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任務不算甚麼(01)(太中)

*太宰還在黑手黨

*有自創角

----------------------------------

一列吉普車隊行駛在沙漠上,漫起的黃沙遮蔽了部分視線,正午的太陽毒辣地照射著,天空一片雲也沒有,炎熱的空氣幾乎要讓人窒息。

「好熱,為甚麼可以這麼熱。」

「太宰,你能不能閉嘴,再吵就換你開!」中原中也緊握著方向盤,瞪了一眼坐在副駕駛座的太宰治,對方已經像爛泥一樣攤死在座位上。

 

兩人被派到沙烏地阿拉伯出任務,說好聽是任務,但事實上是當運貨的保鑣,這讓兩人有些不解。

「我們為甚麼要特地去那麼遠的地方當運貨小弟?」

「是買家指定你們去的,他們出了十倍價,還先付了三成訂金。」森鷗外一臉無辜,打開了桌子上的手提箱,裡面的黃金磚閃瞎了他們的眼,太宰治也只能拿起了任務單問道:「這次要運送的貨品是甚麼?」

「你們有聽過沙漠之星嗎?」見兩人搖了搖頭,森鷗外解釋道:「是一種純度非常高的鑽石,全世界只產出三顆,黑手黨因緣際會之下得到這顆鑽石。某位阿拉伯王子願意出高價買下,但前提是一定要你們護送。」

「這怎麼看都很奇怪吧?」太宰治皺眉問道:「一個王子難道請不到人護送?卻要一個偏遠國家的黑手黨護送?」

「這就要怪中也君了。」

「啊?這跟我有甚麼關係?」中原中也嚇了一跳,他可不認識甚麼阿拉伯王子。

「這位王子非常地熱愛日本文化,一年前他來日本玩的時候意外看到你使用汙濁的樣子,覺得非常的美呢。」

「到底要多意外才能看到啊。」中原中也吐槽道。

「總而言之,他非常想要見識你的能力。」森鷗外將機票放在了桌上,說道: 「反正對於雙黑來說,這任務不算困難吧?」

 

 

 

 

「真是的,總有一天我們被首領賣掉都不知道。」 中原中也抱怨道:「居然就這樣把我們派出去了。」

「話說回來,你居然能開吉普車啊。」太宰治上下打量著對方,有些意外地說道

「這有很難嗎?你都會開了。」

「不,我的意思是你那麼矮居然踩得到油門。」

「太宰!!」中原中也咬著牙說道:「要不是現在是工作我一定會把你碎屍萬斷!!」

「可是你連猜拳都猜不贏我。」

「你!!」中原中也正想打人,掛在前面的無線電發出了雜音,操著濃厚口音的英文,飽含怒意的男聲傳了過來:「請兩位不要顧著聊天,你們脫隊了,快點跟上!」

「你看看,被罵了吧。」

「還不都是你害的!」中原中也加重了油門,縮短了與前車落下的距離,小聲地說道:「我真討厭那個傢伙。」

「同感。」

兩人口中"討人厭的傢伙"是阿拉伯王子從當地另外雇來的傭兵團的頭頭,名叫奧斯。兩人一到了機場就被一群人"熱情接機",美其名是帶路,事實上把他們跟寶石看管在了一起,簡直是司馬昭之心,要不是還讓他們開車,強硬的態度差點就要讓中原中也爆走。

但畢竟是客戶的人,他們也不好說甚麼,但心裡總是有些不舒服。

 

太宰治正琢磨著如何惡搞奧斯時,中原中也突然踩了煞車,太宰治在由於慣性作用向前踉蹌,安全帶勒的他有些生疼。

「怎麼回事?」

「我們被包圍了。」中原中也望向窗外,十幾台重機圍繞著他們,引擎轟隆隆的聲響表明了來者不善,其中一人似乎是帶頭的,他往天空中開了三槍,喊道:「把鑽石留下,否則就要了你們的小命。」

「這是哪門子的強盜啊。」大宰嗤笑了下,說道:「中也,你上。」

「那你呢?」

「我留下來看守鑽石啊,這種程度的你一個人就夠了吧。」

「真是用人粗暴的傢伙!」中原中也大力地甩上了車門,太宰治搖下車窗喊道:「記得要把戰利品留著啊!」

中原中也對他比了個中指。

 

