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鎖(03)(太中)

*糖果刀,表面上是年齡操作

*不知道算甚麼題材,但我快被太宰粉追殺了救命

*前篇:(01) (02)

----------------------------------

 

從記憶出來後,中原中也就一直沒有說話,默默地跟在太宰治後頭。

「你似乎很在意剛剛的記憶?」兩人走到一半,太宰治停下腳步回過頭問道:「你有甚麼想法?」

「…….中也是個無知的渾蛋。」 中原中也咬牙說道。

「閉嘴,」太宰治的聲音冷了下來:「是太宰治不願意讓他知道,很多事情我和他都是身不由己。」

中原中也壓著帽子低下頭,用力地眨了眨眼,突然聽到太宰治嘆了口氣,感覺到對方的氣息越來越近,小小的腳印入他的眼簾。

「所以我才說新人就是麻煩啊,」太宰治牽住了他的手,放軟了語氣說道:「說你幾句而已就要哭,你果然是用蛞蝓做的,這麼經不起罵。」

或許是因為小孩子的體溫偏高,即使中原中也帶著手套,也能感受到手心傳來的溫暖,他小聲反駁道:「我才沒有哭。」

「是嗎?」太宰治似乎不太相信,但還是牽著對方往下一個地方走,畢竟太宰治是十歲小孩的身體,走路的速度和邁出去的腳步幅度並不大,中原中也便配合著對方的腳步慢慢地走著,中原中也突然有種哥哥帶著弟弟去公園玩的感覺,想必紅葉帶他的時候也是這樣吧。

中原中也低頭看著對方,明明眼睛被繃帶纏的密不透風,卻絲毫不受影響,他便問道:「你為甚麼要把眼睛蓋住呢?」

「你說這個啊,」太宰治下意識抬手摸了摸眼睛上的繃帶說道:「我不需要眼睛也看的見,所以就把他蓋住了。」

見中原中也似乎還很疑惑的樣子,太宰治繼續解釋道:「因為我是太宰治,所以這裡所有的一切我都能"感覺"的到,外表對我來說已經沒有意義了。比如你現在還是有一堆問題想要問我,是嗎?」

中原中也有點尷尬,太宰治不以為意:「你有甚麼問題就問吧。」

「為甚麼要把中原中也作為密碼?」

太宰治停下了腳步,沉默了一會兒,突然又拉著他快步走到一面鏡子前,說道:「你試著開開看。」

「這記憶不是沒壞嗎?」中原中有些疑惑地撫摸完好的鏡面問道。

「你照著做就是了。」

中原中也有些遲疑地將手放在了鏡面上,有些彆扭地唸出了自己的名字。

同樣的強光將他們帶到了回憶之中,這次是據點的圖書室裡,外面下著小雨,滴滴答答的打在窗戶上,裡面似乎一個人也沒有,寧靜的只剩下雨聲。

太宰治推了推中原中也示意他往裡面走,圖書室是為了讓組織裡的孩子讀書才建的。中原中也走到了圖書室的深處,除了一排排的書架以外,一旁還放置了長桌和椅子,擺設其實跟學校裡的圖書館沒什麼兩樣。

中原中也看到十五歲的自己正坐在書桌前念書,桌上堆滿了書,年少的他眉頭緊皺,咬著筆似乎碰到了甚麼難題。

中原中也有些疑惑地望向太宰治,但對方只是示意他繼續看。

沒過多久,圖書室的門被推了開來,"太宰治"走了進來,他似乎是剛從外面回來,黑色的大衣上略帶著濕氣,皮鞋也沾上了泥濘。

"太宰治"看到室內有些陰暗,便順手開了燈,往裡頭走了幾步,"中原中也"頭也不抬地問道:「出任務回來了?」

"太宰治"嗯了一聲算是回答,揶揄道:「本來就已經夠矮了,眼睛瞎掉不就甚麼也看不到了嗎?」

"太宰治"偏頭閃過了飛來的書,"中原中也"瞪了他一眼,警告道:「沒事就快滾!」

「真可怕。」"太宰治"毫無恐懼地說道,撿起了掉在地上的書,是某個策略家的作品,讓他忍不住笑了出來。中原中也並不適合走軍師路線的人,森鷗外給的這些功課倒是為難他了。

