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鎖(太中)(01)

*一把糖果刀,磨刀霍霍向哒宰

*我不知道這算甚麼題材(沉思

*有敦芥,但是一點點而已,不打tag

----------------------------------

 

中原中也從敵人的屍體上拔出小刀,甩掉了刀身上的血滴,單手披上了黑色大衣,天才剛亮,冉冉升起的太陽有點刺眼。

他獨自一人踏過滿地殘缺的屍體,走過的路留下了血腳印。

 

中原中也打了個哈欠,他一夜沒睡,睏的要死,但他還得向首領回報任務,在回去的路上卻被紅葉強硬地抓走了。這到也沒什麼,但奇怪的是一向果決俐落的大姊卻一句話也沒說,纖細的手指反覆敲著墨綠的茶杯,像是猶豫。

中原中也坐了許久,看著冒著白煙的熱茶,忍著睡意問道:「大姊,有甚麼事嗎?」

只見紅葉從寬大的和服袖口拿出了一封信,放在桌上:「太宰那傢伙出事了,偵探社向我們請求援助,芥川已經去了。」

「太宰?他能出甚麼事?」中原中也瞬間清醒,紅葉從不開這種無聊的玩笑,她將信推到了對方眼前:「你看了就知道,可以選擇不去,要去的話向首領報備一聲就行。」

連首領都默許了嗎?

 

中原中也抱著胸,瞪著桌上的信封,似乎要把紙燒出洞來,最後還是粗暴地拿起信封,拆了開來。

 

太宰出任務作為誘餌中了敵人的陷阱,雖然無性命之憂,但昏迷不醒,吾等束手無策,請求港口黑手黨能派與太宰相熟的人協助,在下必以重金酬謝。

 

福澤諭吉 

 

墨色的書法字體蒼勁有力,大抵是偵探社不苟言笑的社長親筆寫的,字字懇切,若不是兩方水火不容的關係,中原中也差點要被打動了。

「我才不去。」中原中也把信揉成了一團,順手扔到了桌下的垃圾桶,紅葉也不意外,挑眉問道:「真的不去?」

「如果要我去捅他一刀的話,我第一個去。」中原中也冷笑道:「一個背叛者,他憑甚麼?」

紅葉嘆了口氣,她撥弄著戴在頭上粉色的步搖垂珠,那是以前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兩人湊錢買給她的生日禮物,她皺著眉說道:「他終究是你的搭檔。」

「現在不是了。」中原中也連茶也沒喝,便起身離去。

 

 

太宰治叛逃黑手黨已有四年。

 

太宰治走的那晚,中原中也灌了一瓶八九年的伯圖斯。而太宰治留給他的,是綁在車上的炸彈,中原中也在爆炸前五秒及時逃了出來,看著自己的愛車被燒的連鋼架都融了,他心想:馬的,這傢伙放了兩倍的火藥。

他以為沒有太宰治的日子會很難熬,然而時間如流沙逝於掌心,除了空虛,甚麼也沒留下。

 

 

中原中也躺在床上翻來覆去,他確實很累,但腦子卻很清醒,他看著太陽被黑色的窗簾遮住,只剩微弱的光圈,窗簾還是太宰治自作主張換掉的(當然是拿中原中也的卡去刷),雖然兩人還為了這事大打出手,但中原中也心裡明白,這其實是為了睡覺時畏光的自己。

中原中也望著天花板好一會兒,切了一聲,利索地翻下床,拿起黑色大衣的同時,傳了一封簡訊給森鷗外。

 

 

