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鎖(04)(太中)

*很糾結的刀,表面上是年齡操作

*依舊不知道是甚麼題材,有部分劇情捏造,私設很多(遠目

有敦芥,一點點而已,不打tag

*前篇:(01) (02) (03)

----------------------------------

 

中原中也再次出現在偵探社時,又是一個禮拜以後的事了。

芥川本來也想跟去的,但被中原中也拒絕了,他對著有些不服氣的芥川說道:「我不想這麼說,但你跟去能幫上甚麼忙?雖然跟偵探社達成了休戰協議,但三天兩頭往敵方跑這樣像話嗎?你拿甚麼理由跟首領交代?」

芥川被說得有些尷尬,反駁道:「……中原前輩是在說自己嗎?」

中原中也氣笑了,忍不住捶了一下後輩的肩膀說道:「好的不學,總跟那混蛋太宰學些壞的,我是有任務的好嗎?」

芥川咳了幾聲,沉默了半晌,黑溜溜的眼睛看著他問道:「那中原前輩是因為任務才去救太宰先生的嗎?」

中原中也答不出來。

他們的關係並不好,隔三差五的吵架,一個弄不好還會拆房子,搞得黑手黨的人看到他們碰在一起就避之唯恐不及。

所有人都很驚訝中原中也居然去幫忙了,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是抱著甚麼心思,直到森鷗外派給他竊取情報的任務,他才發現自己的動機不純。

但唯有這樣,他才有藉口去見太宰治,然而這彆扭的藉口只能說是誰信誰傻子,他說了自己都不信。

就當作還債吧。中原中也自暴自棄地想著。

 

 

和與謝野約的時間是半夜,中原中也就當作熬一次夜,也可以跟其他人錯開時間,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啊,中原先生,您好。」是中島敦幫他開的門,很有禮貌地打了招呼,對方還幫他掛起了黑色大衣。

「人虎?你怎麼還在這裡?」中原中也意外地問道,中島敦苦惱地搔臉說道:「自從太宰先生昏迷了以後,他的文書工作都是我負責的,而且太宰先生之前累積了不少工作。」

「哼,太宰那傢伙從以前就是這樣,一天到晚打混摸魚…….你在看甚麼?」

中島敦支支吾吾地說道:「不,呃,我只是在想這次只有您一個人來嗎?」

「對啊,芥川他還有工作要做,而且他來也不能做甚麼。」中原中也發現自己被套話了,有些不悅地說道:「你小子問這麼多幹嘛?啊?」

「呃,不是的,我是……」小老虎被兇神惡煞的黑手黨嚇得連連後退,此時與謝野從醫務室裡出來說道:「敦,客人來了就去泡茶。」

得到命令的中島敦逃命似的衝去了廚房,中原中也輕哼了一聲,也沒繼續追究。

「那孩子沒有惡意,只是很在意某些事情罷了。」

中原中也也無心計較這些,他隨著與謝野的腳步來到了醫務室,機器都已經準備好了,太宰治的身上也接好了線,他便自動躺上床,將袖口捲到了手肘,露出了白皙的手臂隨與謝野折騰。

夜已深,機器在寧靜的夜晚滴滴答答地響著,比起上次的混亂,這次的氣氛平和了許多,但中原中也的心情卻五味雜陳,此時他聽到與謝野開口問道:「你想好要甚麼報酬了嗎?」

「報酬?」中原中也一時沒反應過來,與謝野解釋道:「這算是偵探社的委託,自然是有報酬的。」

「……我還沒決定。」應該說他根本沒想到這點,那天雖然撂下了狠話,但也不過是一時氣急了說說而已。

與謝野挑眉說道:「想好了就快點提出來,不然欠黑手黨的人情實在是太丟臉了。」

中原中也隨便應了一聲,又聽到與謝野補充一句:「如果你不收報酬的話也是可以。」

「哼,我是怕你們付不出來。」與謝野被他的虛張聲勢逗笑了,氣氛祥和的不像是黑手黨和偵探社的對話。

一切都準備就緒,與謝野拿了一本書坐著等中原中也睡著,中原中也雖然有睡意,但還不到可以馬上睡著的程度,他又不能動,無聊的要死,只好轉頭開口喊道:「喂。」

「我叫與謝野,不叫喂。」與謝野抬眼瞪了他一眼,中原中也清了清喉嚨,改口問道:「與謝野,你做過最後悔的決定是甚麼?」

與謝野似乎對他的提問有些驚訝,但她還是放下了書,沉思了一會兒,說道:「我來到偵探社之前是一名醫生,在一家大醫院工作,有次我接到一個病人,是個才12歲的小女孩,骨癌癌症二期,算不上嚴重也算不上好,但靠著化療勉強還過得去,至少她還能正常的生活。」

