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檔(太中)

 *給自己的生日賀文,一篇完,基本上是太宰→ 中也

*太宰黑手黨時期,有自創角

--------------------------------

當森鷗外宣布太宰治當上幹部的那一天,黑手黨上上下下都趕著送禮祝賀,即使這位幹部到處招黑,還是有許多人忙不迭地送禮,好讓這位年輕的幹部大人能夠記住自己。

 

作為搭檔中原中也也不例外,他再怎麼討厭太宰治,於情於理都該送個賀禮過去,橘色內襯的黑大衣被掛在了衣架上,換上了他最貴的西裝,戴上了帽子,拿起裝著酒瓶的禮盒前往幹部專屬的辦公室。

 

總部人進人出,為了晚宴做準備,要不是知道太宰治的身世,中原中也都要懷疑太宰治是首領的私生子,他才剛要進電梯,卻發現裡頭的人各個都神情微妙地看著他,中原中也大抵知道他們心裡想的甚麼,要是平常,他老早把電梯帶人砸到地下十八層了。

 

礙於黑手黨的臉面,這種日子如果鬧大了,紅葉大姊的金色夜叉非追殺自己不可。

 

藍眼掃視了一圈,眾人紛紛別過頭,他才走進了電梯,幹部的辦公室只比首領的辦公室低一層,電梯緩緩上升,一名黑手黨成員看中原中也沒發作,便大膽地問道:「中原先生,您的搭檔當上了幹部,您不意外嗎?」

中原中也睨了對方一眼,他記得這人已經待在黑手黨好幾年了,已年過而立,雖然他跟太宰從小在黑手黨長大,資歷依然比對方淺,但功績算不上不出色,到現在也只是個游擊隊成員,他便答道:「遲早的事,沒什麼意外」

「哦?您真的一點感覺也沒有?」

對方的語氣讓中原中也很是反感,但也只是皺著眉,沉默不語。

那人見他不回應,便自顧自地說道:「真是可惜了,明明他的異能也不是多厲害,怎麼偏偏是他?首領也不知道在想甚麼,讓一個毛頭小子當幹部,簡直……」

碰!

中原中也一掌拍在了電梯的按鍵上,那人頓時噤了聲,中原中也微微欠身,戴著黑色手套的手放在了胸口,藍眼微微瞇起,冷漠但不失禮數地說道:「上原前輩,您先請。」

 

上原咽了一口口水,眼前的電梯門緩緩開起,眾人此時才回過神來,紛紛逃命似地走出了電梯,中原中也冷笑了聲。

 

一群蠢貨。

 

中原中也已經完全沒有送禮的心思(雖然本來就不怎麼想送),辦公室裡人滿為患,於是他將酒匆匆地放在了辦公室的一角後便離去了。

 

從那天起,中原中也一直刻意迴避對方。

 

他並不在意旁人的眼光,原本兩人的關係就已經不好了,而搭檔成為了自己的上司,雖然兩人工作上並未直接接觸,感情上也有些微妙,森鷗外似乎也觀察到了這點,這段時間不斷地派他出差,而黑手黨內流言四起,風雨欲來的壓抑感在黑手黨散播開來,似乎有甚麼要發生的樣子。

 

而中原中也卻萬萬沒想到,那一天來得如此之快。

 

中原中也做完某個短期任務,跟監敵方動向花費了不少力氣,累得快要死掉,他正要打電話叫人接他,紅葉倒是先打電話過來了:「中也,你在哪?」

「我正要回去,明早會向首領匯報任務。」

「你現在立刻來總部一趟,首領有事找你。」

紅葉語氣有些強硬,說完便掛斷了電話,中原也很少聽到自家大姊這麼說話,不好的預感浮上心頭。

 

中原中也來到森鷗外辦公室的門口,意外地發現平時守在門口的護衛不在,他遲疑地敲了敲門,直到森鷗外的聲音從裏頭傳來,他才敢推開門。

除了紅葉和森鷗外,太宰治和上原居然也在,四人神情各異地看向他,森鷗外的辦公桌上則擺了瓶紅酒和酒杯,中原中也一眼就認出這是他送給太宰治的升遷賀禮,中原中也脫帽先向森鷗外和紅葉問好,而對太宰治則是僵硬地行了個禮,森鷗外開口問道:「中也君,這紅酒是你送給太宰君的嗎?」

