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任務不算甚麼(02)(太中)

*太宰治還在黑手黨的時候

*有自創角

*前篇:(01)

----------------------------------

當太宰治醒來的時候,覺得有些喘不過氣,胸口好像被甚麼壓住了,低頭一看,中原中也的頭靠在他的胸口上呼呼大睡,太宰治覺得很納悶,為甚麼明明是睡睡袋,對方卻可以邊睡邊拉開拉鍊,手腳的位置還位移了一大截。

這壞習慣從小就是這樣,不論怎麼糾正他都改不了。

毫不留情地推開了中原中也的頭,與地面相撞的聲音發出了不小的聲響,還好中原中也沒甚麼起床氣,只是茫然地看著太宰治而已

「起床了,該出發了。」 太宰治覺得有些不爽,揉了揉對方本來就亂成鳥窩的頭髮,中原中也甩了甩頭,下意識跟著對方出了帳篷。

其他人也陸陸續續開始在準備了,看到他們各個閃躲,唯恐避之不及,只有撒里哈微笑著跟他們道了早安。

「你大哥呢?他還好嗎?」太宰治問道。

「嗯,已經能夠活動了,謝謝您的藥。」

「撒里哈。」奧斯此時也從帳篷裡出來了,上半身纏著繃帶,看起來好了許多,他面無表情地說道:「太宰先生,中原先生,昨晚睡得好嗎?」

「託您的福,一切都好。」只要某人的睡姿不要那麼糟糕的話。

「很好。」中原中也還在半夢半醒之間,只是下意識回答問題,眼睛都還沒完全睜開,看起來一點防備都沒有。

奧斯突然出手攻擊了中原中也,但一晃眼奧斯的手就被扭到身後了,但他還是一臉迷糊的樣子。

「中也,放開他。」中原中也依言放開了對方,太宰治毫無歉意地說道:「不好意思,我的搭檔有起床氣,沒事吧?」

奧斯突然笑了,舉起雙手說道:「真不愧是中原先生,難怪王子殿下這麼想見您,我認輸。」

然後奧斯集合了眾人,宣布道:「我將指揮權交給太宰先生,到達目的地之前,大家都要聽他的。」雖然有些人面有難色,但還是都點頭答應了。

太宰治露出了勝利的笑容,這一切都在他的計畫之中。

 

 

一行人將帳篷收了起來,幾乎所有的行李都抬到了車上,就只差裝著沙漠之星的保險箱了,撒里哈兩眼直盯著中原中也手上的箱子,對方也注意到了他的視線,便笑著問道:「想看嗎?」

「可以看嗎?」

「不給你看。」撒里哈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為甚麼中原中也從早上開始就有點針對他,不是不好的那種,有點比較像是對誰賭氣的那種。太宰治也看到了,卻也沒表示甚麼,只說等等車換他開。

 

原本兩人是排在車隊的最後,但既然已經將指揮權交給了太宰治,他們當然開在了最前面。太宰治開著車,看著中原中也甩著手,又揉又捏的,問道:「扭到了?」

「昨天比試的時候有點抽到,從昨晚痛到現在。」

「我看看。」太宰治一手抓著方向盤,另一隻手伸向了對方,中原中也沒立刻伸出去,太宰治也沒收回手,連眼睛也沒往旁邊瞄一下。過了一會兒,中原中也才將手放在了對方的手掌上。

或許是體質的關係,太宰治的手有點涼,他握住了中原中也的手腕,先是反覆搓揉著,中原中也閉上眼,感覺疼痛減輕了不少,此時太宰治一個反手往反方向拉,發出了喀拉喀拉的聲響。

「好了。」太宰治問道:「應該不痛了吧?」

「你怎麼做到的?」中原中也有些驚訝地問道,手腕已經完全不痛了。

「你不知道的事可多了。」太宰治解釋道:「你那是骨頭錯位,因為幅度不大所以外表看不出來,拉回來就好了。」

「你從哪學來的?」

「你忘了我們的首領原本是位醫生了嗎?只不過他幫我治療的時候,都會選最痛的那一種。」

「你也不容易啊。」中原中也有些好奇的問道:「你碰過最痛的治療方式是哪一種?」

「小孩子生長期的時候不是會有生長痛嗎?有一晚我實在是忍不了,右腿痠痛到不行,跑去首領的寢室求救。一開始首領先是好聲好氣的哄我睡覺,等我睡熟以後,再拿鐵棒打斷我的腿。」

