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過後(新荒)

*純H文,毫無劇情
*@Luce點文
----------------------------------
這場暴雨來的突如其來,像是吸盡了空氣中所有的熱氣,雨滴打在身上都覺得痛,附帶著閃電以及震耳的雷聲,瞬間淹沒了整個城市。紅髮少年拉著黑髮少年的手在雨中奔跑著,他們的心情卻不受影響,反而笑得很開心,交握的雙手一直到宿舍的門口都沒有放開。

「手放開,被人看到就不好了。」荒北看著新開用空著的手從口袋掏出鑰匙,卻絲毫沒有要鬆手的意思,新開停下了動作,身體向前傾,溫軟的唇蹭著對方的。
「看到就看到吧,我就想跟你牽著。」荒北也只是紅著臉咕噥了幾句,便也任由他了。
新開將荒北拉進屋,還等不及把門關上,就把他強壓在牆上熱吻著,手伸進了對方已經濕透的校服底下。
「呆茄!!別那麼性急!門....門沒關!!」荒北微喘著氣,新開依然沒停下,只是抬腳往旁邊踢了一下,直到兩人都快窒息才放開。
「靖友、靖友。」新開舔著荒北的脖子,含糊地在他耳邊問道:「不做嗎?」
「我真是煩你老問這句。」荒北將新開的頭提起來,兩手用力的定住,狠狠地吻了下去,兩人邊糾纏著邊走進臥室裡,一起倒在床上,此時他們的上衣已經脫下落在地上。
他們沒有去洗澡的意思,兩人身上的雨水隨著重力滴下沾濕了床單,與以往不同的是,荒北正好坐在新開的上面,但這並不妨礙新開吻荒北,新開輕啃著荒北的喉結,混著雨水嘗著他的味道,荒北被他用得有些癢,發出了低沉的笑聲。雙手撐在新開的身體兩側,親暱的用鼻子蹭著對方的臉。
「第一次用這種視角看你。」
「那靖友覺得如何?」
「挺好的。」荒北難得坦白地說著,光著膀子的兩人又吻在了一起,濕熱的舌頭互相纏繞,新開的手也沒有閒著,玩弄著對方的乳頭,弄的荒北忍不住呻吟。
「新開...住手...別弄了。」荒北好不容易從新開的熱吻中逃離,斷斷續續的說著。
「靖友不喜歡嗎?」新開這次將舌頭貼在了荒北的胸口,進而吸吮著,像是品嘗甜美的果實。
荒北忍不住雙手抓著新開的頭髮,感覺腰都癱軟了,一想到是因為這傢伙才讓自己這麼難為情,本想罵人,一開口卻變成黏膩的呻吟聲,兩人的體溫逐漸升高。
「靖友真的太可愛了。」新開滿意地望著被自己舔的又濕又紅的乳頭,對方則是有些彆扭的想要掙脫自己的懷抱,新開安撫似的說道:「靖友,也幫我舔舔吧?」 隨後解開了自己的皮帶,微微抬頭的分身在四角褲底下鼓成了一包。
荒北猶豫了一下,將身體向下移了一些,臉埋在了對方兩腿之間,隔著四角褲又吻又舔,布料的顏色漸漸變深,味道也越來越濃。荒北停頓了一下,抬眼看了一下對方,新開也不急,只是撫摸著對方的黑髮。
於是荒北將新開的分身從四角褲裡掏了出來,先是含著龜頭舔著,用舌頭蹭著小洞,而後整個含進了嘴裡,沿著柱身繞著舔,吐出後只含著龜頭,如此反覆著。
新開此時覺得很不妙,他下意識用腳搓揉著荒北的胯下,時不時捏著荒北的耳朵,看著自己的分身在他的嘴裡越漲越大,連荒北的臉頰都被弄得都鼓了起來。
此時荒北盡量張大嘴巴含住,小心的不讓牙齒碰到已經塞滿嘴的分身,加快了吞吐的速度,口水止不住地從嘴角流下,偶爾還用喉嚨吸了吸分身,新開非常喜歡他這樣做,再荒北又一次的刺激下,腥羶的味道在他的嘴裡散了開來,荒北沒防備一下子就被嗆到了。
新開將人攬在懷裡,拍拍對方的後背,順手也脫下了他的褲子,讓對方微微抬起腰,新開一手搓揉著對方的分身,另一隻手探入了對方的後庭攪動。
荒北勉強兩手撐在新開身上,對方的手指熟練的按壓腸壁裡的皺褶,讓荒北忍不住張口呻吟,後庭漸漸的習慣了異物的侵入,荒北扭著腰想表示已經足夠了,但是新開依然沒有停止擴張。
