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年雙黑之二---初識

*這文在官方公布的太宰中也16歲之前就開始寫了,一直都沒寫完,覺得很可惜,所以請大家……鞭小力點(抱頭

-----------------------------------------

中原中也對太宰治的第一印象不算差。

在兩人正式成為搭檔之前,紅葉曾指著黑手黨隔壁棟大樓的窗戶,悄聲說道 :「這房間的主人未來會是你的搭檔。」
即使紅葉千叮嚀萬交代,絕對不能去那間房間,當年才10歲的中原中也沒忍住好奇心,趁著紅葉不注意時偷偷溜到了房門口。

幸運的是,一路上都沒有人發現,而且房間的門虛掩著,中原中也低下身,屏住呼吸,圓滾滾的藍眼往門縫裡瞧。

一名與他年級相仿的男孩子正坐在窗邊看書,而偌大的房間只有他一人,現在已入盛夏,即使正午的陽光被厚重的窗簾擋了大半,男孩雖然穿著短袖襯衫,全身上下卻包著繃帶,就連右眼也纏著,中原中是看著都覺得熱。

蒼白的小臉看起來毫無生氣,只有眼神跟著文字移動,房間寧靜得連呼吸都像是多餘的。

啪的一聲,男孩闔上書本的聲音打斷了中原中也的思緒,褐色的眼眸突然往自己的方向看,中原中也嚇得心臟都漏跳了一拍,估計對方從一開始就發現了,只見面無表情地望向自己,中原中也慢慢地推開門,躊躇不安地打了招呼。
只見對方站起身,走到他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好一會兒才問道:「你來這裡做什麼?」

中原中也遠本沒想這麼多,只是想來房間一探究竟,於是他鼓起勇氣問道:「請問你就是這個房間的主人嗎?」

「我是。」

「那你是我的搭檔嗎?」

搭檔? 對方一臉疑惑地看著他,中原中也有些慌張地問道:「你…..不知道嗎?」

男孩思考了一會兒,恍然大悟道:「啊……這樣啊,原來是這樣啊。」

中原中也正要開口說話,口袋裡的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中原中也看了一眼來電顯示,驚呼道:「糟糕,我得回去了。」

「嗯,再見,中原中也。」男孩漫不經心地揮了揮手,似乎還在思考剛剛的問題,中原中也慌慌張張地回到自己的房間,才發現一件奇怪的事。

為什麼這個人會知道自己的名字?

過了幾個月後,沉迷於武術的中原中也被告知要見自己的搭檔,他忐忑不安地坐在會客室的沙發上,紅葉優雅地泡了杯茶,說道:「這孩子跟你異能的相性很合,是森先生推薦的人,你大可放心。」

中原中也接過熱茶,道了謝,沒過多久,外面傳來了敲門聲,紅葉說道:「森先生,門沒鎖,進來吧。」

「紅葉,許久不見」看到黑手黨首領的隨行醫生,中原中也連忙放下了茶杯,站直了身子,當他看見對方身後的男孩時有些意外。

這不就是前幾個月見到的繃帶男嗎?

對方的服裝依舊,向前走了幾步,森鷗外介紹道:「中也君,這是你未來的搭檔,太宰治。」

中原中也禮貌性伸出了手:「你好,我叫中原中也。」

但太宰治卻盯著他的手問道:「你不把手套拿下來嗎?」

中原中也很是尷尬,在和人握手前的確應該要脫手套,但他…..

「是不想?還是有其他的理由?」看對方尷尬的樣子,太宰治笑了,問道:「異能的影響有這麼大?真是有趣。」

「你再說一次?」

「不好意思啊,中也君。」森鷗外捏了一下太宰治的肩膀,說道:「本來是想等你們兩個見面才說 ,沒想到這小子自己先調查了。」

黑手黨裡的大人物這麼說了,中原中也不好表示什麼,只是對方意味不明的笑容讓他莫名不爽,紅葉也說道:「如果不適合的話,搭檔的事情可以再重新討論。」

就算再怎麼厲害,這麼討人厭的傢伙還是免了。

雖然中原中也想這麼說,但在雙方監護人的安排下,兩人接受了一項任務,一起去三個地方回收黑手黨的文件。

「就這樣?」

「對,就這樣。」面對中原中也的疑問,森鷗外笑瞇瞇地說道:「請在三天之內完成任務,記得要交報告給我。」

「你能不能不要一直跟著我?」兩人並肩走在郊區的街上,中原中也厭惡地往前快走了幾步,太宰治亦步亦趨跟在對方身後。

「我的目的跟你是一樣的啊。」

「你去另一個不行嗎?」

「我們不是搭檔嗎?」

中原中也睨了對方一眼,放慢了腳步,說道:「我是絕對不會和你成為搭檔。」

「你是不是自我意識過剩?我只對你的異能感興趣。」

「說起來,我還不知道你的異能是什麼?」

「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異能。」太宰治微笑著說道:「如果在任務期限之前你猜中的話,我就當你的僕人如何?不過前提是你要能猜得中啦,重力小子?」