"太宰治"坐在他的對面,將書放回了桌上,似笑非笑的問道:「需要我教你嗎?」

「不需要。」"中原中也"咬牙說道,誰來教都可以,讓太宰治來教還不如殺了他。

「是嗎?」意料之中的回答,"太宰治"不以為意地聳了聳肩,隨意挑了一本書站在書架前開始看了起來。

不知是幸還是不幸,水火不容的他們都喜歡看書,中原中也喜歡看詩集,太宰治則愛看無賴派的作品,這圖書室常常成為他們碰面的地點。

"太宰治"正津津有味地看書,突然聽到書本掉落的聲音,不知道甚麼時候"中原中也"已經睡著了,趴在桌上打著呼嚕,連書掉下來都沒聽見。"太宰治"有些羨慕他這容易熟睡的體質,看著他的臉,有一種說不出的安寧。

"太宰治"放輕了腳步,將書撿了起來,輕輕地放在桌上,然後他俯下身,撥開了"中原中也"散落的橘髮,將唇印在了對方的額頭上。

在一旁觀看的中原中也張大了嘴巴,指著他們向淡定的太宰治結巴地問道:「太太太宰他剛剛…….」

「如你所見,他親了中也。」

「為甚麼他要…….」中原中也還沒說完,就聽到了開門聲,紅葉走了進來,但"太宰治"沒停下,又在對方頭髮上落下一個吻。

紅葉似乎是看慣了,挑眉說道:「首領可是禁止你們早戀的。」

"太宰治"頭也沒抬,手裡擺弄著"中原中也"柔軟的髮,漫不經心地答道:「那我就多等幾年。」

「還真看不出來你這麼專情。」紅葉掩嘴笑道:「那我甚麼時候能聽到你們好消息?」

「誰知道呢?」"太宰治"抬頭問道:「大姊找他有事?」

「不,我要找的人是你。」紅葉看了一眼沉睡的少年,意有所指說道:「你………完事了,就來找我。」

「不了,我這就跟您走。」"太宰治"直起腰,突然問道:「大姊,能把您身上的外套借我嗎?」

「可以是可以,但你要做甚麼?」紅葉脫下了櫻色的和服外套,上面還有淡淡的茶香,"太宰治"接了過去,輕輕地將外套披在了"中原中也"身上。

「怎麼不用你自己的?」紅葉見狀,有些奇怪的問道。

"太宰治"笑了一下,鳶色眼眸閃過了一絲寂寞,說道:「這外套很貴的,我可不想去垃圾場撿回來。」

紅葉無奈地笑了,兩人離去的身影消失在白光之中。

 

等兩人回到了空間,中原中也還是一臉不敢置信,太宰治問道:「這下你明白了嗎?」

「你的意思是……太宰他……..喜歡…….呃中原中也?」中原中也問的快要咬舌,還差點要露餡,因為喜歡這個詞是絕對不可能發生在他們之間,太宰治則是冷靜地說道:「對啊,這很明顯吧?」

中原中也好不容易從混亂中找出了一點思緒,突然想到了甚麼,臉色怪異地問道:「你……該不會也喜歡中也吧?」

「這有甚麼奇怪的嗎?」太宰治歪著頭,理所當然地說道:「我是太宰治,當然喜歡他啊。」

過了很久,中原中也才冷靜下來,太宰治難得很有耐心地等他,整理好了思緒,中原中也才開口問道:「為甚麼會喜歡他?」

「甚麼為甚麼?」太宰治反問道:「我才想問你為甚麼會問這個問題?」

「這樣值得嗎?」中原中也閉上眼,想到了被大雨淋濕的太宰治,他不敢想像到底有多少次,自己都是這麼對太宰治,他顫抖地說道:「他是個愚蠢又過份的傢伙,不是嗎?」

太宰治沉默良久,突然出手一拳揍在對方的肚子上,這動作來的太快太狠,直到中原中也發現自己跌坐地上才反應過來。

「下次再說這種話,就不會那麼客氣了。」太宰治冷冷地說道,中原中也脾氣也上來了,雖然不痛,但被一個十歲的小孩而且還是太宰治打簡直面上無光。正當他要反擊,突然右手腕上紅色的貼紙放出了電流刺痛著他的皮膚,是與謝野傳來的警訊。

