了下來,撇過頭去,像是不想談著個話題,東堂放軟了聲音:「說說看吧,就當作閒聊。」

「我覺得靖友離我越來越遠了,我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問題,以前從來都沒有這樣的,我很害怕…….」 新開抓著自己的紅髮,東堂伸手拍了拍新開緊繃的身體,鼓勵他繼續說下去。

「我們是因為自行車才認識的」新開吸了吸鼻子,空氣冷得讓他有點受不了「有時候我會覺得,如果沒有了自行車,我們之間是不是甚麼都不剩了?」

東堂聽到這裡,嘆了口氣:「這樣說的話,那我與隼人的友誼也是這樣嗎?」
新開眨了眨眼,有些困惑。

「隼人,你總是想的太多,擔心太多,自行車是我們認識的契機,但並不是培養感情的唯一基礎。我跟小卷也是這樣的,以現在的條件來看,我們與你跟荒北很像,但我們也挺不容易。」東堂望向對面的樹林,有些感慨說道:「老實說,小卷出國前曾經說要跟我分手。」

「真的假的?!」新開吃驚的問道:「那你怎麼回答。」

「我啊...當場就跪下了,除非小卷給我機會否則我是不會起來的,現在想想挺丟臉的,不過我現在也很慶幸我這麼做了。」東堂搔了搔臉頰,看起來有些不好意思。

「那這次真的是我的錯囉?」

「嘛,是你的錯,不過荒北也有份。」

「荒北本來就對這種事情神經大條,而你又總是想太多,這次是因為不夠信任對方,所以你懷疑了,忌妒了,隼人,我認識你這麼久了,太了解你了,荒北也是,所以他才生氣。」

「那我應該怎麼做?」
「這我就不能告訴你啦。」東堂笑的很歡快,拍了拍對方的肩「即使我告訴你了,也未必適合,你們應該要有自己的相處方式。我能告訴你問題出在哪,但是你們的事情還是自己想吧。」

「嗯…….謝謝你,盡八。」新開感激的說:「如果我沒喜歡上靖友的話,說不定會喜歡上你喔。」

「哇喔!這是趁機告白嗎?這可不行啊!會被殺掉的!」東堂見新開也有心情開玩笑了,便提議道:「那麼我這邊有個計劃,要試試嗎?」

「計劃?」

「讓你跟荒北和好的計劃啊!」

 

 

荒北覺得自己實在是失策了。

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他站在街口等著金城,因為不耐煩露出的表情使他原本兇惡的臉更讓人害怕了,引起路人注意之前,金城終於出現在眼前。

「太慢了!金城!」

「抱歉抱歉,出門之前被一點事情耽擱了」

「好啦,我們趕快去神社拜一拜,就回去了!」

「不要那麼心急啊,難得來到這裡,順便逛一逛吧?」

荒北順著金城指著的方向,新年將近,攤販的燈火幾乎要點亮了整個夜空,神社前的街道難得的熙熙攘攘,使的冬日不那麼冷了。

「我對這些沒什麼興趣。」荒北若有所思的看著熱鬧的街道:「但如果是那傢伙的話...」

「那傢伙?」

「沒事。」荒北搖了搖頭,率先往神社的方向前進了。

金城則是嘆了口氣,加快了腳步。

 

「切,人怎麼那麼多啊?!」荒北抱怨著,兩人站在鳥居*1下望著坡道上的神社。

「金城你甚麼時候喜歡參加這種活動的啊?」

「這不是挺有意思的嗎?」金城說著從工作人員手上拿了祈願用的小木條,上面打了洞穿了一條紅線,也給了荒北一個。

「我能不參加嗎?」

「不行,這一定要兩個人一起才行。」

「真麻煩。」

神社的階梯很長,或許是因為是活動的最後一天,排隊的人潮把階梯都塞得滿滿的,過了十分鐘才前進幾步。

「荒北,不好意思,我想去上洗手間,能幫我拿一下木條嗎?」

「喔,快點回來啊。」

但是荒北等了很久,金城還是沒有回來,手機也沒接,此時他的人已經在拜殿的門口了,下一個輪就到自己,此時工作人員向他問道:「先生,不好意思,這個活動是要兩個人參加才行,請問您的朋友要回來了嗎?」

荒北心裡急得不行,正打算放棄的時候,有人從他手裡拿走了木條,熟悉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不好意思,久等了,可以讓我們進去了嗎?」

