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格(太敦)

*有自創角

*內有靈異以及推理,由於是第一次寫這種題材,若看到有任何不合理之處,請務必指出來

----------------------—————————–

———他一心求死,卻總是無法如願。

 

 

「那個……..太宰先生,您這是在做甚麼?」中島敦愣愣地看著倒掛在樹上的人,對方被繩子綁得亂七八糟,只有右手還能勉強拿著手機,這還是讓中島敦心中萬分後悔接了電話。

「呀~~敦君,午安。」 太宰治微笑著晃著身體,看著中島敦一臉疑惑的樣子,便自顧自的說明道:「我在電視上看到如果到吊在樹上,然後頭上放血的話便可以毫無痛苦的死掉,結果我的手被繩子卡住了」
還真是不意外呢。中島敦在心裡吐槽著。

「那請稍等一下。」中島敦爬到樹上,看著纏在樹枝上難分難解的繩子,忍不住咕噥到:「到底怎麼綁的才能搞成這樣。」

雖然說得很小聲,但還是被對方聽到了,太宰治眨了眨眼,說道:「不好意思啊,麻煩你了。」

既然知道麻煩就不要老是這麼做啊!中島敦忍不住在心裡吶喊。

抱怨歸抱怨,中島敦從口袋裡拿出的剪刀,喀嚓喀嚓地剪掉了纏繞在樹枝上的繩子,當最後一根繩子斷掉的時候,太宰治一個翻身,安全落地,避免了頭直接撞地的慘劇。

「這個也拜託了。」太宰治舉起被繩子死死綁住的雙手,中島敦靈巧地從樹上跳了下來,小心翼翼地一根一根剪掉繩子,太宰治比中島敦還略高一些,從他的視角可以看到銀髮少年認真的表情,琥珀色的眼睛在陽光照射下很是漂亮。

明明以前人生過得那麼悲慘,也看不出這孩子有甚麼偉大的人生目標,卻依然努力地活著。

性格真好啊,這孩子。明明沒比對方大多少的太宰不禁這麼想著。

「太宰先生,請不要再試著去自殺了,不覺得自殺失敗了,還要求救很麻煩嗎?」中島敦忍不住抱怨道。
「所以說我還在找不痛又不麻煩別人的死法啊」"
「哪有這種死法啊。」

「不過如果是跟你殉情的話,說不定我可以考慮考慮。」太宰治似笑非笑的說著。
「我不想死,再說了我也不是女人。」
「欸~~~但是我覺得你很漂亮啊。」
「啊?」

當太宰治看到對方有些疑惑的表情,才發覺自己說了奇怪的話,有些窘迫的說道:「哎呀,不是,那個甚麼,剛剛是開玩笑的,不要放在心上啊。」

「……..是。」

這之後兩人都沉默了下來,氣氛變得有些微妙,只剩中島敦處理繩子的聲音。

「弄好了。」

「謝啦。」太宰治甩了甩被綁的麻木的手問道:「你身上怎麼會帶著剪刀?」

「這是早上去超市買東西滿額送的。太宰先生,我們該回去了,不然國木田先生又要……..」

「太宰!!! 原來你跑到這裡來了!!!!」熟悉的暴怒聲在不遠處傳來,國木田氣沖沖的朝他們走來。

「呀咧呀咧,說人人到。呀~~~~國木田君~~~是特地來接我的嗎?」

「誰要來接你啊!!有新任務啊!!委託人在等了!!!我還得浪費時間到處找你!!」 國木田毫不留情地拍掉太宰的手,粗暴地抓過他的領子,將人拖走,回頭對中島敦說道:「小子!你也來!」

「是!」

 

 