太宰治解開了安全帶,坐到了駕駛座上,拿起無線電說道:「奧斯先生,我們去殲滅敵人,你們帶著鑽石先走。」

「不行!萬一你們逃…….」

「如果還不想死的話,我勸你們最好離遠一點,我同伴的異能可不是鬧著玩的。」太宰治打斷了對方的話,語氣不容質疑。

「現在是我指揮,你這個異能者不要自做主張!」

「現在連敵人的實力都還不清楚,萬一有異能者在裡面,你們應付的了嗎?」太宰治冷冷地說道:「奧斯先生,我們的任務是將鑽石毫髮無傷的送到客戶手上,請拋開你那該死的自尊心」

奧斯沉默了好一會,也想不出別的辦法了,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說道:「好吧,我知道了。」

「很好,那等等我的同伴引開他們的視線,你們看準時機衝出去,油門踩到底,不要回頭。」

「那一小時後在下一個休息站會合。」

「了解。」

 

 

中原中也怒氣沖沖地走到了敵人的面前,此時他的心情差到極點,被客戶當物品就算了,被一個弱到不行的普通人命令也罷了,但是那該死的青花魚居然還把他當猴耍,簡直不能忍!

「我說你們這些垃圾。」中原中也調整了下帽子,拉著黑色的大衣,三七步站著,斜眼看著他們:「給你們一次逃跑的機會,不然你們連喊救命的時間都沒有。」

「居然敢小瞧我們!給我開槍!」帶頭的人一聲令下,槍聲大作,眼看子彈就要,但是中原中也沒躲沒閃,只是堪堪伸出了手,子彈便停在了他面前,掉落在了沙子裡。

「甚麼!居然沒有用?!」盜賊頓時慌了手腳,中原中也拍了拍衣服上的沙子,不屑地說道:「我還以為多厲害,實力也不過如此啊。」

此時奧斯等人依照計畫突破重圍,等盜賊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跑了老遠了。

「可惡,居然跑了!兄弟們!!給我砍了這個傢伙!!」一群人提刀騎著重機衝了上來,大吼著。

「不自量力,下地獄去吧!」語畢,中原中也周圍的沙子有如生命一般,聚集成了巨浪吞噬了還來不及逃跑的強盜,有些甚至被流沙活活埋住,他們還來不及哀號就已經成為了沙漠的一部分,帶頭的人見情況不對,早已騎著重機往另一邊逃跑了。

「那傢伙到底是甚麼怪物啊!!」 那人回頭看著已經變成一小點的人影,卻沒注意到眼前的狀況。

「不好意思,此路不通喔。」太宰治開著吉普車早已先一步擋在他面前,那人反應不及,狠狠地撞上了吉普車的保險桿,人連帶著重機在半空中飛了起來,重重地摔落在地,暈死過去。

「太宰。」中原中也跑了過來,太宰治則是揮手說道:「幹的不錯。」

「吵死了,你這個只會使喚人的傢伙。」中原中也看著躺在地上的傢伙問道:「要把他帶回去嗎?」

「當然是做成紀念品帶回去囉。 」

 

 

 

當奧斯看到他們時,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後的事情了。

「你們………把他們都消滅了?」奧斯看著毫髮無傷的兩人,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我們可是異能者啊,跟只能靠槍械的普通人不一樣。」太宰治趁機嘲諷了對方,還故意說的很大聲,所有人帶有敵意的視線瞪著他,奧斯握緊了拳頭,冷冷地看著中原中也說道:「即使是異能者又怎樣?不就是怪物嗎?」

「不怎麼樣,我的同伴即使不用異能也能揍得你爬不起來。」

「太宰!」中原中也拉住了太宰治,說道:「夠了,別把事情鬧大。」

「哦?」奧斯上下打量著中原中也,嗤笑道:「就憑他這種身材?」

「你說甚麼?!」這次換中原中也被激怒了,將黑色大衣扔給了太宰治,捲起袖子說道:「敢不敢跟我比一場?」

「只是比試的話也沒什麼意思,要不要來打個賭?」奧斯提議道:「如果你贏了,我就下跪道歉,並且承認你們比我們還強,但如果你輸了……….」

「我們就把這次任務報酬都給你們。」聽到太宰治誇下了海口,奧斯冷笑了聲:「你們可不要後悔。」

於是在平坦的沙地上用繩子圍了大圓圈,只要把對方推出去或是按在地上超過二十秒的人就算贏,三局定勝負,為求公平找了個好事的路人來當裁判。

 

「喂,太宰,幫我……….你在幹甚麼?」只見太宰治不知道從哪拿出了小白板,上面分別寫了中原中也和奧斯的名字,下面還放了兩個布袋。

「開賭盤啊。」太宰治對他眨了眨眼,開始喊道:「來啊!!大家快來看!!小矮子以及大塊頭的對決,速度以及力量的對決!!只需要11塊里亞爾(註一)!!下好離手下好離手!!」