「你……」太宰治瞪大眼睛,中原中也的頭突然痛了起來,眼前的景象扭曲,頭重腳輕,像是一口氣喝了高濃度的雞尾酒,他跪在地上不斷乾嘔。

在他陷入黑暗之前,太宰治焦急的臉深刻的印入了眼簾。

 

 

「……..前輩、中原前輩!」

中原中也一睜眼,看到與謝野和芥川兩人正圍著他,他聲音沙啞地開口說道:「芥川,你好吵。」

與謝野這才鬆了一口氣,拿起小型手電筒往他眼睛裡照了照,又在他耳邊彈了手指問道:「聽的到嗎?」

中原中也虛弱地點了點頭,芥川貼心地倒了一杯水給他,他勉強撐起身體,抬起發軟的手接了過去,咕嚕咕嚕地喝了下去,清了清喉嚨,開口問道:「我睡了多久?」

「五個小時,我已經把時間拉到極限了。」與謝野拿針刺著對方的腳趾,看到他下意識縮起了腳,說道:「看來沒什麼問題。」

「這麼久?」中原中也靠在枕頭上,懶懶地說道:「在裡面感覺才過一個小時。」

「意識裡的時間流動跟現實似乎不太一樣。先不說這個,我有個好消息,」與謝野有些高興地說道:「太宰的腦波變強了,對外面的聲音也有微弱的反應。」

「而且太宰先生的小指動了四次。」芥川的補充讓與謝野有些無語,她沒想到橫濱頭號的通緝犯是太宰治的頭號迷妹……..喔不,是迷弟才對。

「是嗎?」中原中也看起來不是很高興,芥川問道:「中原前輩,您還好嗎?」

中原中也垂著眼,喃喃說道:「……..我很好,只是有點累而已。」

「作為醫生,我建議你好好睡一覺。」與謝野半插著腰,有些責怪地說道:「聽芥川說你出完了任務就直接來這裡了,這樣對身體不好。」

「要你管。」中原中也並不領情,輕哼了一聲,與謝也不以為意,低下身幫兩人拆掉線。中原中也偏頭看向太宰治,對方依然是昏迷的狀態,微卷的黑髮被窗外的夕陽照的發亮。

等身上的東西都被拆了下來,中原中也搖搖晃晃地站起身,瞪了一眼阻止他的與謝野,布滿紅色血絲的眼神可怕的嚇人,他開口說道:「你們能先出去一下嗎?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芥川和與謝野對視一眼,便默默地走出醫務室。

他半趴在太宰治的床邊,握住了對方冰涼的手,涼意從手心透進了心裡。

即使身處光明之中,太宰治的手依然暖不起來。

 

 

 

 

作為港口黑手黨的幹部之一,中原中也還是得回去工作。他一回據點,就被森鷗外找了去。

「你去幫太宰君了?」森鷗外坐在辦公桌前,語氣輕鬆地問道。

「是。」

「哦?」森鷗外挑了挑眉,問道:「有甚麼收穫嗎?」

「收穫?」中原中也有些不解地看著自家首領,森鷗外笑著說道:「中也君,你該不會還以為太宰君還是你的搭檔吧?」

中原中也瞬間語塞,森鷗外用手指敲著桌子說道:「雖然我很希望太宰君能夠回來,不過你們已經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了,有些界線還是要分得清楚。」

見中原中也沉默不語,森鷗外嘆了口氣:「畢竟是紅葉君帶大的孩子,果然還是不夠狠心。」

森鷗外將桌上的任務單交給對方,說道:「這是任務,如果能知道一點偵探社的情報,那對我們來說百利而無一害,你應該知道怎麼做吧?中也君?」

中原中也垂著眼看著手上的任務單,要是過去的自己肯定毫不猶豫地接下來,但現在……….