「我是代表私立K高的學務主任,敝姓中村。」

國木田接過男子的名片,有些驚訝地問道:「K高?不就是升學率第一的私立高中嗎?」

私立K高是橫濱有名的貴族學校,不但歷史悠久,強大的師資陣容以及新穎的設備讓不少家長想把孩子送進去,最近還計畫翻新部分的校舍。

「過獎。」中村推了推眼鏡,溫和地笑著說道:「我們只是盡我們的本分而已。」

「那麼一個貴族高中的老師來找武裝偵探社有甚麼事嗎?」太宰問道。

「想委託貴社調查學校裡是否真有幽靈。」

「幽靈?」國木田皺著眉說道:「不好意思,這裡並不是靈媒社,這種案子我們是不接的。」

中村有些懊惱地抓了抓頭,欲言又止,最後開口說道:「雖然有些難以啟齒,但這件事情絕對不是你們想像中的那麼簡單,況且肯定會影響我們學校的校譽……..」

「明白了,那麼先說來聽聽吧。」

「學校很久以前就有流傳著一個故事,有個女學生意外死在了學校裡,所以只要一到晚上,明明半個人都沒有,卻傳出腳步聲還有女孩子說話的聲音。當然,我們都當作故事而已,但是一個月以前,在學校守夜的警衛在監視器裡看到倉庫裡有女孩子的身影,本以為是哪個學生偷偷溜了進去,等去查看的時候又沒有了。」

「說不定真的只是惡作劇?」中島敦問道。

「如果是這樣就好了。」中村嘆了口氣:「從那時候開始,警衛都能看見女孩子的身影。於是為了調查這件事,還多派了一個人留在倉庫守夜,結果…..」

「結果……..?」中島敦忍不住吞了口水。

中村皺著眉說道:「聽說那個女孩子突然出現,不知道她怎麼進來的,也沒有聽到腳步聲,他害怕的不行,所以就逃跑了。」

「那監視器有拍到嗎?」

「有,女孩子沒過多久就消失了。」

「聽起來就是個普通的靈異故事啊。」太宰治打了個哈欠,說道。

「不,事情還沒結束。」中村搖了搖頭,繼續說道:「本來計畫要把部分區域的校舍拆掉,重新整修,下個禮拜就要開始動工了,結果在昨天晚上倉庫就變成這個樣子。」

中村從公事包裡拿出了照片,太宰治等人看了以後忍不住發出了驚嘆聲。

「嘖嘖嘖,怨念可真是重啊。」

照片上是倉庫的內部,牆壁以及地板上被寫滿了大大的紅字:死

「監視器沒有拍到任何人進出,倉庫內的東西也沒被偷走。這件事情雖說沒幾個人知道,但校方也不敢輕易動工,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所以無論如何請各位一定要幫助我們。」中村說到這裡,還站起身九十度鞠躬。

「這可麻煩了。」太宰治看向國木田問道:「社長怎麼說?」

「社長說看誰要接就接,我的話是不接的。」國木田聳了聳肩。

「不過如果是亂步的話應該一下子就能破了吧?」

「他出任務去了。」

「敦~~~君~~~~」太宰治笑咪咪地看著中島敦,這讓對對方心裡有股不好的預感。

「等等等等等一下!」中島敦一臉驚嚇地喊道:「我不行的啦!這種事情…..」

「中村先生。」太宰治還不等中島敦抗議完,向中村問道:「請問一下,你們打算出多少錢?」

只見對方從包裡拿出了支票簿,說道:「如果能解決,支票上的數字任你們填。」

「咦!!!!!」 中島敦上半身越過了桌子,激動地問道:「真的嗎?!!真的隨便我們填嗎?!!」

「呃,是的,畢竟校譽重要……」

「呀~~~真不虧是高級的貴族學校,怎麼樣啊?敦君,要接嗎?」

「我接!!」

 

 

雖說幽靈出現的時間是晚上,但太宰治希望能先在校園走一圈,中村表示只要不打擾到學生上課,做甚麼都可以。私立K高占地廣大,跟一般的學校比起來氣派了許多,兩人繞校園一圈也花費了不少時間。