當他踹開了偵探社的門,眾人不約而同轉頭看向他,其中還包括了芥川,對方半躺在沙發上,原本身體就虛弱的他看起來更糟了,與謝野似乎正在問他話,坐在一旁拿著筆記錄著。

「哼,偵探社居然落魄到要求助於黑手黨嗎?看來也不怎麼樣嘛。」中原中也無視其他人難看到要殺人的臉色,直徑走到芥川面前,低頭看著他。

「中原前輩…….」芥川艱難的轉動脖子,聲音沙啞,臉色極差,右邊的臉頰像是被人揍了一拳,又紅又腫。雖然面無表情,黑色的眼睛不難看出疲憊以及焦慮,中原中也忍著怒氣問道:「你怎麼會搞成這樣?」

芥川撇過頭,輕咳了幾聲,他是心虛時的表現。還不等中原中也發飆,福澤諭吉從社長室走了出來,向他比了邀請的手勢說道:「中原先生,詳情由我來說明,與謝野,你也來。」

中原中也遲疑了一會兒,還是跟了上去,回頭指著芥川罵道:「等等再找你算帳!」

 

 

中原中也被請到了社長室,他鞋子也沒脫,一屁股坐在塌塌米上,看著正坐在對面的兩人問道:「所以,太宰那渾蛋到底怎麼了?」

福澤諭吉也不惱,示意秘書倒茶後,開口說道:「中原先生,最近橫濱的失蹤的案件越來越多,這您知道嗎?」

「有聽說,失蹤的人大部分都是來橫濱觀光的遊客,就連屍體也找不到。」中原中也點點頭,皺眉問道:「這跟太宰有甚麼關係?」

「偵探社接受了政府的委託,著手調查後發現這些遊客似乎進了某個廢棄工廠就再也沒出來。為收集證據,太宰自願作為誘餌潛入,一開始還有消息,但沒過幾天,就斷了聯繫。」

「後來我們強行攻堅,雖然把人救回來了,其他的受害者也全都平安無事,但唯有太宰昏迷不醒。」 福澤諭吉看向坐在一旁的與謝野,她點點頭,便接著繼續說道:「綁架犯是一名催眠師。」

「催眠師?」

「但他不是普通的催眠師,原本是國家實驗室的研究人員,他的研究被發現危害人體後,被禁止後依然偷偷進行實驗,之後就被趕出了實驗室。」

「他是異能力者?」

「如果是的話,我們就不用這麼麻煩了。」與謝野搖了搖頭,從桌上的一堆文件夾抽出了一疊資料,交給了對方:「他藉由催眠將人生地不熟的遊客引到工廠後,再將他們囚禁起來,進行人體實驗。」

中原中也大略翻了翻手上的資料,忍不住瞪大眼睛:「這是……?!」

「他利用藥物以及催眠控制受害者的大腦,如果成功的話,就可以進入對方的意識,腦中所有的記憶以及資料都會被看的一清二楚。幸運的是,他只成功了一半,受害者都只是睡著而已,除了記憶有些混亂以外,基本上沒什麼事,但只有太宰怎麼叫都叫不醒。」

「為甚麼不找那個催眠師解決?」

與謝野煩躁地撥了下她耳邊俐落的短髮,說道:「在我們攻進去的時候,他已經自殺身亡。」

「那你們找黑手黨又有甚麼用?當我們是開醫院的?」中原中也皺眉將資料扔到了桌上,只見兩人沉默不語,這讓他更火大了,不耐地說道:「不說的話我帶芥川走了。」

與謝野輕咳了聲,說道:「即使試盡各種方法,甚至是用我的異能力『請君勿死』也沒能叫醒太宰。所以我們決定試著侵入太宰的意識叫醒他,雖然有部分的人成功進入了,但無法停留太久。但我們發現如果能跟太宰認識的時間越久的人,能在太宰的意識停留的時間就越長。所以我們想,曾經跟太宰作為雙黑的你……..」

中原中也沉著臉,戴著黑色手套的手狠狠捏皺了桌上的紙。

雙黑,多久沒聽到這個名詞了,自從太宰治背叛黑手黨以後,這稱號如同笑話。雖然沒人敢在他面前說,但他心裡明白,只要太宰治不在,他就不能使用汙濁,這跟夢野久作一樣,一旦發動了就是沒人能阻止的怪物。

太宰治可以沒有他,但他卻離不了對方。

許久未開口的福澤諭吉打破了沉默,微微低著頭說道:「如果您能夠協助我們的話,不論甚麼樣報酬都會悉數奉上。」

「真是噁心。」中原中也冷笑道:「若我要的是你的頸上人頭呢?」

福澤諭吉阻止了與謝野,毫不猶豫的說道:「那也無妨。」

這算甚麼?

