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望八尺(雙黑)

靈異題材,參照八尺大人的故事去寫,感謝三月的腦洞  ,有自創角。

*CB,兩人年齡12歲,年輕真好

*短篇,標題與內文無關,我取名廢

----------------------------------

 

夏天到了。

炎熱的空氣幾乎要讓人窒息,雖然偶有午後雷陣雨,但也只能稍稍削減夏天帶來的暑氣。今年天氣實在是太熱了,即使是靠海的橫濱,氣溫也是一日比一日還要來的高。別說小孩了,就連大人也提不起幹勁,於是森鷗外和紅葉向組織請了一個禮拜的假帶著各自的徒弟一起下鄉避暑去了。

避暑的地方是靠山的一個小村落,是港口黑手黨的地盤之一,雖然是座農村,但住在裡頭的人物可都來頭不小,有許多從黑手黨退休的大人物都搬來這裡養老。

一到目的地,中原中也興奮地下了車,拖著行李奔向某間日式四合院,房屋看起來有些年歲了,頭上遮陽帽隨著他的動作上下晃動,他對著後頭的太宰治喊道:「太宰!你好慢啊!快一點!」

「是是是。」太宰治有氣無力,昨晚失眠,外加森鷗外開車速度像是要奔去跟閻王喝茶一樣,他沒吐在車上已經算好的了。

「太宰,你動作慢的像烏龜老人一樣。」

「你以為每個人都要興奮的像狗啊?」

紅葉沒穿(或者是說不想)厚重的和服,她身上的白色連衣裙裙襬有些長,下車時還得拉著下擺才不會卡到腿,她微笑著望著站在門口拌嘴的兩人,他們難得穿著短袖短褲,倒是比平常的正裝看起來還要好看許多。

她將口袋的鑰匙掏了出來,扔給了中原中也說道:「我們去跟村長打個招呼,你們放好行李就自己去玩吧。」

「好!」中原中也似乎就等著這句話,俐落地用鑰匙打開了鎖,拉開了木製的拉門,太宰治跟隨在後。兩人在玄關脫下了布鞋,一藍一黑的兒童鞋靠在了一起。雖然只有一層樓,但屋內的空間很大,長廊像是一望無際,中原中也衝進了屋內,太宰治打著哈欠,像老人一樣駝著背走著,連行李都拖在了地上。

「太宰,你要睡哪間?」清亮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太宰治略帶著倦意說道:「隨便,只要能睡覺好。」

「你怎麼一點幹勁都沒有啊?」中原中也噘著嘴拉開其中一個房間的拉門,聽到對方懶洋洋地答道:「我要有甚麼幹勁啊?」

「難得出來玩你卻懶懶的。」中原中也走上前,搶過了太宰治手中的行李,把兩人的衣服全都拿出來放在衣櫃裡,強硬地拉著太宰治說道:「你要不要跟我去森林?」

「你都這樣拉著我了,我還能拒絕嗎?」太宰治無奈地說道,任由中原中也拉著自己的手往外走。

正午的太陽高照,農村裡的人都躲在屋子裡避暑,兩人走在空無一人的道路上,兩旁都是農田,太宰治的手腕被中原中也緊緊握住,對方則是興致勃勃的哼著小歌,往森林的方向走。

突然一陣風吹過,迎面而來的砂土讓太宰治瞇了眼,他抬手揉了揉眼睛,另一隻被牽住的手卻被往後拉住了。

「怎麼了?」太宰治睜開眼,看著突然停下來的中原中也,只見對方一臉奇怪的問道:「太宰,你沒有看到嗎?」

「看到甚麼?」

「在那啊!你看那個女人……好高啊!」太宰治順著中原中也指著的方向望去,卻只見破舊的電線杆矗立在農田邊。

「甚麼女人?你是不是熱到出現幻覺啦?」太宰治一頭霧水,中原中也卻很肯定地說道:「就站在那根電線桿旁啊,那個穿著白色洋裝的女人,幾乎快要和和電線桿一樣高了欸。」

「你到底在說甚麼啊?」太宰治覺得有些好笑,但對方卻一臉認真,太宰治又看了過去,不管再怎麼看,卻依然甚麼也沒有。

但中原中也卻是切切實實看到了一個高大的女人,她身穿白色的洋裝,還戴著白色圓帽,長長的黑髮隨風飄逸,她低著頭像是在等著誰。

那女人突然抬起頭往他們的方向看,因為離他們的位置有一段距離,中原中也看不清她的臉,卻感覺對方正盯著他。

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

中原中也的耳邊響起了奇怪的聲音,不像是機器,反而像是男人發出的聲音,低沉的聲音穿透了他的耳膜。

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

她整個人轉了過來,慢慢地靠近他們。

「中也,你不是要去森林嗎?」 太宰治不耐的聲音打斷了中原中也的思緒,他回過神來,有些呆滯的說道:「啊?嗯,好,走吧。」

當中原中也再次看向原來的地方時,女人已經不見了。

 

