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鎖(02)(太中)

*糖果刀,表面上是年齡操作,表面上(強調

*不太能確定是甚麼題材,奇幻嗎?(茫然,反正就是回憶過去痛苦的相思忘不了(別唱

*前篇:(01)

----------------------------------

 

中原中也愣愣地看著眼前的人。

不論是聲音、樣貌還有那傲慢的態度完全和太宰治如出一轍。

 

但是………….

 

「你有聽到我說話嗎?」 中原中也低頭看著太宰治,對方以為他沒聽到,又再問了一次。

沒錯,低頭

站在中原中也面前的是十歲的太宰治,十歲的孩子再怎麼高,還是高不過一米六的自己。對方穿著正裝,但現在的樣子和記憶中有些差距,聲音是成熟男人的聲線,他的右腳沒打石膏,而且兩眼都被繃帶蓋住,卻不妨礙太宰治的行動,臉毫無偏差的正對著中原中也。

「你是太宰治嗎?」中原中也忍不住反問道,太宰治愣了幾秒,回答道:「我是太宰治,但也不是太宰治。」

這甚麼奇怪的答案,中原中也忍不住在心裡吐槽,太宰治抱著胸,語氣嚴肅:「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我是中……」中原中也想起與謝野的話,把要說出的話吞了回去,但對方的耐性似乎快磨光了,警告道:「再不說的話就殺了你。」

中原中也情急之下脫口說道:「我也是太宰治的一部分!」

太宰治歪著頭,看起來很困惑,問道:「你是他的哪一部分?我怎麼沒見過你?」

要不是現在情況特殊,中原中也簡直想挖個洞躲進去,但說了一個謊,就要用千千萬萬個謊圓下去:「我是…….我是管理太宰治的記憶,但不知道為甚麼突然跑到這裡來了。」

太宰治摸著下巴思考了一會兒,突然伸手抓住中原中也的手,拉到鼻子前聞了聞,中原中也嚇了一跳,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忍住沒踢碎對方的頭蓋骨。

只見太宰治瞬間瞭然,放鬆了戒備問道:「嗯,這氣息的確很熟悉,你是新來的?」

這他媽也行?!還有你是狗嗎用聞的?你不把繃帶拆下來這樣看的到嗎?

中原中也胡亂地答應了一聲,但至少這進展是好的,估計現在停留的時間已經破了芥川的紀錄。

「那你需要我帶你回去嗎?」

中原中也點點頭,太宰治半蹲在地上,有節奏地敲了三下,白色的地板震動了一下,太宰治退後了幾步,地板像自動門往兩旁分了開來,強風瞬間從黑色的空間灌了出來。站在門邊的中原中也被吹瞇了眼睛,風大到他不得不用手壓住頭上的帽子。

但太宰治卻完全不受風的影響,身上的白色的襯衫文風不動,他對中原中也伸出了手說道:「抓住我的手,千萬別鬆開。」

中原中也愣愣地看著太宰治的小手,也不知道該不該牽上去,對方可沒那麼多耐性,快步上前抬手扯住了他的衣領,往洞裡跳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中原中也還沒反應過來,就被跩了下去,強風外加墜落下去的逆風壓撕裂著他的意識,他閉上眼咬牙忍著疼痛。在黑暗中千萬道光影從身邊掠過,奇幻的光景就像是身處在異界之中,可惜中原中也無心欣賞。

 

「到了。」耳邊傳來太宰治清冷的聲音,中原中也睜開眼,自己有些狼狽的跌坐在地上,他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頭頂,神奇的是帽子居然沒被吹走,雖說在這裡弄丟也無所謂,但也不過是習慣而已。

他站起身,同樣的白色空間,但周圍多了五彩繽紛的鏡子,大小和門差不多。有些近得觸手可及,有些掛在數十公尺的高空中,但也有不少破碎的鏡子散落一地,腐敗成黑色的碎片。

「你還記得你原本在哪嗎?」太宰治問道,中原中也正思考著如何回答,卻被對方當成了搞不清楚狀況的迷糊新人。太宰治嘆了口氣,喃喃抱怨道:「記憶被切的亂七八糟,而且還回不去原本的地方,這也就算了,為甚麼我還要帶新人。」