太宰治這麼一喊,還真的有人來下注,就連奧斯的同伴也跟著下注了。

「太宰。」中原中也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怎麼了?」

「記得跟我五五分。」

「那當然。」

 

 

「小子,現在後悔還來的及喔。」

「這是我要說的話。」

奧斯脫下了外套,露出了結實的身材,比例大約是中原中也的三倍,手臂上的肌肉連太宰治都忍不住讚嘆。

「比賽開始!」在裁判的一聲令下的同時,奧斯衝向了中原中也,將人壓制在了地上,中原中也不論怎麼掙扎都無法掙脫,二十秒很快就過去了。

第一局,奧斯勝。

 

中原中也站起身,伸展了下身體,扭了扭脖子,一點都沒有著急的樣子。

「要認輸了嗎?」

「怎麼可能,我的搭檔會殺了我。」

第二局,奧斯依然想要先發制人,中原中也則是繞著圈跑,繞到了他的後面,看準時機往對方的背後狠狠地踹了下去,奧斯雖然即使穩住了身子,右腳還是退到了圓圈之外。

第二局,中原中也勝。

 

比賽進入了白熱化,聚集的觀眾越來越多了,每個人爭先恐後地下注。

「太宰。」此時中原中也向已經收錢收到手軟的太宰治喊道。

「怎麼了?不良少年要撐不住了嗎?」

「不是。」中原中也翻了個白眼,問道:「目前誰被下注的最多。」

「是奧斯先生喔,所以你要加把勁,不能輸掉了啊。」

「囉嗦,我才不會輸。」

第三局在觀眾的叫好聲中開始了,兩人都沒動,小心翼翼地觀察著彼此,此時中原中也喊道:「奧斯先生。」

「怎麼了小鬼?難不成要認輸了?」

「這局我用三秒就可以打敗你,而且會讓你痛的爬不起來。」然後回頭向太宰治喊道:「太宰,幫我數數。」

「OK。」

「有本事的話就試試看吧!」奧斯大吼了一聲,衝向了對方,拳頭也揮了過去,

「一秒。」側過身躲掉了攻擊。

「兩秒。」伸出手抓住了對方的手腕。

「三秒!」一腳往肚子狠狠地踢了過去,奧斯這次連站都無法站穩,身子就像飛盤一樣飛的老遠,還連帶著撞倒了圍觀的群眾,滾了好幾圈才停了來。

現場瞬間鴉雀無聲,每個人嘴巴都張的大大的,中原中也從太宰治手上拿回了自己的外套和帽子,兩人走向了倒地不起的奧斯。

「哦,還沒痛暈過去,還算挺強壯的。」太宰治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只見對方想爬起來都沒辦法,此時同夥的一個少年指著中原中也罵道:「你作弊!你一定是使用了噁心的異能力!!不然怎麼會……..唔!!」

「小子。」太宰治掐住了對方的脖子,將人舉了起來,微笑著說道:「我們黑手黨是重面子講恩仇的。我告訴你,如果中也用了異能,別說三秒了,你家老大連一秒都撐不過,直接可以進棺材了。」

「放…….放他下來。」此時奧斯吐了血,勉強撐起了身子,說道:「我現在…….就跟你們道歉,不要……傷害他。」

太宰治這才放手,少年大力的咳嗽,臉都紅了起來,脖子上被掐出了明顯勒痕。

「快點啊,需要我扶著你嗎?」太宰治不耐煩地說。

「對於我之前的發言致上最誠摯的歉意,請你們原諒。 」奧斯以土下坐的姿勢道歉著。

「這才像話。」太宰治將人扶了起來,扔給了奧斯的同夥,轉身離開,中原中也有些奇怪地問道:「太宰,你今天怎麼那麼暴躁?」

「沒什麼。」

 

 

 

他們所在的休息站是一處不大也不小的綠洲,被作為旅人休息的中繼點,本來預定休息一下就要出發的,但奧斯無法行動,只好在這休息一晚。一行人整頓好了行李,在某處空曠的地方搭起了數個帳篷,圍成了一圈,在中心燃起了營火。

「太宰,你行李都拿進來了嗎?」 中原中也鑽進了兩人的帳篷問道

「都在那裏。」太宰治藉著微弱燈油光火看著書,指著另一邊回答道。

「這麼暗你看得到?」

「我眼睛好。」

「但是你書都拿反了。」中原中也毫不留情地吐槽。

「…………」太宰治面無表情地將書放到了一旁,中原中也從外面拿來的瓶子倒了一碗酸奶遞給他,說道:「既然這麼在意,那就去道歉啊。」

太宰治嘆了口氣,接過了碗走出了帳篷。

 