 

森林裡的蟬聲鳴鳴,河水清涼,中原中也脫下了鞋子和襪子,下水抓魚,太宰治則是坐在石頭上,用手撐著臉,百般無聊地看著對方玩的不亦樂乎。

「太宰,下來玩嘛!」中原中也一個人玩得有些無聊,對太宰治喊道。

「不要,我陪你來已經夠好了,我不想弄溼衣服。」

「是嗎?……….那……看招!」中原中也捧起溪水,往太宰治身上潑去,對方沒能躲過,臉上都是水,中原中也大笑了出來,銀鈴般的笑聲迴盪在森林裡。

太宰治嘖了一聲,迅速地脫掉鞋襪,用力地跳進了河裡,濺起的水花把對方淋的渾身濕透。

「太宰!我殺了你喔!」中原中也撲了上去,兩人打鬧成一團。

兩人打膩了,便開始在河水裡比賽抓魚,最後是中原中也以五比一獲勝。

「中也,你剛剛是不是用異能抓?」完敗的太宰治不甘不願地在岸邊升火,中原中也一臉得意:「你也可以用啊。」

太宰治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繼續鼓搗手上的東西,中原中也掏出小刀,愉快地殺著魚,去魚鱗挖內臟,動作俐落地不像是第一次。

「大姊連這個也教你啊?…….中也?」太宰治在中原中也眼前揮了揮手,只見對方突然停下了動作,眼神呆滯,神情像是著了魔般,他放下了小刀,緩緩地往森林深處走去,喃喃說道:「太宰,你聽…..」

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

高大的女人站在不遠處,白色圓帽下的臉蒼白如紙,她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太宰治覺得有些不妙,用力地扯住了對方橙色的頭髮,中原中也吃痛地叫了出來,回頭罵道:「太宰!你幹甚麼啊?!」

「中也,我們回去。」

「啊?可是魚…..」

「回去!」

太宰治不顧對方反對,強硬地拉著人回去。

 

兩人回去時,已經是傍晚了,森鷗外和紅葉在飯廳聊著天,兩人身上都是水和泥土,紅葉皺著眉念了他們一頓,將兩人趕去洗澡。

浴缸裡放滿了熱水,蒸氣填滿了整個浴室,兩人脫了精光,一前一後坐在板凳上,嘩啦一聲,中原中也用小木桶盛起水將兩人淋濕,太宰治坐在中原中也後頭,拿著毛巾刷著對方的背,中原中也漫不經心地刷著自己的手臂,說道:「太宰。」

「嗯?。」

「為甚麼那女人長那麼高啊?」

「又是那個女人,」太宰治皺起眉,停下了動作說道:「這只是你的錯覺而已。來,換你了。」

「喔。」中原中也接過了沾滿泡泡的毛巾,刷背的動作沒有停下,心裡卻想著全身白色高大的女人。

 

兩人洗好澡來到飯廳,紅葉已經準備好晚飯了,但森鷗外卻不在,豐盛的菜色讓飢腸轆轆的兩人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紅葉笑著說道:「坐下吃飯吧,站著可是吃不到的。」