「…………..」 中原中也突然覺得只是罵他罵了三個小時的紅葉實在是太溫柔了,忍不住問道:「這樣有用嗎?」

「至少那一個月我都沒有成長痛了。」太宰治很平靜,好像說的是別人的事一樣,中原中也咕噥道:「我到底是跟甚麼樣的人搭檔了啊。」

「一個都不知道自己是甚麼東西的人。」

「你說甚麼?」因為太宰治說得有些小聲,被吉普車的引擎聲蓋過去了,中原中也沒能聽到。

「我是說,你以前應該很少生長痛吧?不然現在怎麼會那麼矮。」太宰治一臉壞笑。

「混蛋!」中原中也心裡好不容易對太宰治燃起得一點同情心又沒了,正當他要揮拳揍人時時,注意到車上的定位器有點問題,拿起來查看,有些奇怪地說道:「我們目前的位置不在這裡吧?明明早上還好好的,怎麼會…….」

「嘖,手腳做的可真快,中也,抓緊了。」太宰治從後照鏡看到了甚麼,握緊方向盤,將油門踩到底,偏離了原本的行駛路線。

「啊?甚麼?!哇啊啊啊啊!!」中原中也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只能緊緊抓著椅背,看著眼前的景象飛速掠過,也不知道太宰治怎麼看清路的。沒過多久,左邊的後輪脫落了,引擎也出了問題,車子的速度慢了下來,太宰治罵了一聲,大喊:「中也!拿箱子!跳車!」

在兩人跳下不到兩秒的時間,吉普車所有的輪子都脫落了,吉普車失去了平衡,翻,中原中也還來不及回過神,就被太宰治拽起來,兩人開始逃跑。

「太宰,為甚麼我們要逃跑啊?!」中原中也邊跑邊問道:「直接把他們幹掉把車搶過來不就好了?」

「事情沒有你想的那個簡單。」太宰治摀著嘴,避免沙子跑進自己的嘴裡,說道:「奧斯的確是王子雇來的人,如果把他們殺了,那我們要怎麼跟王子交代?黑手黨的信譽會受損,這方法不行。」

「可是王子都要殺我們了,有甚麼好顧慮的?」

「不可能是王子,畢竟比起鑽石,他更想見你,他沒理由殺我們。」

「那會是誰?」

「不管是誰,肯定是對你恨之入骨的傢伙。」太宰治調侃道:「中也,你可真是受歡迎啊。」

「我先澄清啊,我可不認識他,也沒得罪過甚麼阿拉伯的傢伙。」

「我知道,因為你也沒這個能耐。」

「太宰!都甚麼時候了還有餘力說這個!」中原中也罵道:「你趕快想想辦法!現在我們除了鑽石,甚麼都沒有。」

「是我失算了,我沒想到他們會做到這個地步。」太宰治有些懊惱說道:「先找找看有沒有綠洲吧,然後想辦法到王子那裏。」

但兩人才跑沒多久,奧斯卻帶著手下找到了他們,吉普車將他們團團圍住。

「怎麼這麼快找到我們?」太宰治皺著眉,手伸向了中原中也,開始對他上下其手,全身摸了個遍。

「你在做甚麼?!」中原中也嚇了一大跳,想抬腳踹人,卻被太宰治抓住了腳踝,在褲腳取下了大約小指指甲大小的半透明追蹤器。

「被擺了一道。」太宰治將手上的東西扔在了地上,狠狠地踩了幾下。

「既然知道自己已經走投無路了,就乖乖束手就擒吧。」奧斯下了車舉起槍,小心翼翼地靠近他們。

「走投無路?」太宰治握緊了拳頭,冷笑道:「到底誰走投無路還不知道呢?」

中原中也與太宰治背靠著背,他感覺的到對方很緊繃,思考的小動作已經明顯的所有人都可以注意到了。

「你沒辦法殺我們。」奧斯當然也注意到了太宰治的動作,說道:「黑手黨不會因為你們而得罪阿拉伯王子,這利害關係你應該清楚吧?」

「哦?既然如此,為甚麼還不開槍?」太宰治的腦子快速運轉著,笑著說道:「我現在突然明白了,為甚麼把我們逼上絕路又不敢殺了我們。」

奧斯不發一語,只是沉著臉瞪著他們。

「害怕中也的異能是其一,僱用你的人不只王子殿下吧?應該還有另一人,但這個人地位比王子低,而且還是憎恨中也的傢伙,所以才偷偷摸摸搞了這麼多手段。」太宰治將箱子解鎖,從裡頭拿出了一樣東西,扔到了沙地上。