「第一次看到貴族學校的感想如何?」太宰治看著沿路東瞧西看的中島敦,問道。「真的超豪華,原來學校裡面是長這樣的啊,第一次看到。」

太宰治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對方柔軟的頭髮,中島敦沒有躲開,只是歪頭看著對方。

兩人不知不覺地就走到了校園後方的舊校舍,最右邊便是倉庫,木製的房屋看起來經歷了不少年的歲月,風吹過還會發出吵雜的噪音。倉庫的門把已經被鎖頭鎖上,太宰治偷瞄了一眼故作鎮定的中島敦,笑了一下,把中村交給他們的鑰匙遞給對方

「呃…….這是要我開的意思?」

「對啊,開個門而已。」

「太宰先生太狡猾了。」

太宰治假裝沒聽到對方的抱怨,微笑觀賞著他戰戰兢兢的將鑰匙插到了鎖頭裡,喀拉一聲地轉開,他深呼吸一口氣,推開了厚重的木門。

「還真是壯觀。」

偌大的倉庫裡不只放著雜物還放著長久以來的文件,如照片上看到的,地上以及牆上佈滿了扭曲的紅字,令人毛骨悚然。

太宰治蹲了下來,用手指摸了摸地上的紅字,又聞了聞,若有所思看著自己的手指。

「太宰先生?怎麼了嗎?」

「沒什麼,你看看有沒有甚麼可疑的地方吧。」

中島敦已經差不多習慣了,便開始四處查看,無視那些詭異的紅字,裏頭的東西倒是擺放得很整齊,也沒有被破壞的痕跡,一切正常的不可思議。

「感覺沒什麼好查的。」太宰站起身,走到窗戶旁,正對面正好是新校舍,嶄新的樣貌與舊校舍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接下來,我們去警衛室看看傳說中的靈異影片吧。」

 

 

警衛是一個年過半百的大叔,在K高工作了很多年,見到兩人非常激動,看來被嚇的不清。太宰治好說歹說才讓對方冷靜下來,大叔這才拿出錄好的光碟,放進了電腦裡撥放。

「這是第一次看到的畫面,大約一個月以前。」

由於是夜晚,畫面不怎麼清楚,但依然能辨識畫面中的東西,約有兩台監視器對著倉庫內部,兩台對著前後門,三人不敢眨眼,生怕看漏任何動靜,但就是在那一瞬之間,女孩就這麼突然出現在畫面中。

中島敦差點就要尖叫了出來,但他秉持著「絕對不能給偵探社抹黑」的原則,極力忍耐著,死死盯著畫面看。

女孩緩慢的來回走動,偶爾望向門口的方向,像是在等著甚麼,她又走到了某一個定點,手抬了起來,在空無一物的地方拿了甚麼東西似的,然後向右走了一步,並且重複了同樣的動作,過沒多久就消失了,維持的時間不超過十分鐘。