「中也君,」森鷗外沉聲說道:「太宰君不會再回來了,他背叛了組織,背叛了你。他已經去了另一邊苟且偷生,而你在這裡尚有立足之地,幸運的話還能過完下半生,明白了嗎?」

「明白了。」中原中也對著森鷗外脫帽行禮後,臉色陰沉地離開了。

 

「中原前輩。」芥川站在門外等著,中原中也提醒道:「換你進去了,有甚麼便說甚麼,不要隱瞞。」

「是。」就在芥川要進去之前,中原中也不明所以地問了一句:「芥川,明天會下雨嗎?」

芥川摀著嘴咳了聲,想了一下出門前看的氣象預報,答道:「明天會很熱,有午後雷陣雨。」

 

 

隔日午後,大雨傾盆而下,明明中午還是烈陽,現在卻雷雨交加,連黑手黨的人都懶得出門。

這種詭異的天氣中原中也卻站在後院,拿著鐵橇站在後院裡挖土,後院被他挖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坑,雨水積在了洞裡,水面倒映著著天上的烏雲。

「中也,」紅葉不知道甚麼時候出現在後院,撐著紅色的油紙傘說道:「你的部下跟我說你在這裡挖土,還不讓人幫忙。」

「大姊,我是不是很愚蠢?」中原中也停下了動作,望著被自己挖出的洞和土堆,只穿著白色襯衫的他早已渾身濕透,橘髮溼答答地服貼在後頸,臉上分不清是汗水還是雨水。

「是沒有比你更愚蠢的人了,不用異能用鐵橇挖洞。」紅葉白皙的手覆上對方已經濕透的背,說道:「中也,有些事情再怎麼彌補,都回不去了。」

「是啊,回不去了,」中原中也喃喃道:「但我還是希望他能夠……..」

「希望這種東西對我們來說不過是個笑話罷了。」紅葉伸手將人轉過身拉入了傘下,掏出手帕擦拭中原中也臉上的雨水,望著對方毫無生氣的藍眼說道:「中也,面對現實吧,就當作過去的一切是場遙不可及的美夢。」

「大姊,您的夢也醒了嗎?」中原中也啞著嗓子問道,紅葉笑了,她的笑容裡有說不出的苦澀:「只要醒了,就能把所有不甘和懊悔留在夢中了。」

中原中也不發一語,任由紅葉將他帶進了屋裡。

 

 

此時雨已經停了,陽光從烏雲中透了出來,但沉睡的人還沒醒。

 

TBC

----------------------------------

終於寫到我想寫的一部份了!!這篇應該不虐吧?比起上一篇來說。

我不確定大家是否都知道在原作中紅葉的故事,如果知道的話會更好,不知道的話可以去看看漫畫,也可以私信問我。

這邊的太宰治對於感情比較坦然,除了是因為這是他的內心以外,我埋了一個小小的伏筆,等到最後就知道了。

至於中也,先不論現在的他是否喜歡太宰治,但這些事情會讓他覺得懊悔,想要去彌補過去的事。

失去、錯過、遺憾,是人的情感中最深的痛。

 

結論,果然寫太宰的內心不是人幹的事(吐血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有想法或是問題都可以留言喔

下一次更新會比較久,三次元嘛…….唉

 

感謝鍵閱。

 

如果覺得太虐的人,奉上小劇場:

 

中也:太宰,為甚麼你的演出費比我還高!!明明我淋雨又被人打!!你就只是躺在那裡而已!!憑甚麼!!

太宰:哦,因為某人上一篇虐我虐的太兇說給我加薪資,而且我、還、比、你、高。

中也:(開揍

芥川:不要打架…….(咳嗽

補充:我發誓絕對會發展成HE的,真的,雖然現在看起來很虐

 

廣告

5 thoughts on “心之鎖(03)(太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