明明背叛了黑手黨,沒心沒肺的活著,還一天到晚搞自殺,快死的時候卻偏偏一大堆人搶著去救他。

那來到這裡的自己又算甚麼?

三人僵持了好一會兒,中原中也放鬆了握緊的拳頭,咬牙問道:「太宰那傢伙在哪?」

福澤諭吉用眼神示意,與謝野這才站起身說道:「跟我來。」

 

 

中原中也隨著與謝野進入了治療室,她拉開了其中一個簾子,太宰治躺在病床上,手臂上插著針頭,吊著葡萄糖和生理食鹽水的點滴,心率感測儀滴答的響著。中原中也很少看到太宰治熟睡的樣子,對方有習慣性失眠,即使睡著了,聽到一點動靜也會馬上醒來。

中原中也走上前,伸出手指從額頭開始向下摸著太宰治的五官,或許是營養不足,他的臉消瘦了一些,但依然難掩他帥氣的樣貌。

中原中也沉默良久,開口問道:「他昏迷多久了?」

「已經一個星期了。」與謝野調整點滴,聲音聽起來很疲倦:「再這樣下去,他會在睡夢中死去。」

「要怎樣才能進去他的意識?」聽到對方這樣問,與謝野的臉色和善了許多,她將一旁的空病床拉了過來,與太宰治並排在一起,拍了拍床鋪說道:「首先你要先睡著。」

「這倒容易。」中原中也脫下了禮帽和皮鞋,躺上了床,但依然緊緊抱著帽子,與謝野伸手要替他掛帽子,但對方卻躲開了她的手警告道:「敢碰我帽子就殺了妳。」

與謝野愣了一下,差點沒笑出來,她舉起雙手做出投降狀:「好好好,我不碰。你先別睡著,等我準備好儀器,再跟你說明要注意的地方。」

與謝野搬了三台跟人差不多高的機器圍繞著他們,她又將圓形的小貼紙貼在兩人的手臂和太陽穴上,貼紙上黏著線,與太宰治和機器連接著。

中原中也看著謝與野拉著線,突然聽到她說道:「我覺得這次一定會成功。」

「為甚麼?」

「女人的直覺。」中原中也翻了個白眼,太宰治的同事一個比一個還莫名其妙。

與謝野拍掉了裙子上的灰塵,準備的差不多了,開始解釋:「原本的作法是要用安眠劑讓人睡著以後,再用機器運轉。不過安眠劑的部分很傷身,所以我們都是等人進入沉睡狀態才能運轉……..你會很難入睡嗎?」