與謝野拿起一旁的茶杯喝了口茶,繼續說道:「後來醫院的研究開發了癌症新藥,雖然已經通過了動物實驗,但還得經過人體實驗,他們挑上了我的病人,但新藥的成分對那孩子來說太過刺激,而且副作用極大。那時候我才剛當上主治醫師,跟那些資深的老狐狸根本沒法鬥,我只能眼睜睜的看她被那些人拿去做實驗。」

「後來她的病情越來越嚴重,那些專業術語我就不說了,反正她的身體沒能撐過新藥,過世了。」

與謝野低頭看著自己的手,臉上盡是懊悔:「如果那時候我能堅持,那孩子現在應該還能活得好好的吧。」

「這樣啊…」

與謝野回過神來眨了眨眼,反問道:「那你呢?」

中原中也沉默不語,他一直都是很隨性活著,因為本身的異能和體術的強大,而且又是紅葉帶大的,在黑手黨沒什麼人敢找他碴(太宰治除外),除了殺人放火,偶爾聽聽音樂,閒時跟部下去酒館喝喝小酒(梶井:這算小酒嗎),日子過的倒比任何人都還要快樂。

但此時此刻他搖擺不定,對於任務他絕對比任何人都還要認真,自己也不是甚麼品行端正的人,不擇手段的事他幹的也多,但有些事情是有底線的,比如太宰治,跟他搭檔了十幾年的男人。

但現實告訴他,在太宰治在他的車上裝炸彈的那一刻起,他們之間已經結束了。

 

與謝野嘆了口氣,站起身來到中原中也的床邊,低頭看著他,俐落的短髮從耳後落了下來,漂亮的眼楮異常堅定:「不論如何,你選擇來救太宰治的決定,絕不會讓你後悔。」

但願如此。 他閉上眼,讓黑暗將他帶入另一個世界。

 

 

中原中也進入了太宰治的意識後,有些茫然地看著白色空間,他用手指蹭著下巴想了一會兒,學著太宰治在白色的地板敲了三下,意料之中的一點動靜也沒有。

「難道是要在特定的點敲才有用嗎?」中原中也望著無盡的白色,有些懊惱地砸了砸嘴,他根本不知道上一次降落的地點在哪,只好到處亂敲著地板。

「終於找到你了!」太宰治突然憑空出現,他三步併作兩步衝到中原中也面前,抓住他的手臂質問道:「你到底跑去哪了?!」

中原中也嚇了一跳,他想抽回手,但太宰治的力氣卻比想像中的還要大,他只能瞪著比自己矮了好幾個頭的小鬼說道:「我愛去哪去哪,你管我?」

太宰治抓著對方手臂越掐越緊,咬牙說道:「上次我就覺得很奇怪了,明明是太宰治的一部分,卻甚麼也不懂,你到底…..是誰?」

「你乾脆殺了我好了。」中原中也火氣也上來了,兩人的默契是建立在對彼此毫無保留的信任,被懷疑的感覺實在是不太好,於是他乾脆學起了太宰治的語氣嘲諷道:「來啊,怎麼不動手?還沒好嗎?」

太宰治愣了一下,死死掐住了對方的手臂,臉色陰沉:「你不要以為我不敢殺你。」

話才剛說完,中原中也感覺自己的手像是被電流通過,但這比起被電擊還要痛上百倍,肌肉禁不住這樣的刺激,微微抽搐。就算是經歷過拷打訓練的中原中也痛的倒抽了一口氣,太宰治突然退了開來,一臉奇怪的看著他。

中原中也甩著手,他的手臂上印著五指掐痕,也不知道會不會在現實中留下痕跡。

「算了,等修復完記憶再說。」太宰治繃著一張小臉,但語氣已經緩和了許多。但中原中也哪會就這麼算了,他抬腳就往太宰治的臉踢去,對方及時抬起右手防禦,他反手抓住了中原中也的腳踝,中原中也有些詫異,他雖然沒用全力,但人至少會飛出去才對。