「你信不信我把你輾成渣?!」中原中也抓住了他的領子,太宰治不慌不忙地說道:「這樣好嗎?森先生的意思是要讓我倆一起完成任務哦?」

「切!」中原中也放開了對方,逕自向前走。

「你就這麼討厭你的異能嗎?」太宰治拍了拍皺掉的領子,中原中也沉默了好一會兒,說道:「我的異能只會帶來殺戮而已。」

「…..就是這裡?」

「好像是。」

兩人看了森先生給的地址,又抬頭看了看眼前的房子,外表看起來是再普通不過的房屋,若說有一家人住在這裡也不為過。

「話說回來,我還不知道黑手黨有在這種地方置產……你那是甚麼眼神?」

「不,沒什麼。」太宰治揮手說道:「那你去拿。」

「啊?剛剛是誰說要一起完成任務的?」

「但我沒說要進去啊。」

「你這人真的很差勁。」中原中也將紙張扔在了對方臉上,說道:「我自己去拿。」

「我在這邊等你。」太宰治靠在牆上目送對方進去,沒過一會兒,中原中也走了出來,手上多了褐色的信封袋,太宰治問道:「你怎麼拿到的?」

中原中也說道:「門沒鎖,我就自己走進去了,信封就放在玄關上。」

太宰治接過信封袋,只見上頭寫了幾個字:「給森先生的信封,請自取。」

「這麼隨便?」太宰治無言地反覆翻看,並沒有甚麼特別之處,作勢開始拆起信封來。

「喂!你幹甚麼?!」中原中也嚇得將信封搶了回來,太宰治不以為意地說道:「當然是拆開來看啊。」

「森先生沒說可以看。」

「也沒說不能看。」中原中也快被太宰治這無理的言論氣得吐血,但也無從反駁,只好強硬地說道:「總而言之,你不准拆。」

所幸對方似乎並不是很堅持,嘆了一口氣,說道:「那我們去下一個點吧。」

第二個地方是在巷弄裡的一間倉庫,兩人在門口停駐許久,敲門也無人回應,中原中也轉動手把,輕而易舉地打開了門,裏頭塵土飛揚,像是許久未用。

「咳咳,怎麼這麼多灰塵。」太宰治皺眉拍了拍衣服,這次倒是跟著進去了,中原中也則是喊道:「有人在嗎?」

但除了掛在天花板上的大風扇嗡嗡作響,世界一片極靜。

「你過來看看這個。」太宰治從工作桌上拿起信封袋,上面卻只寫了:「給森先生的信封。」

「…..要我們回收到底是要做甚麼?…..嗯?」中原中也皺眉思考著,卻看見太宰治正盯著倉庫某處看,突然喊道:「我知道你的異能是甚麼了!」

「啊?」太宰治一臉莫名其妙地看著他,中原中也壓低聲音問道:「你是不是能看到鬼?」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宰治愣了一秒,隨即大笑出來,中原中也惱羞道:「猜錯了也不用這樣笑吧?」

「我的天啊哈哈哈哈,你的想像力挺豐富。」太宰治好不容易停住了笑聲,他抹掉了眼角的眼淚,說道:「給你個提示,我的異能是展現在他人的異能之上。」

「…..有提示跟沒提示一樣。」

「你慢慢猜,時間還久得很。」

第一天的傍晚任務就完成了三分之二,過程異常順利,關於第三份文件所在的地點,除了地址以外,森鷗外並沒有給兩人任何資訊,只知道是在隔壁的城鎮,兩人坐在公車亭裡的長椅上,中原中也拿著公車路線圖對著街道比劃著,太宰治則是低頭看著書,晃著腿說道:「地圖拿反了。」

「我知道啦。」中原中也連忙將地圖轉正,說道:「你也來幫忙看。」

「…..剛剛不知道是誰說自己也可以的」太宰治闔上書本,側過身,問道:「知道大概是往哪個方向嗎?」

「應該是往這個方向。」

「唔…..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應該搭下一班公車…..然後….」太宰治的手指在地圖上比劃著,停在了某個點:「在這裡下車。」