 

太宰治拿著一碗酸奶,到處尋找著甚麼,終於看到了坐在營火旁擺弄的少年,他脖子上的勒痕依然沒消退。

「喲。」太宰治向對方打了個招呼,少年看到對方嚇得就要起身離開,卻被太宰治喊住了,少年怯怯地問道:「請問您有甚麼事嗎?」

「別害怕,我是來跟你道歉的。」

「道歉?」

「對啊,白天的事情,我做得太過了。」太宰治坐在了少年的旁邊,將手上的酸奶遞給了對方,少年遲疑地接過了,太宰治問道:「你的名字?」

「………撒里哈。」

「真是個好名字,感覺就很符合你的個性。」太宰治雙手撐在了背後,歪頭說道:「白天的事情是我太急躁了,抱歉啊。」

「我也有錯,我不應該胡亂指責您的同伴,對不起。」

「好孩子,你幾歲了?」

「14。」

「14啊…….果然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你跟你家老大感情很好?」

「他是我大哥,爸媽很早就去世了,是他一手養大我的。」撒里哈漸漸放鬆了身體,問道:「您跟中原先生也是兄弟嗎?」

太宰治聽了哈哈大笑,問道:「我看起來跟他長得很像嗎?」

「呃,因為您看起來跟他感情不錯的樣子。」

「哪有,我們一天到晚吵架,弄不好還打個你死我活,我跟他只是工作上搭檔而已。」 太宰治微笑著說道:「不過他也是我唯一的搭檔。」

「那也跟親兄弟差不多了吧?」

「嘛,我們的關係有點不太一樣,三言兩語是說不清的,不過我從小就認識這傢伙了。」

「難怪您今天這麼生氣,我大哥他平時不會這樣的,請不要放在心上。」撒里哈望著營火說道:「我們的爸媽是被異能力者殺死的,所以他一直對異能者有點排斥。」

「這樣啊,這也難怪,可以理解。」太宰治點了點頭,問道:「那你呢?怎麼看待我們的?」

「其實………..我也是異能者。」太宰治驚訝地看著對方,撒里哈小聲地說道:「不過不是甚麼了不起的能力就是了。」

「你大哥不知道?」

「我不敢跟他說。」撒里哈將臉埋進了雙臂之間,悶悶地說道:「我很害怕,大哥這麼憎恨異能者,他一定會把我從團裡趕出去的」

「沒有這回事,異能者其實跟普通人沒有甚麼區別,只是多了一項技能而已。」太宰治溫柔地拍了拍對方的背,說道:「好好跟他談談吧,他會理解的,不過當然不是現在,現在告訴他他會吐血的。」

太宰治的笑話讓撒里哈笑了出來,抬頭感激地說道:「謝謝您,太宰先生。」

「不過你的傷真的挺嚴重的樣子,我看看。」太宰治伸手摸了摸對方的脖子,觀察了一下傷勢,說道:「怎麼不去包紮,雖然沒有流血。」

「只是瘀青而已,沒有甚麼大礙的,況且沙漠的物資很缺,能省則省。」

太宰治從大衣的口袋了拿出了藥膏和繃帶,打開了藥膏的蓋子,正當太宰治要幫對方塗藥時,中原中也走了過來,有些不滿地說道:「太宰,能不能別用調戲女人的招式去調戲一個小男生啊?」

「哎呀,看來我親愛的搭檔生氣了。」太宰治將藥膏蓋上,將手上的東西塞給了少年,離開前還叮囑道:「一定要擦藥喔。」

「太宰,你甚麼時候變這麼好心了?」

「我人一直都很好啊,哪像你」

「我?我怎麼了?」

「你的心跟你的衣服一樣黑,跟你的人一樣小。」

「啊?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扔到火堆裡燒啊?」

「我好害怕喔,黑漆漆的小人在威脅我欸。」

「太宰!」

 

 

 

TBC

---------------------------------

附註一:里亞爾是沙烏地阿拉伯的貨幣,文中11塊里亞爾等於100新台幣,20塊人民幣。

 

要死了為甚麼還沒有寫到王子我只是想要看中也打架(哭

各位覺得他們這次的冒險有趣嗎?希望你們會喜歡這篇。

還有那沙漠之星是我亂掰的不要當真

感謝鍵閱。

廣告

3 thoughts on “這種任務不算甚麼(01)(太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