中原中也翻了個白眼,不過太宰治的某些話讓他很在意,便問道:「那些黑色的碎片就是被打散的記憶嗎?」

太宰治點點頭,解釋道:「大概是一個星期前吧,這裡的空間突然被強行干擾,記憶被打散不說,整個空間都扭曲了,連回去的路都找不到。」

「你沒辦法修好嗎?」

「有些可以,但有些不行。」太宰治撿起了一枚黑色碎片,放在掌心中輕輕磨蹭著,輕聲說道:「雖然我是太宰治,有些記憶我想不起來所以修不好,而且這不是我的工作……..等等。」

「幹…..幹嘛?!」太宰治突然抬起頭,繃帶下的眼睛似乎正盯著他看,中原中也被看的發毛。

「你是管理記憶的人,那你應該知道太宰治所有的記憶才對。」

中原中也頓時啞口無言,想反駁也不是,想答應也不行。正當中原中也開始思考逃跑路線的時候,太宰治面無表情地問道:「你不會修?」

「………..我不會。」

「所以我說新人就是麻煩。」太宰治冷哼了一聲,那一臉嫌棄的樣子跟以前一模一樣,中原中也額頭上冒青筋,拳頭握的喀啦喀啦響,差點要把他抓起來暴打一頓。

這傢伙!不論是小時候還是現在都很欠扁啊!

「你叫甚麼?」太宰治突然問道。

中原中也遲疑了,腦子閃過了無數個名字,卻無法決定要用哪個,太宰治不耐道:「你怎麼反應這麼慢啊?難道你連自己叫甚麼都不知道嗎?乾脆叫蛞蝓好了。」

「喂喂喂,小鬼,別自己自作主張!」中原中也急了,他可不想連在這裡都被叫這個令他厭惡至極的綽號。

「那你到底叫甚麼?」

中原中也語塞,他不能用自己的名字,也不敢用其他人的。萬一被發現說謊了,那就完蛋了,但現在要他捏造出一個姓名一時也想不出來,便自暴自棄的說道:「啊啊啊!!煩死了!!!蛞蝓就蛞蝓!」

太宰治勾起了嘴角,看著中原中也炸毛的樣子似笑非笑地搖了搖頭。他走到一堆黑色碎片前,用下巴示意中原中也來看,他蹲下身,在這堆黑色碎片邊翻找邊解釋道:「這些記憶都有會核心,就算破碎了也一樣,所以我們得先把核心找出來。」

中原中也有些膽戰心驚的看著太宰治的小手就這麼隨便地在碎片堆中翻找,也不怕被割傷,就算是戴著黑色手套的自己也不敢這樣做。但當他也開始幫忙找的時候,才發現這些碎片居然是軟的,雖然看起來是鏡子的材質,但摸起來就像有彈性的塑膠,他便也大膽的放手去找。

「就是這個。」太宰治摸出了其中一個黑色碎片,約一個手掌的大小,但這碎片裡有光球在裡面閃著,光線微弱的快要熄滅。

「首先要透過這個核心進入這段記憶以後,再去修復壞掉的部分,手伸出來。」太宰治將手上的核心碎片放在中原中也的手中,也把手輕輕覆蓋在上面,說道:「但核心都有上鎖,需要密碼才能進去。」

「該不會每一段記憶的密碼都不一樣吧?」

太宰治搖了搖頭,說道:「沒那麼麻煩,都是一樣的密碼。」

中原中也哦了一聲,問道:「那密碼是甚麼?」

太宰治握緊了他的手,沉聲說道:「---中原中也。

語畢,兩人手裡夾著的碎片突然爆了開來,刺眼的強光吞噬了中原中也的視線,瞬間變成了睜眼瞎子,等中原中也回過神來,已經換到了另一個地方。

 

兩人站在某個房間的門口,中原中也一眼認出這裡是森鷗外的辦公室,森鷗外坐在書桌前處理公事,那時的他還很年輕,愛麗絲也不在。

這段記憶的時間點是白天,落地窗的窗簾被拉了開來遮擋著正午的陽光,微風吹著外頭的樹葉,沙沙作響,偶爾還有鳥兒鳴叫,看起來是挺悠閒的時光。

太宰治放開了中原中也的手,問道:「這段記憶你有印象嗎?」

還不等中原中也回答,兩人後面傳來了敲門聲,森鷗外頭也不抬的說了一聲進來、辦公室的門被打開,十歲的"太宰治"穿過了他們。他手裡拎著鳥籠,裡面關著一隻綠眼繡,很歡快地站在架子上唱歌。