「這是!!!」奧斯看清了的上的東西,是一隻被割下來的右手,血已經凝固了,皮膚雖然開始腐爛,但依然能看清手背上的刺青,是一隻黑色眼睛,下面還刺了數字。

「這是從盜賊身上割下來的,這個刺青是代表阿拉伯皇室,下面有編號,表示這人是屬於某位皇室的私人護衛。」

「太宰先生,這裡有很多仿冒皇室護衛的不肖之徒,你怎麼確定他們就一定是?」奧斯否認道。

「如果是真的盜賊的話,應該會說"把錢留下來"而不是"把鑽石留下"吧?這次的任務是保密性質,除了相關人士,根本不可能知道這裏面裝的是甚麼。但不可能是王子,因為他甚至出了十倍價,不惜以護送的名義也要見到中也。扣除掉其他根本不知道這件事的皇室成員,就只剩下妃子或是王子的家眷了。」

太宰治滿意地看著臉越來越黑的奧斯,問道:「奧斯,告訴我,是哪位美麗的妃子想要我們的命呢?」

「真聰明,不過也到此為止了。」奧斯冷著臉說道:「我的雇主給我的命令是,能活捉就抓,不能的話就只好請你們去死了!」

「你確定要這麼做嗎?」太宰治走向前,問道:「要跟我賭嗎?看是中也死還是你們死,到底哪一邊會被王子追究?若我們死了,黑手黨未必會放過你們。」

太宰治邊說手指邊蹭了蹭中原中也的手背,表示情形不對馬上動手,不留活口。

當兩邊正僵持著,撒里哈突然跑了出來,喊道:「大哥,不要殺他們!」

「撒里哈,你讓開!」奧斯罵道:「小孩子不要出來!我們收了錢,就要把任務完成!」

奧斯正要開槍,撒里哈蹲了下來,不知道說了句甚麼,除了太宰治兩人,所有人都像是被麻痺了一樣,無法動彈。

「太宰先生!快跑!欸欸欸欸欸!!!」此時太宰治衝向前,抓住了撒里哈,往車子的方向跑。

撒里哈的異能被解除了,奧斯焦急地大喊道:「站住!不然我就要開槍了!」

「那你親愛的弟弟也沒辦法活命了喔。」太宰治把小刀抵在了撒里哈的脖子上,威脅道:「看是你的槍快還是我的刀快。」

「可惡!」奧斯讓所有人把槍放下,太宰治示意中原中也開車,自己則是和撒里哈坐上了後座,奧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開車跑了。

 

 

 

「真是有夠累的。」太宰治見已經安全了,便放下刀,向看起來一點也不害怕的撒里哈問道:「小子,你很大膽嘛,居然敢麻痺你大哥,你不害怕嗎?」

「因為我覺得這是不對的,但是大哥總是說我是小孩子。」兩人聽了忍不住哈哈大笑,撒里哈紅了臉,說道:「這樣做不對嗎?我只是做了自己想做的。」

「我不能斷言這樣對不對,不過你不應該背叛你大哥。」太宰治摸了摸撒里哈的黑髮:「我們才認識沒幾天不是嗎?怎麼會想要幫我們?」

「因為你是第一個知道我是異能者的人。」

「太宰,看來你多了一個小粉絲啊。」中原中也邊開車邊嘲諷道。

「嘛,我倒是覺得不討厭,這種性子的人已經不多了。」

「喂喂喂,別告訴我你想要收他當徒弟啊。」

「當徒弟就免了,不過一些道理還是能教的。」

中原中也回頭白了他一眼,說道:「別讓芥川知道啊,不然他肯定會把這小子做成篩子。」

「哈哈,那倒是。」

 

 