太宰治放下了他的腳,有些好笑的說道:「不要白費力氣,你打不過我的。」

中原中也鬱悶地嘖了一聲,太宰治從口袋拿出了藍綠色的寶石塞到對方手裡,說道:「下次再跑到外面,不知道門在哪的話,直接拿這個敲三下就行,你試試看。」

中原中也一臉狐疑,蹲下身往地板敲了三下,白色的地板就像上次一樣打了開來,中原中也不等太宰治拉他,自己直接跳了下去,不得不說這風吹得讓人撕心裂肺。

兩人降落在地,中原中也放眼望去,黑色的碎片似乎減少了一些,看來他不在的這段期間,太宰治也沒少做事,比原本的"太宰治"勤勞許多。

「有一段記憶我挺在意的,但我修補不了。」太宰治直接走到一堆黑色碎片前,記憶鏡子似乎也有分大小之分,而眼前的比其他的碎片堆高了許多,太宰治直接將核心從碎片堆裡抓了出來,兩人在強烈的白光之中進入了回憶。

 

中原中也眨了眨眼睛,眼前依然是白茫茫的一片,唯有遠處的房屋在一片雪白中形成了黑影,當他看到雪花從陰暗的天空飄落下來,才意識到他們身在何處。

這是他跟太宰治第一次搭檔出任務的地方,那是離日本遙遠的異國之地,一年之中有一半的時間都在下雪,但此地的石油以及礦物豐富,人煙稀少加上沒有政府管理,不少勢力在這裡爭奪地盤。

港口黑手黨就在這裡就開拓了礦物的事業,雖然不大,但對於黑手黨來說也是一項不小的收入,但因為太過遙遠,管理上也是極為麻煩。

因此在收到不太樂觀的密報以後,森鷗外思慮良久,便派了兩人去查探。

那時他們才十五歲,兩人還未被稱為雙黑,那時的中原中也不過是百人長,而太宰治已經成為黑手黨的五大幹部了。

太宰治成為黑幫歷來最年輕的幹部,對此中原中也一點也不意外,不得不承認他的頭腦在組織是數一數二的,或許再過個幾年就能超越首領了吧?

可惜這件事情還未能知曉,太宰治就已經離開了黑手黨。

 

中原中也的思緒被眼前的景象拉了回來,兩名少年從不遠處走來,他們吃力地拿著行李在雪地上邁步,大雪紛飛,兩人沒穿釘鞋,每一步都陷入冰冷的積雪地裡,留下了足跡。

此時"中原中也"開口問道:「太宰,還沒到嗎?」

「你步伐邁大一點不就能快點到了嗎?」"太宰治"一開口就吃到了雪,冰涼的雪在嘴裡化開,身上的黑色風衣還有圍巾上都是雪,樣子就像是黑森林蛋糕上淋了糖霜。"中原中也"也好不到哪去,他的帽子上形成了一座小雪堆,橙髮已經濕的服貼在後頸,冰涼的溫度實在是不大好受。

兩人好不容易來到了黑手黨專屬的木屋,卻發現鑰匙孔都被冰雪封住了,就算有鑰匙也開不了,"中原中也"不耐煩地推開了"太宰治",一記飛踢踹開了門,"太宰治"有些無言地看著被踹壞的木門,說道:「……你來修。」

"中原中也"摸了摸鼻子,認命地將倒在地板上的木門扶起,外面的風雪吹了進來,濕漉漉的雪水在乾燥的木地板上留下了痕跡,"中原中也"用異能力將釘子死死地將門釘在原本的位置,鎖已經不能用了,但把手勉強還能關上。

"太宰治"已經將壁爐的火升起來了,他坐在地上用長夾子擺弄著火種,木柴劈哩啪啦地燒著,木屋頓時暖和了許多,他頭也不回地說道:「中也,把大衣還有品味糟糕的帽子和手套都脫下來。」

我的品味一點也不糟糕 "中原中也"習慣性的回嘴了一句,但還是將沾了雪水的衣物都掛在一旁的曬衣架上。木屋不算大,但該有的都有,裝著水還有乾糧的箱子放在角落,連行軍床都擺了兩個,只是許久沒有人來打掃,地板都是灰塵。