「首領,您找我?」 "太宰治"關上門,面無表情地站在書桌前,森鷗外抬頭,放下了筆,微笑問道:「太宰君,我送你的禮物,還喜歡嗎?」

"太宰治"微微勾起了嘴角:「不討厭。」

「是嗎?」森鷗外站起身,走到了"太宰治"面前,看著對方手裡的鳥問道:「你看過紅葉君送給中也君的禮物了嗎?」

「沒有,聽說是一隻兔子。」

「兔子跟鳥都很可愛,對嗎?」森鷗外見"太宰治"點了點頭,伸手逗著鳥籠裡的小鳥,漫不經心地說道:「我們送這份禮物的意義你明白嗎?」

「是慶祝我和中也的搭檔的紀念禮。」

「如果你這樣想的話那就錯了。」森鷗外從"太宰治"的手裡接過了鳥籠,拉開了鳥籠,戴著白手套的手伸了進去,輕巧地將小鳥抓了出來。

「是為了讓你明白搭檔……」森鷗外鬆開了手,小鳥獲得了自由,繞著辦公室裡飛翔,森鷗外從口袋裡掏出了手術刀,準確無誤地射穿了它的身體,小鳥墜落而下,濺出的血液弄髒了黃褐色羊毛地毯。

「不過是拿來利用的東西罷了。」

"太宰治"瞪大了眼睛,全身顫抖著,森鷗外拍了拍他的肩,俯下身在他耳邊輕聲問道:「這樣你懂了嗎?」

"太宰治"很快地平復了情緒,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森鷗外滿意地笑了,走到了落地窗前微微掀開了窗簾,陽光照射在他毫無溫度的笑臉上。他指著外面的庭院說道:「我幫你約了中也君,你們上次不是吵架了嗎?現在正是交流的機會。」

"太宰治"愣住了,不敢置信地看著對方,森鷗外笑著說道:「怎麼了?難道需要我親自動手嗎?」

「………..我明白了。」"太宰治"咬了下嘴唇,離開的時候,連小鳥的屍體都沒瞄一眼。

在一旁觀看的兩人沉默良久,太宰治首先打破了沉默:「我們也下去看吧?」

離開前中原中也看了一眼地上的屍體,綠色的羽毛散落一地,沾上了紅色的血液,逝去的生命如太宰治的心。

 

"太宰治"不快不慢地來到了後院,"中原中也"正靠在大樹下小歇,手裡還抱著一隻橘色毛髮的兔子,或許是剛吃過午飯,一人一兔正犯懶的打著盹。他難得沒帶著禮帽,披散在肩上的橘紅色的頭髮隨著微風輕揚,小嘴一開一合打呼嚕。

"太宰治"握緊了拳頭,指甲刺破了手心,滲出的血染紅了指甲。

「啊,太宰」"中原中也"聽到了腳步聲,連忙站起身,睡眼惺忪地揉著眼睛說道:「你好慢,我等了好久。」

「是嗎?」 "太宰治"不以為意地聳了聳肩,對方懷裡的兔子還在沉睡之中,"太宰治"忍不住嘲諷道:「果然有甚麼樣的主人就會有什麼樣的寵物啊。」

「你這是罵我還是在稱讚我啊?」"中原中也"不滿地撇嘴問道:「那你的鳥又是甚麼樣的?」

"太宰治"沉默了一會兒,伸出手問道:「能讓我抱抱你的兔子嗎?」

"中原中也"咧嘴笑了,澄澈的藍眼如天空般亮眼,將還在半夢半醒之間的兔子交到了對方手上。

此時記憶裡的時間像是停了下來,兩人的動作定格了,連樹上的樹葉不再隨著微風擺動。

「看來這裡就是壞掉的部分。」太宰治抬頭問道:「你知道接下來發生了甚麼嗎?」

中原中也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道:「……我知道。」

「那接下來太宰治做了甚麼?」

「太宰他扭斷了兔子的脖子。」中原中也閉上眼,當日的情景歷歷在目,咬著牙說道:「另一個人…..很生氣,氣到想要殺了太宰,但是太宰沒有反抗,他被打得鼻青臉腫,還是紅葉大姊把兩人拉開。」

太宰治愣住了,似乎是沒想到會是這種發展,眼前的景象動了起來。

正午的太陽正烈,微風依然吹著,兔子奄奄一息,男孩怒吼著,女人的喝斥聲,最後只剩下黑髮男孩站在樹下,低頭看著兔子屍體。

看起來經過了很久,但也不過是一瞬之間。

「………他為甚麼不說?」中原中也握緊了拳頭,滿腔的怒火不知道該往哪發。

是對著沉默不語的太宰治還是愚蠢無知的自己?