「你確定?」

「至少我比某個會把地圖拿反的傢伙好多了。」

「你……!」

太宰治跳下長椅,將氣呼呼的中原中也留在原地。

這班公車一個小時只開一班,但車上只有一位老先生,踏上公車後兩人隨即各挑了左右靠窗的位置分別坐下。

車程遙遠,中原中也無事可做,只能暗自觀察著對方,太宰治沒看書,鸢色的眼眸望向窗外,蒼白的臉龐染上了夕陽的顏色,此時太宰治頭也沒回地說道:「你一直看著我做甚麼?」

中原中也反駁道:「我才沒看。」

「我又不是瞎了。」太宰治面無表情地回過頭:「你還在猜?」

「猜中對我又沒什麼好處,而且我才不要你這種僕人。」

「啊呀,看來是我被看輕了。」太宰治說道:「如果在任務結束之前你猜中的話,我就無條件答應你一個要求,猜不中的話就得聽我的,如何?」

中原中也被煩的不行,說道:「我知道了,賭就賭吧。」

下車的地點是在某座山的山腳下,兩人抬頭望著長得沒有盡頭的階梯,太宰治忍不住抱怨道:「這是要爬到天上去嗎?」

兩人才走了一半,太宰治扶著樹喘氣說道:「讓我休息一下,這階梯也太長了。」

「你體力也太差了吧。」

「我又不是你。」

中原中也此時背對著太宰治蹲下,兩手往後一伸,太宰治詫異地問道:「你要背我?」

「等你走完,天都黑了。」

「那我就不客氣了。」太宰治雙手環住了對方的脖子,中原中也背起太宰治的身體,比想像中的還要輕,似乎一個不注意就會從他身上飛走。

「抓緊了。」中原中也不緊不慢地一步步向上走,太宰治聽著他平穩的呼吸說道:「你體力很好。」

「…..我已經搞不清楚你到底是在嘲諷我還是在稱讚我。」

「我是在稱讚你。」 太宰治趴在中原中也的肩頭上小聲說道:「而且很溫暖。」

中原中也一步一步地向上爬,問道:「你到底是靠甚麼進黑手黨?而且還是待在森先生手下。」

太宰治故作思考了一會兒,說道:「美色?」

中原中也震驚地停下了腳步:「欸?!森先生是這種人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真的很好騙。」

「小心我把你扔到山谷裡餵狗!」

到了階梯的終點,中原中也將人放下,眼前是一大片樹林,兩人又尋找了一會兒,出現了一棟破舊的別墅,與前兩個據點截然不同,門口站了兩名黑衣人,身上背著槍械,戒備森嚴

兩人藏匿在樹幹後,太宰治見對方滿頭大汗,問道:「要休息一下嗎?」

中原中也搖搖頭,稍微緩了氣,悄聲說道:「不礙事,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只見太宰治抓了一把土在身上拍了幾下,說道:「我先去打探情報,你在這待著。」

不等中原中也反應,太宰治逕自走了過去,兩名黑衣人聽到動靜立刻舉起槍,看到卻是一名小孩,說道:「小鬼,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快走。」