「現在的話,不會。」中原中也打了個哈欠,或許是躺在床上的關係,他現在想睡得要命,與謝野繼續解釋:「以我們測試的結果,芥川是目前停留最長的人,大約一分鐘左右。」

「最長的才一分鐘?」中原中也詫異的問道。

「人的自我保護機制會攻擊外來的事物,所以這就是為甚麼那傢伙沒成功的原因之一,所以你得讓太宰的意識認為你是他的一部分。」

「這要怎麼做?」

「這就靠你自己想辦法。」與謝野眼低頭看著對方一臉快要吐血的表情,說道:「不論甚麼都可以,只要讓他認為你沒有害處就行」。

「好吧。」中原中也無奈地點點頭,問道:「然後?」

「如果幸運的話,你的意識會在裡面停留數小時,你必須重整他的記憶,找到意識的核心後叫醒他。」

黑手黨一臉茫然,與謝野耐心解釋道:「太宰的記憶被切割得支離破碎,你得引導他把記憶拼回來,才能找到意識的核心。」

中原中也似懂非懂的哦了一聲,與謝野嘆了口氣:「反正你進去就知道了,另外在裡面盡量不要有任何攻擊性的動作,當然也無法使用異能。」

之後與謝野從口袋裡拿出了紅色的圓形貼紙,貼在了對方右手腕的位置,說道:「這是提醒你回來的貼紙,如果你有危險或是待的太久,我會放出微量的電流讓你醒來。」

「沒醒來會怎麼樣?」

「你看到芥川那個樣子了吧?那傢伙被保護機制攻擊的時候,他執意留下,意識差點被吞噬掉,還是敦把他揍醒的。如果待的太久,即使沒被攻擊,你的精神會逐漸和太宰融合。所以你不行的話,我們也不會勉強你,也請別勉強自己。」

說到這裡,謝與野突然嘆了口氣:「不過啊……..」

「怎麼了?」

「如果連你也不行的話,那太宰真的沒救了。」

中原中也沉默不語,偏頭看向沉睡中的太宰治,他的胸口微微起伏,安寧的睡臉像個孩子。

他們認識這麼多年,這是中原中也第一次有機會走入他的心。如果成功的話,他要拿刀子狠狠地捅,看看流出的液體是否混濁不堪。

「準備好了嗎?」與謝野打破沉默,中原中也點了點頭,昏昏欲睡地說道:「等等幫我叫芥川進來幫我看著帽子。」

謝與野這次沒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中原中也沒理她,將帽子蓋在了臉上,閉上眼,沉沉睡去。

 

 

一開始是無垠的黑暗,耳邊傳來機器運轉的聲音,等他陷入了沉睡之中,意識被強行拉入了某個空間。當他"睜"開眼,發現自己像是從空中飄盪的紙,緩緩墜落而下。

似乎是已經到底了,中原中也輕飄飄地著陸,低頭觀察了自己的身體,穿的衣服跟現實中是一樣的,又試著握拳,右手腕上的紅色貼紙異常顯眼,有種微妙的感覺。

存在又不存在,醒著卻是身在安眠之中。

中原中也走了幾步,一切正常。他蹲下身摸著地,不熱不冷,也摸不出甚麼質感。他站起身觀察周圍,一片空白,甚麼都沒有。

白色,是這裡唯一的顏色,沒有開頭也沒有終點,無盡的令人絕望。

接下來該做甚麼?又該去哪?

中原中也正思考著,突然背後傳來了聲音:

 

「你是誰?在這裡做甚麼?」

 

 

TBC

----------------------------------

寫了個奇怪的東西。

第一次試著寫太宰的內心,有點害怕自己寫偏了。(抖

這裡的芥川對太宰是仰慕,與CP無關,本來也想寫太芥的,但這樣寫個十五萬字都寫不完,所以還是算了。

預計發展成長篇,希望大家會喜歡。

感謝鍵閱。

 

 

廣告

7 thoughts on “心之鎖(太中)(01)”

  1. 天阿好期待好期待/ω\
    一開始還在想為什麼芥川會那個樣子…頗心疼的……原來是這樣阿!
    最後那句是太宰講的吧(///▽///)
    中也要進入太宰的內心世界!!【激動
    最近常常來打擾,真是不好意思/ω\真的很喜歡這些文章!!祝大大可以開心的打文章(ˋ・ω ・ˊ)!加油!

    喜歡

    1. 首先非常謝謝你常常來這邊留言,本來開這個網站只是要備份,因為開這種部落格很少人會來留言,所以現在每次po文我也在想你會不會來留言呢
      最後一句的確是太宰說的,我也是第一次試寫太宰的內心,中也大概也是第一次wwwwww
      芥川是小天使我愛他!!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