"中原中也"坐在火爐前烤手,身體逐漸暖和了起來,滿足地嘆了一口氣,他有些畏寒,從火車站走到木屋的那段路簡直要了他的命。

「好冰!太宰!不要碰我脖子!」"中原中也"縮了下脖子,刺骨的涼意從後頸散到了全身,"太宰治"搓了搓略有濕意的手指,說道:「你的頭髮都濕了。」

「雪太大了。」"中原中也"打了個冷顫,毛巾被扔到了他的頭上,他嘟噥著說了句謝謝,胡亂擦著頭髮。

或許是知道了太宰治的心意,作為旁觀者的中原中也總覺得"太宰治"的眼神有些不一樣,但以前的自己卻從未發現。

當中原中也正胡思亂想的時候,眼前的兩人正討論著這次的任務。

太宰,我還是覺得跟他們提前打聲招呼比較好 "中原中也"提議道,"太宰治"搖了搖頭:「不行,如果他們真的黑掉了組織裡的資金,我們勢必要秘密探查。」

「太宰,那是我的部下,我相信他們。」

「天啊,中也,」"太宰治"笑著搖了搖頭,一臉莫可奈何地說道:「雖然我知道你很天真,但沒想到會天真到這種地步。」

「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陰沉啊?」 "中原中也"瞪了他一眼,將手上的細木條用力地扔進了火爐裡。

「中也,你不能相信每個人,」太宰治沉下臉,火光在他暗色的眼眸裡閃著「在這裡,除了你自己,誰都有可能會背叛你。」

「包括你嗎?」 "中原中也"反問道。

此時回憶裡的時間停止了,火爐裡的光火不再跳動,太宰治抬頭示意中原中也,但對方突然問道:「如果是你的話,會怎麼回答?」

太宰治沒想到中原中也會這個問題,他沉思了一會兒,答道:「我無法回答,或許有一天我會背叛他,他得保護好自己,所以….他不能相信我。」

原來太宰是這麼想的嗎?

中原中也笑了出來,多年以後的現在,太宰治真的背叛了他,他突然發現即使是身為搭檔的自己,了解的只是太宰治一部份,而這一部份還只是對方刻意偽裝出來的。

中原中也握緊了拳頭,看著眼前回憶裡的景象繼續前進。

 

"太宰治"選擇了沉默,"中原中也"見狀,冷笑著說道:「我自己去就行了,出事我負責,你回去吧。」

他站起身扯過了還在滴著水的大衣和帽子,用蠻力打開了門,"太宰治"沒有阻止他,任由黑色的身影消失在風雪之中。

"太宰治"沒有離開,他重新將門釘了回去,坐在火爐旁發呆。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外頭的風雪越來越大,連木屋的窗戶都被風吹得震震響,"太宰治"躺在行軍床上休息,他聽著風聲蕭蕭,火柴已經燃燒殆盡,只剩下油燈的微弱光火照耀黑暗的木屋裡,最後他長嘆了口氣,起身披上大衣,出門踏入了風雪之中。

等"太宰治"抵達據點時,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後的事了,他微微喘著氣,在大雪中步行消耗了他不少體力。據點是用鐵皮搭起的房屋,比起當地的住宅還要大上幾倍,太宰治皺著眉看著雪地上凌亂的腳印,但還是曲起手指敲了敲鐵門,沒過一會兒,便聽到了腳步聲從門後傳來,對方只開了門縫瞪著他問道:「是誰?」

「我是太宰治,首領派我來抽查你們的貨品。」"太宰治"拿出了幹部證明表明了來意,對方立刻從裡頭走了出來,有些慌亂地說道:「太宰大人,我不知道您今天會來,您…..」

「你們的隊長在哪?」 "太宰治"打斷了他的話,那人遲疑了一會兒,一臉疑惑的看著他,說道:「您說的是中原前輩嗎?他今天沒有來啊。」

「哦?是嗎?現在的人說謊技巧真是越來越高明了。」"太宰治"手上的掌心雷早已抵著對方的腹部,他依然笑著,但語氣比雪還要冰冷:「中也在哪?」

「我……」對方還沒回答,突然一聲轟然巨響從裡頭傳了過來,鐵皮屋瞬間被炸得四分五裂,站在外頭的兩人也受到了波及,"太宰治"被爆炸的餘波彈到好幾公尺之外,他倒在地上疼的直抽氣,鐵片插入了他的腹部,他咬著牙拔了出來,鮮紅的血滴在了雪地上,分外刺眼。

但他也顧不了那麼多了,他勉強站起身,卻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

黑色的粒子混雜著大雪在空中盤旋,像龍捲風般吞噬了整個據點,眼前所有的一切被撕裂的不成樣子,強烈的風壓讓人無法呼吸,烈火伴隨著爆炸聲越燒越猛,裡面的貨品和人大概已經付之一炬了。

 

但中也還在裡面。

 

"太宰治"沒有猶豫,摀住了肚子上的傷口衝進了大火之中。

 

 

TBC

----------------------------------

這章好卡,最近手感超差的,寫的不太順(流淚

希望大家會喜歡,感謝鍵閱。

廣告

2 thoughts on “心之鎖(04)(太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