到了傍晚,他們終於看到了城市,比起前一站的綠洲大了許多,飄揚的旗幟讓太宰治確定那是王子的領地。

「太宰先生,雖然這種要求很無理,但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不要跟王子殿下提起這件事?」撒里哈問道。

「可以是可以,我本來也沒打算鬧大,不過這就要問問中也能不能配合啦。

「啊?這跟我有甚麼關係?」

「你可是王子殿下的紅人欸,如果你出面說明的話,王子殿下自然是甚麼都聽你的啊。」

「為甚麼我一定得幫他啊…….」中原中也咕噥道,一臉不情願的樣子,太宰治從後座傾向前,看著對方的側臉笑著說道:「看在我的面子上也不行?」

「好啦,隨便你們。小鬼,先把通行證拿出來,要進城了。」

通行證是進城時必備的物品,除了皇室的人,其他一律只認證不認人,所以他們都隨身帶著。只是守衛們看到中原中也的通行證,各個激動到不行,其中一人連忙衝進警衛室打電話。

「這是在搞甚麼啊……..」中原中也雖然聽不懂阿拉伯語,但看的出來對方已經興奮得不行。

沒過多久,一位大叔匆匆趕來,外表看起來是中東人,但日文卻說得很溜,他滿頭大汗的問道:「請問是中原先生嗎?我是皇室御用的翻譯,您怎麼那麼晚才來?王子殿下已經等了很久了。」

「我就是想到處晃晃啊,有甚麼問題嗎?又沒有超過時間。」中原中也挑眉道。

「沒有沒有沒有!您高興就好,高興就好。」大叔問道:「請問其他人……..?」

「你怎麼那麼囉嗦,這我會跟王子殿下解釋,不需要告訴你吧?」

太宰治可以想像大叔的內心幾乎要崩潰了,憋笑得快要內傷。

於是一行人在警車的開道之下,浩浩蕩蕩進了城,城內燈火通明,土黃色的房子不規則的排列著,有種異樣的美感,有些商店還掛上了繽紛的彩帶。在這中心就是王宮了,半圓形的屋頂凸顯了伊斯蘭建築的特性,燈光打在白色的外牆,因為夜晚降臨而顯得更亮了。

他們在王宮外牆門口下了車,放眼望去,守衛們站在通往王宮的兩側,整齊劃一的行禮,不知道哪來的櫻花漫天飛舞,掉落在每個人的身上,大叔領著他們前往王宮的門口。

等他們走近時,發現階梯上站著三個人,中間的男人也注意到他們了,他皮膚白皙,金髮藍眼的樣貌在這國家很突出,他優雅的張開雙手,微笑著用日語說道:「歡迎來到我的王宮,中原先生。」

「您就是伊薩殿下?初次見面。」中原中也脫下帽子,依照王室的禮俗要行禮,對方連忙將他扶起說道:「在我面前你無須多禮,走了這麼多天的路,你也累了吧?快進來休息吧。」

伊薩讓手下接過了中原中也手中的箱子,好像不是很在意裡頭的鑽石,也沒有問雇來的傭兵團跑去哪了。

此時伊薩才注意到後面還有兩個人,便問道:「這兩位是……..?」

太宰治走上前,行了個禮,說道:「伊薩殿下您好,我是太宰治,是他的……..」

「啊,我想起來了,我看過你,你是中原先生的隨從對嗎?」

「噗。」中原中也忍不住笑了出來,無視太宰治變化多端的表情,順著對方的話說道:「他們都是我的隨從,請好好招待他們。」

「那當然。」伊薩點了點頭,也指著身旁的一男一女說道:「這位是王妃,穆娜。這位是我的親信,艾米爾。」

穆娜全身上下都包得密不透風,臉也用薄薄的面紗擋住了,勉強可以辨識她的容貌,她的聲音很好聽,舉止端莊,想必嫁來皇室之前也是千金大小姐。而艾米爾臉上一直都掛著爽朗的笑容,黝黑的皮膚與伊薩形成了強烈的對比,他的日語也說的也好。

太宰治暗自觀察了穆娜,對方看到中原中也絲毫沒有不正常的反應,不是太會演戲就是兇手另有其人。

 

 