「每次的動作都一樣嗎?」太宰治問道。

「是的。」

「每天晚上都會出現?」

「沒有,但一個禮拜至少會出現三次以上。」

「那個……不好意思,」中島敦說道:「能把畫面再放一次嗎?」

「當然可以。」

中島敦瞇起眼睛,幾乎要把臉貼到螢幕上了,接著問道:「請問這裡應該原本是圖書館吧?」

「小子,你是怎麼知道的?」大叔有些驚訝的問道:「新的校舍建成了以後,就改成倉庫了。」

「因為祂的動作很像是在拿書。」中島敦有些不好意思的用食指刮了刮臉。

「是甚麼時候改的?」

「大約13年前吧。」

「除此之外還有甚麼奇怪的地方嗎?」

「奇怪的地方………嗯……..有的!倉庫裡面不是被寫滿了紅字嗎?奇怪的是前一天晚上幽靈並沒有出現,也沒有任何異狀,是清潔人員要進去打掃時才發現的。」

兩人向對方要了幽靈出現的日期記錄表,看著滿是紅點的標記,中島敦忍不住問道:「為甚麼拖了一個月才來處理呢?」

「鬼神之事本來就讓人很難相信,況且這裡可是注重校譽的私立高中啊!萬一傳出去了多不好,現在因為要把舊校舍翻新,才不得不處理的。」

「這樣啊……」

謝別了警衛,太宰治問道:「你怎麼看?」

「我覺得是不是那個女孩有甚麼心願沒達成才會一直待在那裏?」

太宰治忍不住哈哈大笑,說道:「你還真的認為那是幽靈啊?」

「難道不是嗎?」

「好歹我也待在偵探社這麼久了,這點直覺還是有的。」太宰治微笑著說道。

 

 

依照計畫,兩人預定在倉庫裡守夜,但離夜晚還有一段時間,太宰治表示要去打電話回偵探社回報,中島敦也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調查,只好開始翻找倉庫裡的東西,雖說東西很雜但幾乎甚麼資料都有,連歷年以來的畢業紀念冊也有。

「嗯?這不是中村先生嗎?原來他是校友啊」中島敦看著已經退色的班級合照,照片中的中村看起來比現在年輕許多。

「敦君,你在找甚麼?」剛打完電話的太宰治問道。

「我在想那個故事。」

「故事?你是說那個死掉的女生?」

「嗯,我想這故事會不會是真的,總會有一些蛛絲馬跡。」

「這方向是對了,但是方法錯了。」太宰治抽走了中島敦手中的畢冊,邊翻閱邊說道。

「比起文件,問人比較快。」

「太宰先生有線索了? 」

「剛剛跟國木田君確認了,的確有個叫做佐藤紗織的女學生因為氣喘病發作,身旁卻無人可以求救,死在了舊校舍的圖書館。」

太宰治翻到畢冊的某一頁,將書本攤在中島敦的眼前,指著某個相貌清秀的女學生說道:「正好就在13年前,你不覺得太巧了嗎?」

「欸?那不就是……..」.

「敦君,要記住,人類可是比鬼魂可怕多了。」

夜晚終於來臨,兩人分別在倉庫的兩側坐著,太宰治依舊看著奇怪的自殺手冊,這情景就如同他們初次見面。

「太宰先生,那本書好看嗎?」

「你想看嗎?可以借給你喔。」

「呃,不用了,我還是找別的書來看好了。」中島敦起身翻找著書,隨意從箱子抽了一本小說,坐在窗下藉著月光讀了起來。

太宰治抬眼看著被月光照亮的少年,對方讀得很認真,絲毫沒有感受到他的視線,現在的他已經能夠隨心所欲的操控異能,即使哪一天自己不在了,他也能在充滿泥沼的黑暗世界前行。

「唔……..」中島敦似乎看了不得了的故事,整個人緊繃了起來,太宰治站起身,腳步的聲響讓中島敦嚇了一跳。

「你在看甚麼?怎麼嚇成這樣?」太宰治與他並肩坐著,瞄了一眼對方手中的書,看起來似乎是靈異小說。

「一個女人因為丈夫外遇自殺死了,變成厲鬼復仇的故事。」

或許是想到了故事中女人淒涼的死狀,還有厲鬼兇惡的模樣讓中島敦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你會冷嗎?」