中原中也有些奇怪地問道:「森先生呢?」

「他去接一個老朋友,等等就會回來,我們先吃。」

兩人坐了下來,合掌說了句開動後,便安安靜靜地吃著晚飯,沒過多久,森鷗外帶回了一名中年男子,他是黑手黨的情報人員之一,後來因病退休,來這裡休養。

「這位是中村先生,是我的朋友。這兩個是我的部下,太宰治、中原中也。」

「中村先生,您好。」 兩人放下碗筷,站起身,欠身行禮,中村笑呵呵地摸了摸兩人的頭說道:「啊呀,小孩子不需要這麼拘禮,來,都坐下吃飯。」

「好久不見了,中村先生。」紅葉也笑著和對方握手,飯廳一時之間熱鬧了起來,聊著聊著中村把話題轉到了兩個小孩身上,問道:「來這邊還習慣嗎?好玩嗎?」

中原中也嚥下了嘴裡的食物,問道:「我今天看到了很高的女人,村里有這樣的人嗎?」

「很高的女人?長甚麼樣子?」中村問道。

「臉很白,穿著白色洋裝,頭上戴著白色的圓帽子,她還會發出很奇怪的啵啵聲…….」

中村突然臉色一變,啪地一聲放下了筷子,有些激動的問道:「你在哪看到的?」

中原中也被嚇到了,但還是老實的答道:「我在路口的電線桿旁看到一次,在森林裡看到一次。」

「那你也看到了嗎?」中村向太宰治問道,太宰治搖了搖頭:「沒有。」

「真的沒有?」

「真的。」

中村一臉嚴肅地沉思著,最後他嘆了口氣,對著森鷗外說道:「借一步說話。」

森鷗外雖然覺得奇怪,但還是跟著對方出去了,三人一臉懵逼,中原中也吃不下飯了,心裡浮現不好的預感。太宰治倒是一臉平靜,繼續吃著已經剝好殼的蟹肉。

過沒多久,森鷗外走了進來,對著中原中也說道:「你這兩天都別出門了,等等會有專門的人來處理。」

「怎麼回事?要處理甚麼?」 紅葉問道。

「他被八尺大人看上了。」 森鷗外解釋道:「據說這是村裡特有的災厄,祂身長八尺(註一),會發出奇怪的聲音迷惑人心,被祂盯上的人會在數日內死亡,上一次發生災厄已經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我會死嗎?」中原中也問道。

「但願不會。」森鷗外沒有給他肯定的答案,他轉身對著太宰治說道:「你先收拾行李,等等我會派人來送你回去。」

太宰治用紙巾擦了擦嘴角,平靜的說道:「我要留在這裡。」

「太宰君,這可不是在開玩笑。」

「中也看到的時候我也在,說不定那甚麼九尺人也盯上我了喔?」太宰治勾起了嘴角,語氣輕鬆。森鷗外皺著眉沉思了一會,說道:「好吧,我們先去做準備,你們兩個別亂跑,知道了嗎?」

兩人點點頭,森鷗外讓他們先回房間等著,中原中也低著頭走路,連院子也不敢瞧了,太宰治見狀,伸手摟住對方的肩膀,嗤笑道:「膽小鬼。」

「閉嘴啦。」

 

兩人在房間裡待了一陣子,森鷗外帶了一個老婆婆回來,她一進門就對著中原中也問道:「被八尺大人盯上的就是你嗎?」

中原中也點點頭,老婆婆交給他一個符咒,看了太宰治一眼,卻也沒說甚麼,解釋道:「天已經黑了,到明天早上七點以前絕對不可以離開這個房間,時間到了就自己出來。」

說完,就讓幾個人開始準備,拉門上全被貼滿符咒,房間的四個角落放了大把的鹽堆。

太宰治饒有興趣的看著他們煞有其事的準備,紅葉此時走了過來問道:「太宰,婆婆說你可以不用待在這,你還是先回去吧?」

太宰治看了被貼滿詭異符咒的拉門,又看了中原中也一眼,說道:「我想留下來看看那個女人到底長甚麼樣。」

紅葉沒好氣地彈了他的前額,說道:「你給我安分點,聽好了,不論聽到甚麼聲音,絕對不能把門打開,在你們出來之前,我們是不會和你們說話的。」

見兩人乖巧地答應了,紅葉揉了揉兩人的頭髮,輕聲說了句保重後,便離開了。

 

 

中原中也正坐在房間中心,望著前方發呆,一動也不敢動。太宰治則是側躺在一旁,大口吃著紅葉準備的零食,他的手撐著頭隨意地翻著書,兩人都沒有說話,只剩下紙張翻動的聲音。

過沒多久,突然傳來了敲門聲,像是手指很有規律的輕敲著,兩人互看一眼,中原中也問道:「你也聽到了?」

太宰治嗯了一聲,中原中也不安地挪動身子,此時紅葉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中也?沒事吧?如果害怕的話要不要出來?」

中原中也握緊雙拳,也不敢回答,但對方依然不依不饒的說道:「現在出來也沒關係,我…..」

「吵死了。」碰的一聲,太宰治手上的書飛了出去撞到了拉門上,鳶色的眼眸閃過了一絲寒意。

聲音停了下來,中原中也全身冒著冷汗,太宰治的小手覆在他的手背上,冰涼的觸感讓中原中也冷靜了下來,太宰治打著哈欠,整個人靠在對方身上,說道:「我累了,借我靠一下。」

中原中也沒有把人推開,事實上兩人相依的姿勢讓他感到很安心,他蹭了蹭靠在肩膀上的黑髮,握緊了太宰治的手,以為這樣就可以撐到天明。

但事情還沒有結束。

 

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

正當中原中也開始昏昏欲睡時,那個煩人的聲音又來了,而且比前幾次聽到的都還要清楚,中原中也立刻清醒了過來,躺在他身上的太宰治還在睡,看來只有他才能聽到這個聲音。

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

這次是伴隨著劇烈的敲門聲,力度大到似乎連拉門都要扯下來,太宰治終於被吵醒,中原中也則是被聲音弄得煩躁,推開了靠在身上的太宰治,衝到了門前吼道:「你他媽的給我滾遠點!!!」