「可....可以了,新開,快點....進來。」
「還不行,這樣就進去的話,靖友會受傷的。」新開正要增加第三根手指的時候,卻被荒北阻止了。
「靖友...」
「啊啊啊啊!!!都說可以了到底要磨磨蹭蹭到甚麼時候!!!」荒北將新開的手指拉出來,扶著對方脹大的性器坐下,一連串的動作讓新開反應不過來,直到他的分身感受到溫熱的肉壁包圍才搞清楚發生甚麼事。
「靖、靖友...不痛嗎?」
「才...哈啊...不會...」不用等新開動,荒北兩手撐在對方的身體上開始抽動,激烈的連自己的分身都打在新開的小腹上。
新開驚訝的看著荒北,每次都是自己主動要求上床,然後說盡各種甜言蜜語才肯讓自己進入,事後的按摩更是不可少的,但現在荒北強烈索求自己的樣子,讓新開覺得快上天堂了。
一次又一次,荒北像是要把自己插壞一樣,用力的往下坐,又挺腰抽離,結合處發出了令人害躁的淫水聲。
「靖友,別那麼用力,慢點。」新開抓住對方的腰,讓荒北配合自己的動作放慢了速度,荒北終於用盡力氣,整個人趴在了新開身上喘著氣。新開就著原來的姿勢抱著他,挺腰向上頂,不是很用力,荒北發出了嗚咽聲,像一隻溫馴的小貓被疼愛著。
「靖友、靖友。」新開摸著荒北被汗水沾濕的瀏海,溺愛的親吻著,此時荒北抬頭,失神般的看著他,然後荒北笑了,是發自內心的微笑。
「新開。」荒北雙手環住了新開的脖子,貼上了對方的嘴唇,新開當然不會放過他,一邊持續下面的動作,一邊又舔又咬的跟對方吻著。
「靖友,我已經忍不住了。」新開邊這麼說著邊把荒北放倒在床上,荒北笑了出來,挑眉問道:「你有在忍嗎?」
新開吞了吞口水,他把荒北的雙腿分到最開,讓他自己用手抱著,將性器狠狠的插入,荒北大聲的叫了出來,隨著新開一次次的進攻連帶著床一起晃動身軀。
「不....不要那麼..用力..嗯啊啊啊啊!」
「靖友剛剛在我身上的時候也很賣力呢,小力的話會沒辦法沒足你吧?」
荒北顧不得自己的腿了,兩手蓋住自己通紅的臉,邊斷斷續續的罵道:「可惡...看我等等怎麼修理你....渾蛋....」
「反正到最後靖友會原諒我的,對吧?」新開說完後,沒有給對方喘息的空間,一次次的將他推向情慾的漩渦,直到新開在他身體裡注入溫熱的液體才停下,荒北此時也達到了高潮。

「靖友,最愛你了喔。」新開抱著已經累壞的荒北,喃喃說著愛語,兩人進入了夢鄉。
雨已經漸漸變小,這場暴雨帶走了熱氣,在這之後特有的臭氧味,隨著風從半開的窗戶吹了進來,帶走了屋裡羶腥的氣味。

這是新開與荒北美好的回憶之一。

----------------------------------
抱歉點文拖那麼久,三次元有時候實在是太忙了(抹臉
我會慢慢清完的,感謝鑑閱

Only the Flower knows(下) (新荒←悠)

*新荒←悠,怕雷請慎入

*有人說不要虐弟弟,那就大家一起虐一虐(燦笑

*會有個圓滿的結局請放心,但絕對不是3P

*新荒交往為前提

上篇

--------------------------------- 繼續閱讀「Only the Flower knows(下) (新荒←悠)」

Only the Flower knows(上)(新荒←悠)

*新荒←悠人,怕雷的慎入

*因為官方透漏關於悠人資訊太少了,所以如果個性有偏差請見諒

*木有看錯,我就是拿那本漫畫的名字來當標題,因為我想不到(靠

*新荒交往為前提

---------------------------------- 繼續閱讀「Only the Flower knows(上)(新荒←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