「呃,還好………太太太宰先生?! 」太宰治將自己的外套拉開來將對方摟到自己懷裡,意料之外的舉動使得中島敦嚇得不知所措。

「就這樣不要動。」太宰將下巴抵在了中島敦的頭上,輕輕的磨蹭著,銀髮柔軟的觸感讓太宰治發出了滿足的嘆息聲。

好溫暖。太宰治不禁這麼想著,他聞著中島敦身上如陽光曬過的味道,聞起來很舒服。

中島敦也就真的不敢亂動,於是將書放在了一旁,太宰治指了指問道:「有甚麼感想嗎?」

「覺得女主角有點傻。」

「為甚麼?」

「她為了這個男的活著,也為了他而死。」中島敦感嘆道:「為甚麼這樣就會想要自殺呢,能活著不好嗎?」

太宰治看著一臉認真提問的中島敦,便笑著反問道:「那你覺得為甚麼人要活著呢?不覺得活著很辛苦嗎?」

「我也不知道,這問題好難回答啊。」中島敦有些苦惱:「但是死的時候一定也不輕鬆吧。」

「活著不一定要有甚麼理由,死亡也是。」太宰治望向前方,喃喃說道:「就好像那個女孩一樣,她肯定是不想死的吧。」

「太太太太宰先生!!」話才剛說完,女孩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他們面前,兩人完全沒有聽到有人進出的聲音。

「別擔心,這只是……..!!!!」 太宰治偏過頭,閃過了砸向自己的書,眼前的少女憤恨的看著他們,她披頭散髮,眼睛流出血水,清秀的臉整個扭曲了,她拿起了放在一旁的鐵棍,擺出了攻擊的架式。

「這跟說好的不一樣啊。」太宰治拉住了想要撲上去中島敦,靠近了幽靈刻意大聲說道:「不過不用擔心,這種程度的異能我一碰就會消失了。」

「不准碰她!!」槍聲響起,太宰治的腳邊冒起了白煙,他望向了門口,中村不知道甚麼時候出現在眼前,他拿著槍的手顫抖著,但依然將槍口對準了對方。

「太宰先生!!!」太宰治搖了搖頭,表示沒事,他舉起雙手,放柔了聲音說道:「冷靜點,先把槍放下。」

「給我閉嘴!你懂甚麼!明明甚麼都不知道!」 中村的情緒越發激動,像是隨時都要開槍的樣子,中島敦覺得緊張到心臟快要蹦出來了。

「我當然懂。」太宰治打斷對方,提高了聲調說道:「難道你要永遠沉浸在後悔裡嗎?你忍心讓這孩子永遠以這種樣貌徘徊於此嗎?」

「甚麼?你在說甚麼?」

「13年前,因為圖書館要被移走了,所以作為最後一次見面,是你約她在畢業那天圖書館等你的吧?」

「但因為你有事情耽擱了,所以才沒能救到她,你是不是這麼想的?」

「夠了!!不要再說了!」中村已經淚流滿面,全身顫抖著,太宰治暗中鬆了口氣,繼續說道:「所以才用這種方式保住這裡對吧?但這根本不是你的錯。」

「怎麼不是我的錯?!要是我……..要是我能夠早點到,沙織就不會死了,我只不過是想要保留最後的回憶,現在我連這點也做不到,活著還有甚麼意思!!」 說著中村將槍對準了自己的太陽穴,中島敦立刻衝上去撲倒了對方,他手上的槍也飛了出去。

「你是白癡嗎?!!」還不等太宰治說話,中島敦對著被嚇傻的中村吼道:「如果佐藤小姐知道你這麼容易放棄,她一定會很難過,你都可以為了她守住那麼多年的回憶,為甚麼!!為甚麼你就不能為了她繼續活下去?」

「我……….」

「好了,敦君,起來吧。」太宰治將中島敦拉了起來,拍了拍他的背。

「敦君說的沒錯,再怎麼後悔死去的人也永遠不會回來,你的工作應該是教導學生,這也是那女孩的遺願不是嗎?」太宰治用手帕撿起了地上的槍,放進了自己的口袋。

「你……..你怎麼知道的。」

「我怎麼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太宰治指著異能做出來的幻象說道:「這次好好地跟她說再見吧。」

中村緩緩地站起身,看著已經面目全非的女孩,伸出了右手,讓女孩恢復了原本的樣子,女孩笑了,面容如同13年前他們相識時那麼美好。

「沙織,對不起,我應該早點到的。」

「對不起,我沒能守住這裡。」

「謝謝你,能夠與你相識真的是太好了。」

女孩微笑著伸出了手,與中村的手緊緊相握,最後她化成光點消失在空氣中。

 

