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夜(太中)

*這是一篇陷阱文,復健一下。

————————————————————————————-----

夜幕來臨,桑魯卓一見到國王便悲慟不已,她希望能見她的妹妹,國王便允准了

妹妹多亞德纏著桑魯酌給她講個故事,只見桑魯卓望著國王說道

 

要威望服人的國王允許,我可是非常願意講的呀。

 

國王原本一直情緒不寧,無法入睡,聽了桑魯卓姊妹的談話,引起了他聽故事的興趣,便欣然應允。

 

然而這只是第一夜

 

 

黎明將至,微亮的陽光從窗簾透進來,中原中也的睫毛顫動,像是捨不得從美夢中醒來。他一睜開眼,便看到微卷的黑髮散在白色的枕頭上,他伸手去碰,卻被人抓住了手腕。

「早啊,中也。」

手腕被冰冷的手指觸碰,讓他不禁打了個冷顫。

「你的手怎麼還是那麼冷?」他低聲抱怨道。

太宰治笑而不答,半撐起身子,凑過去輕吻對方,中原中也回吻他,太宰治難得溫柔,這讓中原中也覺得有些奇怪,只見對方舔著他的嘴角含糊地說道 : 「你不是要上班?」

中也有些腦羞,搞得好像是他主動求歡似的,他一把推開了太宰,翻身下床,走到浴室洗漱。

他沒關門,因此他在刷牙的時候能從鏡子的反射看見門外的情況。他含了一口冷水,低頭把嘴裡的泡沫吐掉,再次抬頭時卻突然看到太宰就站在他身後,太宰從從背後抱住他,將臉埋在了他的頸間,悶聲問道:「生氣了?」

「這樣就生氣的話我早就被你氣死了 。」中原中也側過頭,臉湊近了太宰的髮,柔軟的髮絲搔著他的鼻子,有些癢。昨晚太宰治住了下來,用的是跟他一樣的洗髮乳,中原中也輕嗅著他的黑髮,那味道很是好聞。

太宰治抬頭看著他,勾起嘴角跟他接吻,中也閉上眼,感受著寒冷如冰的吻。

 
中原中也在廚房忙著,避免發生食物中毒,他是不讓太宰進廚房的,他蹲在冰箱前查看裡頭的食物,提高了音量問道 : 「太宰,沒食物了,只剩下三明治。」

「沒有蟹肉罐頭嗎?」

中原中也嘖了一聲,皺眉說道 : 「我這幾天開了你也不吃,都浪費掉了。」

他聽到太宰低笑了幾聲,答道 :「那就三明治吧。」
中也做了兩份鮪魚三明治還有沙拉 ,不得不說,中也的手藝比太宰要好上許多,至少吃不死人。太宰已經坐在餐桌前等著,中原中也將太宰治的那份推到他眼前,抱怨道 : 「你是豬嗎?等著別人餵?」

太宰笑瞇瞇的說道 : 「不然我做?」

「那還是算了。」

 

但直到中原中也已經吃完了,太宰治卻連一口也沒吃,中原中也卻沒說甚麼,將三明治倒進了廚餘桶,與已經發臭的蟹肉堆在了一起。

差不多該上班了,中原中也換上了正裝,從架子上取下了黑色的手套,然後戴上了帽子,兩人到了玄關時,太宰治指著被黑布覆蓋住的穿衣鏡,問道:「中也,你為甚麼把它蓋住?」

「哦,這本來想丟的,一直沒時間。」 中原中也上下打量著穿著家居服的太宰治問道:「你不用去偵探社啊?」

「已經不需要去了。」太宰治不明所以的答道,中原中也翻了個白眼,黑色的大衣隨著他的動作在空氣中劃了一道痕跡,太宰治在他後頭喊道:「今天會下雨,記得帶傘啊,小矮子。」

吵死了。 中原中也望著外面的藍天白雲想道。

 

 

桑魯卓是個非常會講故事的姑娘,她講的故事一下子就吸引了國王和妹妹,但正講到最精彩時,雄雞叫了起來,天開始亮了,她馬上停住不再講下去。妹妹多亞德說道:

姐姐!你講的這個故事太美麗動聽了!多麼有趣呀!