聲音瞬間停了下來,中原中也喘著氣,與此同時,其中一個角落的鹽巴變成了黑色,太宰治衝上前,將中原中也拉退了好幾步。

一雙大手啪的一聲貼在了拉門上,透過月光,兩人可以清楚的看到高大女人的身影落在了門上,對方像是被激怒了,不斷地拍打著門,中原中也咬著牙低聲說道:「太宰,你沒回去真是活該」。

「我如果回去了才會後悔。」

雙方僵持了好一會兒,女人像是放棄了,黑影慢慢地脫離了門,中原中也鬆了一口氣,見太宰治一臉好笑地的看著他,沒好氣的問道:「幹嘛?」

「中也,我要跟大姊說你罵髒話。」

「滾!」

 

兩人這一夜都沒睡好,或者是說根本不敢睡,好不容易撐到了早上,他們再三確認了時間,才小心翼翼地開了門,門外坐著紅葉和老婆婆,紅葉一看到他們平安無事,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請問這樣就沒事了嗎?」中原中也問道,老婆婆搖了搖頭,說道:「現在只是暫時躲過而已,現在還要想辦法把你們送出去。」

此時有好幾個西裝筆挺的人走了進來,是森鷗外找來的黑手黨的手下,這些都是平常有在照顧或是跟中原中也和太宰治有接觸的人。一群人走到了門口,兩個小孩站在正中心,其餘的人則是像圓圈一樣圍著他們,前頭則是站著一個道士,老婆婆讓兩人拿著符咒,說道:「現在你們低著頭走路,絕對不可以抬頭。」

說完,老婆婆大喊一聲,隊伍開始向村口前進,道士口中念念有詞,兩人依言握緊了手中的符咒,低頭看著前方的黑皮鞋走路。

沒過多久,熟悉的聲音又出現了。

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

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

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

太陽很大,可是中原中也不知道自己的汗是被太陽曬的還是被嚇的,只能專心一致地走著路,突然中原中也眼角餘光瞄到了在隊伍外面有雙腳大大的擺動著,白色的裙襬隨著風飄動,女人像是要彎下腰找他,他忍不住想要抬起頭,卻被太宰治一手壓了下去。

「別看。」太宰治低聲說道,他的眼神連飄都沒飄,中原中也只能點點頭,表示知道了,隊伍前進地很緩慢,度秒如年。

 

隊伍好不容易到了村門口,老婆婆大聲說道:「好了,已經沒事了。」

眾人鬆了口氣,兩人手中的符咒已經變成了黑色。紅葉和森鷗外已經把車停在村門口等著他們,當中原中也要上車時,老婆婆對他說道:「孩子,這是我們最後一次面了,不要再回來這裡了。」

「謝謝婆婆。」中原中也對她行禮,而太宰治已經坐在車上呼呼大睡了。

 

禪聲鳴鳴,夏日尚未結束。

 

 

————十幾年後

「好了,明天之前再拿過來給我蓋章。」

「是,中原前輩。」

部下離開後,中原中也往後靠在椅背上,他疲憊的揉了揉眼睛,將鋼筆扔回了桌上,聽著外頭的禪聲,不自覺地想到了那年炎熱的夏日。

 

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

 

耳邊傳來了許久未聞的聲音,中原中也僵住了,他慢慢地轉過身去後,瞪大了雙眼。

 

 

THE  END

 

 

 

 

 

 

 

 

 

 

 

「太宰,你……..是怎麼吊上來的?」

「啊呀,居然沒嚇到你嗎?」太宰治有些可惜地拆下假髮和帽子,一個翻身從窗外躍進了中原中也的辦公室。

看著太宰治脫下了兩公尺長的白色洋裝,中原中也嗤笑道:「這麼白癡的事也只有你搞得出來。」

「誰讓你那個時候搞出一堆麻煩。」

中原中也笑了,學著太宰治摀住嘴發出了啵啵啵的聲音。

 

 

 

真的THE END了,不要打我。

 

----------------------------------

註一:八尺大約2.6公尺

八尺大人的傳說興趣的話可以去看一看。

排隊伍是為了讓八尺大人找不到中也在哪,以此蒙混過去,而在八尺大人的傳說中,她是被封印在村子裡,所以離開了就沒事了。

八尺大人的存在是因為村子為了要繁榮或是平安所訂的契約,二十年一條人命換得永久的繁榮似乎是很划算的樣子?

 

希望大家會喜歡,感謝鍵閱。

 

 

廣告

2 thoughts on “遙望八尺(雙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