 

目送中村被押上警車後,太宰治伸了伸懶腰,打了個哈欠說道:「真是累死了,我們回去吧。」

兩人沿著河畔走,皎潔的滿月倒映在河上,半夜沒什麼人在路上走,他們也不急著回去,邊聊天邊散著步。

「太宰先生,你是怎麼知道中村先生是異能者的? 」

「幽靈出現的時間點都是在平日晚上,假日老師是不會到學校的,倉庫的窗戶正對著新校舍的教學樓,教職員的辦公室也在那裡。他的異能跟谷崎君的細雪有點像,不過範圍不大,持續的時間也沒有辦法太久。估計警衛大叔看到的影像大概是被中村先生用異能製造的幻象覆蓋過去的吧,所以才能躲過監視器在裡面寫上紅字,況且13年前的事情又太過巧合,稍微打聽一下就知道啦。」

「那我們看到的幽靈也是?」

「是啊,那也是異能。」

「這樣啊,總覺得太宰先生好厲害,我的話是想不到這裡的。」

「敦君,總有一天你也能夠這麼出色的,不要太貶低自己。」太宰治停下了腳步,笑著摸了摸對方的頭說道:「不過今天的你很帥氣喔,連我都被感動了」

「不要再嘲笑我啦,太宰先生。」

「不是嘲笑喔,我是真心這麼認為的。」太宰治笑著搖了搖頭:「無論未來多麼的絕望,敦君依然相信黑暗中有一絲希望存在,這是你的優點,要繼續保持喔。」

「不過現在想想,每天都要面對那女孩的死,中村先生其實很痛苦的吧?有那種回憶肯定……..」

「我反到是覺得他是為了那女孩才回學校工作。」太宰治望著已經被黑夜染黑的河川,有些感嘆地說道:「有了這麼痛苦的回憶,即使拚上性命都想要彌補,為了某人而活,為了某人而死,我其實很羨慕這樣的人。」太宰治難得的嘆息隨著夜風消逝而去:「總有一天我會不知道為甚麼活而死去的吧?」

「太宰先生…………」中島敦望著太宰治漸遠的背影,覺得對方好像要被黑夜吞噬了,忍不住伸手抓住了對方的大衣。

「敦君?怎麼了嗎?」太宰治轉過身,一臉疑惑地看著他。

「太宰先生,如果……..」中島敦不敢抬頭看著他,緊緊抓著對方的風衣,說道:「如果哪天您有可以活下去的理由,我希望………..那會是我。」

「那還真是………」太宰治驚訝得一時不知道該說甚麼,抬手蓋住了自己的眼睛,問道:「你知道你剛剛說了甚麼嗎?」

「嗯?欸欸欸欸欸!!!」中島敦連忙放開了手,臉一瞬間紅得跟蘋果一樣,急忙說道:「沒有沒有沒有!!!我甚麼都沒有說!!」

「來不及了。」太宰治伸手抓住了中島敦,硬是抬起了他的下巴,將臉貼近對方低聲說道:「這麼熱情的告白,我收下了」

中島敦緊緊地閉上了眼,對方溫熱的鼻息都噴到了自己的臉上,心臟已經快要停止了,太宰治有些好笑地看著滿臉通紅的少年,將吻落到了他的額頭上。

中島敦有些疑惑地睜開眼,太宰治捏了下他的鼻子,微笑著說道:「之後的事情,還是等敦君長大一點再說吧。」

中島敦無力地靠在對方的胸口,忍不住喃喃說道:「太宰先生,您真的太狡猾了。」

「是是。」

THE END

----------------------------------

這篇算是對太宰自我解釋的生死意義(?????

不論如何,都希望他們能夠幸福

感謝鍵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