他們進了王宮之後,先是被帶到別的地方洗漱,換好了衣服,才被邀到大廳裡共進晚餐。

「中原先生,請坐,這位置是特意留給你的。」伊薩坐在長桌的最前頭,微笑著拍了拍左邊的座位,艾米爾則是坐在他的右手邊。

「您的夫人呢?」中原中也沒有立刻坐上去,問道。

「她身體不適,我就讓她提早休息了。」伊薩察覺出對方的戒心,便笑著解釋道:「我們都是這樣招待遠道而來的貴客,如果不放心的話,您的隨從也可以跟我們坐一起。」

操你媽的隨從。

連罵人都不太帶髒字的太宰治忍不住在心裡比了個中指,聽到這兩個字就一肚子火,又不能罵出來,憋屈得很。撒里哈反而不是很在意,他只注意到了桌上豐盛的晚餐,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太宰治悶不吭聲地坐在了中原中也旁邊,撒里哈也跟著坐下了。

 

一開始,晚餐還挺和諧的,伊薩也只是挑了幾個很一般的話題隨意聊聊,伊薩又很健談,一點都沒有貴族的傲氣,讓中原中也漸漸放鬆了下來。

「我聽說中原先生很會品酒,雖然這裡的資源比不上盛產水果的國家,但還是有幾款不錯的水果酒,是否願意賞個臉品嘗一下?」

「當然好啊。」中原中也聽到有酒喝,自然是高興地答應了。

傭人端上了酒,中原中也與伊薩碰了碰杯子,他晃著杯子聞了聞酒香,然後淺嘗了一口,稱讚道:「果然是好酒。」

「既然你喜歡,那要不要在這裡多待幾天?」說著就握住了中原中也放在了桌上的手,還手指磨蹭著對方的皮膚。此時太宰治偷偷掐了一把中原中也的腰,那是他的敏感部位,中原中也嚇的整個人跳了起來,手上的水果酒灑了自己一身。

「主人,您沒事吧?」 太宰治掏出了手帕,一臉擔心地說道:「我帶您去清理衣服。」還不等伊薩的回覆,中原中也就被硬拉了起來,被拖到了廁所裡。

 

「放開!!」 中原中也甩開了他的手,但太宰治沒有放過他,將人推到了牆上,啪的一聲,手撐在了中原中也旁邊的牆上,居高臨下的看著他,身高的差距幾乎要讓中原中也喘不過氣。

「……..你幹嘛?」太宰治陰沉的臉讓中原中也有些害怕。

「你到底在幹甚麼?」太宰治臉上沒有一絲笑容,咬著牙說道:「你知道你現在身處險境嗎?」

「你在胡說甚麼?伊薩只是……..」

「哼,伊薩,叫得這麼親密。」太宰治嗤笑道:「一杯酒就收買你了。」

「那你自己還不是一樣,跟撒里哈沒認識幾天就稱兄道弟了。」中原中也不服氣地大聲說道:「你是我的誰?!管我這麼多?!」

這句話讓太宰治愣住了,他用力掐住了對方的下巴,將對方抱在了懷裡,狠狠地吻了下去。

中原中也整個人傻住了,一時之間忘記要反抗,太宰治便溫柔地按著他的後腦杓,焦糖色的髮斯纏繞著太宰治的手指,舌頭竄入了對方微張的嘴,舔過了口腔的每一處,嘴裡的酒味使得太宰治更加的興奮。

當太宰治拉起了他衣服的下襬時,中原中也才回過神來,奮力推開了對方,賞了他一個巴掌。

太宰治沒躲,臉上火辣辣的疼,但中原中也說出口的話讓他更心痛:「太宰,如果你欲求不滿的話,請你去找女人,別把我當洩慾工具。」說完便轉身離開了。

 

 

太宰治靠著光滑的大理石牆面,掩面喃喃自語道:「我到底………在幹甚麼啊……….」

 

 

----------------------------------

看啊這就是浪費公帑的兇手花了這麼多的錢就為了追人

要表達的東西實在太多,所以一下就爆字數了,本來只想寫個4500左右的(默

好可惜啊上一篇沒有人猜到撒里哈的異能,下次有機會再來玩吧

第一次寫他們的戀愛相關的文,互相吃醋卻沒有自覺的兩人真的好萌,但是你們快和好好嗎?!我快死了,各種意義上。

 

感謝鍵閱。

廣告

1 thought on “這種任務不算甚麼(02)(太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