「新、新開,你怎麼在這?!」

「呀,靖友。」新開抬手摸了摸令他日思夜想的臉龐「好久不見,先進去再說吧。」

新開的動作以及語氣實在太過曖昧,荒北忍不住紅了臉,還好現在是夜晚,沒什麼人注意到,只能低下頭,在工作人員的指引下走進了神社。

屋內只點了蠟燭,看起來有些昏暗,巫女低聲提醒他們注意腳下,氣氛讓兩人也嚴肅了起來,向前幾步便是他們要投下木條的木箱。

「止步。」一名男性的聲音突然響起,這時他們才看到木箱後面的空間坐著一個人,只是因為太過昏暗,加上有簾子擋著,所以他們才沒注意到。

「請坐。」荒北看著新開坦然地坐下了,自己也跟著正坐在前。

「既然兩人來到這裡,就表示有緣,你們有甚麼願望可否說來聽聽?」

荒北忍不住在心裡吐槽著這活動,他只想趕快結束,然後要問問身旁的傢伙到底怎麼回事。

「有。」新開倒是先回答了:「但我怕沒法實現。」

「雖有天命,但成事在人,不妨說說?」

「我想要跟一個人渡過一輩子。」 新開低沉溫柔的聲音在這不大但是安靜的神社中迴響著,荒北愣愣地看著新開,對方的眼神則直視前方的男人繼續說道:「我想要我的未來有他。」

「哦?那你問過他了嗎?」

「我不敢問他。」

「為甚麼?」

「我怕被拒絕,是我太膽小了又害怕改變,所以才沒問。」

「所以你是來祈求他能夠答應你嗎?」

新開搖了搖頭,用一種連荒北也沒聽過的語氣說道:「我希望他能夠幸福,即使那個人不是我也沒關係,不論是以甚麼形式,我都希望能夠陪他。」

「這倒是…….」

「真是夠了!!!」荒北還沒等坐在上頭男人說完話,一把抓住新開的衣領,吼道:「你是白癡嗎?!」

「靖、靖友,怎麼突然生氣了?」

「這種事情不是只有你才能做到嗎?!如果你是男人的話,給我負起責任來啊!!」

「靖友。」 新開瞪大了雙眼,此時荒北才意識自己說了甚麼,放開了對方,癱坐在一旁,臉紅到不行。

「真是說了了不得的話呢。」坐在上頭的男人低聲笑著,看向新開說道:「那你的回應呢?」

新開撿起被荒北丟在一旁的木條,用上面的紅繩將兩個木條綁了起來,丟到了箱子裡,雙手合十虔誠說道:「那麼請祝福我們未來的路能一切順遂。」

 

 

 

「靖友,你還在生氣嗎?」

「走開!!煩死了!」

新開可憐兮兮的拉著荒北的衣角,一陣冷風吹來,一向不耐寒的新開打了個噴嚏,荒北嘆了口氣,停下腳步,將自己的圍巾拿下來圍在對方的脖子上,說道:「怎麼出來也不圍圍巾,想感冒嗎?」

「靖友~~」新開帶著哭腔,抱住了荒北,這次他沒有推開對方,兩人互相依畏著,新開發出了滿足的嘆息。

「還冷嗎?」

「不冷。」新開將頭埋進荒北的肩:「抱著你就不冷。」

「那就好。」

兩人就這麼靜靜抱了一段時間,直到荒北打破了沉默

「那個....新開,聽我說....」

「甚麼?」

「上次那件事,我也有錯,抱歉。」

「哪件事?」新開停頓了一下,像是突然想起來似的語氣說道:「哦你說推特那件事。」

「不是記得嗎?還裝傻。」荒北敲了一下新開的頭,新開嘿嘿笑道:「因為跟靖友發生太多事了嘛!」

是啊,他們之間發生太多事情了,多到連荒北也記不清,但他肯定的是,以後也會繼續跟這呆茄糾纏不清。

煙火這時伴隨著禮炮的聲響綻放,照亮了夜空,還能聽到不遠處人們驚嘆聲,新開的臉貼近了荒北的,他感受到對方溫暖的吐息,臉都熱了起來。

 

 

「新年快樂,靖友。」新開吻著荒北,含糊不清的說道,荒北也回應了對方。

 

兩人未來還有很艱難的路要走,即使如此,他也心甘情願。

 

 

THE END

----------------------------------

*1鳥居:就是神社前面都會有ㄇ字型的柱子

嗨,大家新年快樂,都有許下新年願望了嗎?新年新氣象,也希望大家能夠繼續喜歡新荒!

不好意思,點文拖太久了Orz,會慢慢寫完的

然後可以猜一下坐在神社的那個男人是誰,很好猜啦~~雖然猜對也沒獎品。。

感謝鍵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