太宰治垂著眼,輕聲說道:「就算說有甚麼用?我跟中也之間早已無法挽回了。」

中原中也切了一聲,壓低了帽子不發一語。

記憶的時間還在流動著,"太宰治"站在樹下,被打的腫脹的臉看不出是甚麼表情,隨即快步離開。過了大約十分鐘後,他又回來,但手上又多了小鳥的屍體和小布袋。

中原中也詫異地看著眼前的男孩從布袋裡拿出了小鏟子,開始在樹下挖洞,此時天上傳來了雷聲,天空瞬間烏雲密布,午後雷陣雨總是來的又急又大,滂沱大雨毫不留情地打在小小的身體上,但他依然沒有停止動作,機械式的挖著土。

「夠了!!太宰!!」中原中也忍不住吼道:「他媽的快滾回房間去!!」

「沒用的。」太宰治冷靜地說道:「這些都是已經發生過的事情,他聽不見。」

"太宰治"身上單薄的白色襯衫很快就被弄濕了,上面滿是土褐色的泥濘,但他毫不在意,將兔子和鳥的屍體放進了洞裡,蓋上了自己的手帕,又從布袋裡拿出了白色菊花,應該是從紅葉種的花盆裡偷拔的。

花被安放在小動物的屍體上,"太宰治"把土填回了洞裡,像是怕人發現般,又用腳在微微凸起的土堆踩了幾下,確定看起來跟原本差不多以後,才拖著疲憊的身軀進屋。

瘦小的身影令人心疼,中原中也想要追上去,眼前的景象卻突扭曲了,又是一陣強光,將他帶離了記憶。

 

回到白色的空間,兩人相對無言,太宰治摸著已經修復的鏡子說道:「這些都經過去了,沒什麼好介意的。走吧,還有下一個要處理。」

 

中原中也看著對方的背影,戴著黑色手套的手抓著胸口,心臟莫名的疼痛。

 

 

太宰,還有多少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TBC

----------------------------------

我保證HE請不要跟我談人生(逃,我也很心疼他們的!

我發誓會接下會撒糖還有刀子。

不過埋了很多伏筆,會慢慢寫出來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不要討厭我QQ

 

感謝鍵閱。

 

廣告

6 thoughts on “心之鎖(02)(太中)”

  1. 狠!!喜歡!!!> <
    結果半夜的又跑來報到了【看了前面大大的回覆,原來這裡是用來備份的阿#因為第一次路過這裡就把他加進書籤了所以就一直跑來這裡/ω\

    看到密碼是中原中也的時候內心都在尖叫…
    感覺帶領中也的小太宰是故意這樣叫他的XD
    想到中也被小太宰一臉鄙視的樣子就覺得好可愛///(

    小時候的記憶真是悲傷_(;3這刀子果真是對著太宰來的/ω\…期待中也之後還會替太宰修復哪些記憶!!

    這個時間應該是祝好夢吧…【不,人家都睡了#
    那麼晚安!祝大大可以常夢到芥川小天使!!

    喜歡

    1. 那個你看文的時間會不會太不健康,要早點睡啊wwwwwww我放的文不會跑掉wwwww
      我還有另一個主頁,那邊更新的比較快,但是那邊不能放H文,雖然需要註冊,但比較好操作,有興趣的話也可以關注那邊:http://guguji221.lofter.com/
      因為有時候我會忘了備份(ry

      太宰的心中的鎖只有中也才能解開,所以就寫了密碼這個梗
      畢竟他們是在黑手黨長大的,這也是逼不得已,而太宰又是跟著森鷗外就更加的責任重大了
      我還在想要有哪些記憶…………(頭痛
      結果我沒夢到芥川小天使,我夢到了一大堆太宰粉要追殺我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