姐姐桑魯卓說道:若蒙國王開恩,讓我活下去,那麼,下一夜我還有比這更有趣的故事講呢!

國王聽了這話,暗想:“以萬能之神阿拉的名義起誓,這故事確實挺吸引人的。我暫且不殺她,等她講完故事再說吧。”

 

「叩、叩。」

「請進。」

「打擾了,這是修改好的文件,請您過目。」芥川拿著報告走進了辦公室,中原中也正疾筆振書寫著報告,頭也不抬的說道:「放一邊吧,等等看。」

芥川將報告放在了厚如辭海的文件上,他瞧見了中原中也眼臉下的烏青,張了口卻不知道說甚麼,對方注意到了他的猶豫,便抬頭問道:「還有甚麼事嗎?」

「中也先生,」芥川咳了幾聲,思緒轉了轉,還是說道:「太宰先生他…..」

「芥川,」中原中也打斷了他的話,轉著筆說道:「春天到了,注意一下你的花粉症啊。」

芥川垂下了眼,順從地答道:「好的。」

等芥川離開後,中原中也打開了上鎖的抽屜,拿出了兩面都是刻著山茶花的銅板,看的出來已經有些年份了。那是太宰治收藏的寶貝,不知道從哪裡搞來的,中原中也只知道他被這玩意耍了好幾年。

然而上次太宰治打賭輸了,這玩意現在是他的了,他以前恨不得把銅板給扔了,但現在卻被他好好的保留了下來。

中原中也一個失手,銅板掉到了地上,發出了清脆的聲音,小小的銅板轉啊轉,似乎永遠不會停止。

 

他也希望那時掉落在太宰治掌心的銅板也不曾停止。

 

 

忙了一天,中原中也回到家時已經是凌晨了,他轉開了門,屋裡沒開燈,輕手輕腳地脫了皮鞋,他喊了太宰治,卻無人回應。此時覆蓋在穿衣鏡上的黑布掉了下來,灰塵飄揚,讓中原中也忍不住咳了幾聲,他看著鏡中的自己,卻覺得莫名的恐懼。

「中也。」太宰治突然出現,他站在不遠處,似笑非笑地看著對方,中原中也暗自鬆了一口氣,埋怨道:「剛剛叫你怎麼都不回答?」

「快去洗澡吧,你身上髒死了,像流浪狗一樣。」

中原中也氣得隨手拿起了放在玄關的書,扔向對方,太宰治微微偏頭躲過了,嘲笑似的搖了搖頭,中原中也只好脫下黑色的大衣,口袋裡的銅板掉了出來,卻滾到了太宰治的腳下,兩人都愣住了。

「你不撿嗎?」

「你希望我撿嗎?」太宰治反問道,深色的眼眸像是在暗示著甚麼,他緩緩說道:「其實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嗎?」

「閉嘴!」中原中也沒由來的發火,他三步併作兩步,彎下腰將銅板撿起,衝著太宰治罵道:「總有一天你得把這鬼東西拿回去!」

太宰治也是笑笑,轉身回到臥室。

 

中原中也洗好了澡,橙色的髮溼答答的,水滴滴在了脖子上的毛巾,他看到被自己放在桌的銅板,連頭髮也不吹,就直接爬上了床。

 

 

「晚安,太宰。」

 

中原中也睡在了床的右側,手裡篡著銅板,對著空無一人的身側說道

 

第二天夜裡,桑魯卓繼續講她的故事,直到雄雞高唱,她說:「若蒙國王開恩,讓我活下去,那麼,下一夜我的故事比這還要精彩得多呢!」國王又同意了。

桑魯卓每天講一個故事,國王每天都想:「我暫且不殺她,等她講完故事再說。」

日復一日,桑魯卓的故事無窮無盡,一個比一個精彩,一直講到第一千零一夜,桑魯卓一共講了一千零一個故事,終於感動了國王。他說:「憑阿拉的名義起誓,我決心不殺你了,你的故事讓我感動。我將把這些故事記錄下來,永遠保存。」

 

 

 

經過了一千零一夜,故事結束了,中原中也的夢卻還沒醒。

 

 

----------------------------------

反正全文就表達一個意思,有人看出來了嗎?

不懂的話可以問我,然後別打我

 

感謝鑑閱

 

廣告

1 thought on “一千零一夜(太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