太宰治全身上下灰撲撲的,大大的眼睛含著淚水,很是可憐,哽咽地說道:「大哥哥,我和家人走散了,可以請你們幫幫我嗎?」

兩名黑衣人互看了一眼,太宰治顫抖著從口袋裡拿出紙條,說道:「這是媽媽出門前給我的紙條,幫我打個電話就好。」

其中一人放下了槍,接過紙條的那一刻,那人的太陽穴受到了重擊,另外一人還未來得及反應,便被中原中也從背後一腳飛踢踢暈了過去,他說道:「你不去演戲實在太可惜了。」

「多謝誇獎。」

中原中也看著太宰治蹲下身,翻看昏倒的兩人身上的東西,問道:「為甚麼要打暈他們?表明我們的身分就好了吧?森先生不是還給我們黑手黨的證明了嗎?」

太宰治看了他一眼,說道:「這裡不是港口黑手黨的據點。」

「你怎麼知道?」

「因為我看過所有據點位置的地圖。」

中原中也驚訝地說不出話來,黑手黨近幾年急遽地擴張,新設立了不下上百個分布和據點,真虧他記得住。

「…..那接下來該怎麼做?」

太宰治一臉意外地看向他,中原中也反問道:「幹嘛?」

「我還以為你不想聽我的指揮。」

「……我有拒絕的餘地嗎?」

太宰治笑了出來,向中原中也伸手說道:「那麼先把信封給我。」

「都說了不能看。」

太宰治嘆了一口氣,說道:「信封裡面裝著關於這次任務的指示。」

「我們的任務不就是把信封拿回來嗎?」

「你覺得有這麼簡單嗎?把信封拿回來?那個老狐狸可不會給我們這麼簡單的任務。」

「居然說森先生是狐狸……好吧,我明白了。」

兩人各拆一個信封,其中一封是別墅的結構圖,另一封只寫了一句話:「請拿走這棟別墅裡最有價值的東西。」

太宰治不發一語,將信封摺好收在口袋裡,中原中也問道:「最有價值的東西……?這裡有甚麼特別值錢的東西嗎?」

太宰治研究了一會兒地圖說道:「這別墅的結構沒什特別,直接進去比較快。」

「直接從正門走進去嗎?會不會太……。」

「在這種鳥不生蛋的據點不會安排太多人守著,又不是甚麼重點基地,正門也只是普通的鐵門而已,頂多就是囤放一些貨品的據點罷了,加上門口的兩個,頂多四個人吧。」

「話說該怎麼進去」

「交給我。」

中原中也驚訝地說道:「難道你的異能是開鎖嗎?」

「你是傻的嗎?」太宰治翻了個白眼,拿出了口袋裡的鐵絲,在鎖頭上轉了幾圈,說道:「真的有這樣的異能我不如撞牆算了。」

「有這樣的異能也很…….!!太宰! 」

太宰治轉過身,三名持槍的黑衣人從樹林中走出來,問道:「你們是誰?!在這裡幹甚麼?!」

「來得真不是時候……喂!你要做甚麼!」只見中原中也拾起三顆石子,向前了一步,在槍聲響起的同時,扔了出去,子彈在中原中也面前落下,被施以重力的石頭貫穿了黑衣人的身體,血液灑了一地,敵人紛紛倒在地上哀號。

「呃!」

「太宰!」

又有好幾名黑衣人不知從何處跑來,抓住了太宰治,中原中也向前走了一步,忌憚中原中也的異能力,不敢輕舉妄動,於是其中一人舉起槍抵著太宰治的後腦勺說道:「不准動!要不然他就死定了!」

中原中也嘖了一聲,其中一名黑衣人說道:「說吧,小鬼,你們怎麼找到這裡的?」

「我們…….」

「等一下」太宰治打斷了中原中也,慢悠悠地說道:「你不是一直都很想知道我的異能力嗎?」

「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嗎?!」

「被我碰過的物品,只要發動異能就會爆炸。」太宰治微笑著轉頭看向後面的人:「……即使是人也是一樣哦。」

「但是這個異能力很麻煩啊,經常會不小心炸到自己。」

太宰治摸了摸纏繞在自己手臂上的繃帶,有些懊惱地說道:「所以啊,大叔,你放了我行不行,別搞得兩敗俱傷。」

「閉嘴!誰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

「你想拿命跟我賭嗎?」太宰治斂下笑容,他指著被繃帶蓋住的右眼,說道:「知道我這隻眼睛怎麼沒的嗎?有個人和你一樣,拿槍抵著我的臉,然後…….碰!半個身體都被炸爛了。」

黑衣人持槍的手被太宰治抓住,他用冰冷的槍口抵著自己的眉心,太宰治冷冷地說道:「我不介意再賠一隻眼睛,要試試看嗎?」

「你……!」眼前的小鬼眼神陰狠,那人與同伴面面相覷,最終還是放下了槍,太宰治笑了出來:「不好意思,我們這就走。」

太宰治面對著對方,示意中原中也跟著他一起退後,兩人退到樹林後,太宰治突然拉著中原中也趴在地上,此時一群黑衣人從樹林四面八方而來,雙方突然開始火拚了起來,一時之間槍聲大作,中原中也被這麼一拉,差點吃了滿嘴的土,眼角餘光中瞧見一些熟面孔,驚訝地問道:「這些不是我們的人嗎?」

「這裡是叛徒的基地」

「那我們的任務….?」

「是幌子,森先生放了口風出去,好讓那些人上鉤。」

「甚麼?!所以我們跑了半天就只是來當誘餌?!」

太宰治不以為意地聳了聳肩,說道:「森先生的作風一向如此。」

「啊!!!雖然知道是任務的一部分但還是好不爽啊!」中原中也懊惱地說道:「到最後連你的異能都沒能猜到。」

「啊,那個是騙人的。」太宰治笑瞇瞇地說道:「我可以告訴你正確答案,但前提是,你得答應我一件事情。」

中原中也已經沒力氣生氣了,氣懨懨地說道:「說吧,要我做什麼?」

---六年後

有時候人的際遇時好時壞,像港口黑手黨幹部中原中也,他現在出任務流的汗水就是當初腦子當年進的水。

中原中也好不容易把某個跳河的傢伙拖上了岸,他狠狠地敲了一下太宰治的胸口,對方痛得在地上哀嚎,中原中也毫無感情地說道:「給我起來,混蛋太宰。」

「中也真無情。」

中原中也忍無可忍地說道「:如果我無情,當初就不會……算了。」

太宰治站起身,撿起了地上得帽子,替對方戴上了帽子,笑嘻嘻地說道:「走吧,親愛的搭檔。」

THE END

-----------------------------------------

這篇是給自己下禮拜的生日賀文,因為工作忙,所以先預祝自己生日快樂(拉炮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