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石

今年的冬天來得特別晚。

在浴缸裡的南極石卻早已迫不及待,氣溫一天比一天還要低,他的四肢末梢是最早結晶的部分,但還不能自由的活動,冬季是屬於他的季節,等到白雪覆蓋大地的那一日,他就能睜開眼睛。

在那之前,他只能聽著夥伴們為冬眠做準備的聲響。

鞋子踏在地板的聲響,寶石們喧譁著,還有純白的布料被展開的聲音。

好羨慕啊。

當一切終將歸於寂靜,便是他甦醒之時,鋪上白粉,換上衣物,開始他在冬季的工作。

那時的他還不知道,這將是他度過的最後一個冬天。

今天的冬天他多了一個夥伴,既任性又不可靠,硬度明明和自己相去無幾,卻天天碎得不成樣子。

為了照顧他,工作變相地增加不少,但他多多少少還是有些高興。

直到那天來臨。

黑點不斷擴大,箭穿透了他的脖頸,他突然明白,他是沒辦法再陪著老師了。

於是他將手指悄悄放在了嘴前,喃喃細語的話語一點一滴地傳進對方的心裡。

“為了不讓老師感到寂寞,冬季就拜託你了。"

為了這個願望,即使化成粉末也從未後悔過。

-------------------------------

不能只有我一個人難過!!!!!!(插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