中原中也點點頭,答道:「是我送的。」

此話一出,氣氛變得更詭異了,中原中也忍不住問道:「怎麼了?為甚麼都這樣看我?」

「太宰和上原他們出任務回來,開了這瓶酒慶祝。」紅葉邊說邊看向了上原,遲疑了一會兒,說道:「發現這酒…….有點問題。」

「有點問題?紅葉大人,您的標準也太寬了,在幹部的酒裡下藥可不是甚麼好玩的事。」

「但也不能證明是他做的。」

「這瓶酒除了太宰大人,也沒其他人碰過。」

「好了。」 森鷗外抬起手,制止快要吵起來的兩人,他望向太宰治問道:「太宰君,你怎麼看?」

太宰治從他一進來到現在都沒說過半個字,只見他拿起了放在桌上的酒杯,一步一步走向中原中也,太宰治將酒杯遞到他的搭檔面前,語氣聽不出任何情緒:「中也,把這杯喝了。」

中原中也接過了酒杯,有些茫然地回看他,很多時候對方沒被繃帶遮住的眼眸像是一潭死湖水,但此時此刻卻有了別的情緒。

反正他沒下藥,有甚麼不能喝的?

中原中也微微舉高了酒杯,向其他人致意,將酒杯靠近了嘴邊,紅酒隨著他的動作傾斜…..

 

 

啪嚓!

中原中也手上的酒杯被打飛,在空中划出了半弧,掉落在上原面前,玻璃碎片散落在紅色的液體中,太宰治放下手,沉默良久,接著對有些詫異的上原問道:「上原,我在交易方面是絕對不會說謊,這點你應該知道吧?」

「黑手黨的成員都明白這點。」上原點了點頭,這件事連剛入黨的新人都知道,他豈有不知道的道理。

「六年前,我和中也做了交易。」太宰治勾起嘴角,微微瞇起眼,像是回想到兩人年幼之時:「我和他結為搭檔,只要我們不死,這筆交易不論何時何地永遠不會改變。」

太宰治轉過頭,對著中原中也說道:「即使我成為幹部也是一樣。」

中原中也驚訝地張大了嘴,他覺得眼前站的太宰治是假的,他該不會被毒藥毒壞了腦袋吧?!

「那酒裡的藥又怎麼解釋?」

「這種小孩子家家的把戲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太宰治冷不防地踹了上原一腳,上原吃痛半跪在地,太宰治又一腳踩在了他的頭上:「你的異能雖然不突出,但能將一定質量的物體移到任何地方,區區毒藥自然也不在話下。」

「?!」大約是沒想到太宰治老早就看出來了,卻按耐不說,難道他們一直都是在看自己笑話嗎?

上原雙手撐地,他的眼前就是被摔碎的酒杯碎片,他全身發抖,只聽見太宰治冷笑道:「老鼠就該乖乖待在臭水溝裡,少對地上的事情指手畫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上原終於撐不住,玻璃碎片狠狠地刺進了他的臉,太宰治沒有罷手,黑色皮鞋來回摩擦他的後腦勺,流出的鮮血與地上的紅酒融為一體,上原淒厲的慘叫聲被悶在了地上,此時太宰治像是想起甚麼似的,恍然大悟道: 「啊,森先生,忘記請示您了,這傢伙給我處置,可以吧?」

森鷗外與紅葉似乎豪不意外,只說道:「這件事就交給你了,太宰君,記得清理。」

「遵命。」

太宰治掏出槍,說道:「挑撥幹部與屬下的關係,捏造不實傳言,你還有甚麼話要說?」

上原似乎是聽到了槍械的聲響,顧不得臉上的疼痛,雙手不斷地拍著地板,但太宰治將人死死地踩在了地上,三聲槍響過後,人便沒了氣息。

「真是的,還以為中也真要把酒喝下去。」紅葉有些責怪地看向太宰治,對方則是笑瞇瞇地說道:「哎呀,不這麼做根本沒意義啊。」

「等等等等等一下!」中原中也忍不住插嘴道:「你們都知道是他下的毒?」

「是啊。」三人異口同聲,完全沒有遲疑。

「那你們還搞這一齣做甚麼?」

「演給你看啊,中也最近真的很忙喔。」太宰治陰陽怪氣地說道,看向別處就不再說話了,中原中也一臉疑惑,而後恍然大悟道:「你就為了這點破事不高興?」

太宰治沒有反駁,中原中也哭笑不得,說道:「你腦子都在想些甚麼?我都不知道你會在意這種事情。」

「你不知道的事情可多著了。」

「是是是,那麼尊貴的幹部大人想要甚麼?」

太宰治看了他好一會兒,笑了出來,說道:「誰知道呢?」

 

THE END

------------------------------

想要你啊

 

祝自己生日快樂(灑花

順便給中也拉個票!!請大家投中也一票!!

感謝鍵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