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夜之櫻(02)

 

*靈異題材,以籠中鳥作為題材,有血腥以及屍體描述,建議不要在用餐時觀看,請注意

*有自創角,有私設

*請各位幫我祈禱絕對不要變成長篇

---------------------------------- 繼續閱讀「萬夜之櫻(02)」

Mysterious Messenger(下)

 

*給 @择也今天也睡眠不足 擇也親親寫的身高差接吻,學園PARO,一個充滿套路的故事

*小短篇,標題取自某個手遊的遊戲

*一天一百字,完成填坑不是夢

*前篇:(上)

---------------------------------- 繼續閱讀「Mysterious Messenger(下)」

吻(太中)

*中也生日本該寫個大長篇,但最近工作忙翻了,寫個短篇意思意思

*事後,就是,咳,你們想的那種事後

——————————————————————————

太宰治在手機鈴聲奪命連環的聲響中醒來。

但他卻只是皺著眉微微睜開眼,探過身伸長了手臂在床頭摸索著,手指飛快地點了幾下後,手機便安靜了。

太宰治打了個冷顫,他昨晚沒穿衣服就睡了,地上有幾件黑色的衣物與他的褐色大衣交疊再一起,他不以為意地打了個哈欠。重新拉起棉被,躺回溫暖的被窩裡。但他的手卻伸向了躺在身邊的人,來回撫摸著對方的頸脖,時不時還輕搔著那凸起的喉結,饒是這樣都沒有吵醒對方,太宰治玩了一會兒便覺得有些無趣。

也是,前一晚玩得這麼瘋,不睡死才怪。

太宰治半撐起身體,一手枕在枕頭上撐著自己的頭,將中原中也糖漿色的瀏海撥到一邊,再細細地描繪著對方精緻的五官。中原中也從小就生得好看,即使他們現已過而立之年,年歲在他的臉上卻顯不出半點痕跡。

而每每中原中也發動汙濁,那黑色粒子便會在他白皙的臉上蔓延,幾乎要把整個人吞噬掉。

或許是被騷擾得不能睡了,中原中也低低哼了一聲,連眼睛都沒睜開,聲音沙啞地警告道:"摸夠了沒?"

但中原中也卻沒得到任何回應,讓他感覺有些不對勁,他微微睜開眼,卻看見太宰治一臉深沉地用食指撫摸自己的臉。

"太宰?"

"醒了?"中原中也的聲音將太宰治的思緒拉了回來,手指又不老實地繼續摸著。

"你在想甚麼?"中原中也握住了不斷磨蹭自己臉頰的手,太宰治將臉湊了過去,意味不明地回答道:"在想昨晚中也的表現啊。"

"你還是去死一死好了。"中原中也翻了個白眼,踢了對方一腳,所幸床挺大,太宰治沒被踢下床。

中原中也有些可惜地嘖了一聲,看了眼時鐘,正打算下床梳洗,卻被太宰治一個翻身又壓了回去。

"…….你昨晚還沒做夠嗎?"中原中也皺眉問道,抬腳正打算把人踢到爪哇國去,太宰治卻輕壓住他的肩膀說道:"別動,讓我抱抱你。"

此抱非彼抱,中原中也便放鬆了身體,也抱住了對方,手撫摸著太宰治的背肌,嘴上依然不饒人:"你發甚麼神經啊你?"

太宰治吻了吻他的眉心,將頭埋進了中原中也頸窩,滿足地嘆了口氣,說道:"沒什麼,只是想說來年也這樣過吧?"

中原中也沒回答,但他心裡想著:甚麼來年,未來幾十年都要這樣過。

------------------------------------------

趕上了(喘氣,中也生日快樂!(灑花

Mysterious Messenger(上)

*給@择也今天也睡眠不足 親親寫的身高差接吻,不好意思現在才寫出來,謝謝他授權給我

*學園PARO,一個充滿套路的故事

*小短篇,標題取自某個手遊名稱

----------------------------------

太宰治交女朋友了。

這也不是那麼令人意外的事情,以太宰治這樣的外型以及性格,或許直到現在才有才奇怪。但中原中也還是有些吃驚,他看著對方悠哉地靠著走廊上的窗戶滑著手機,忍不住問道:「你真的交女朋友了?」

太宰治抬眼看了他三秒,眼睛笑得彎了起來,說道:「當然是真的啊,不恭喜我嗎?中也。」

直白的回答反而噎得中原中也說不出話來,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道:「哪個傢伙瞎了眼?看上你這種人。」

「不告訴你。」太宰治將手機收進了口袋裡,一臉神秘,中原中也嗤笑了一聲:「我才不稀罕。」

「先不說這個。」太宰治轉了個話題,問道:「你跟那個女孩進展如何?」

「你還敢問?」一提到這件事中原中也就想打人,當初要不是腦子被驢踢了,他怎麼會答應這麼離譜的賭約。

「中也不也樂在其中嗎?」太宰治一臉幸災樂禍的樣子讓中原中也更加火大,但在對方要揍人之前,太宰治早跑得老遠了。

這件事還得追溯到兩個禮拜前。

那時太宰治跑到中原中也家裡打電動,兩人初中就認識了,家又離得近,留宿過夜甚麼的都是家常便飯。他們拿著遙控桿按得起勁,電視銀幕上的小人打得如火如荼,最後太宰治使了陰招,中原中也氣得想掐人,但最後還是拿了錢包,出門買菜去了。

正當中原中也在超市挑螃蟹時,手機震動了兩下,他皺眉拿出手機,以為是某個傢伙又嘴饞了,卻發現螢幕上出現的是簡訊的圖示,是他從沒看過的號碼,沒有主旨,內容也只寫了:「你好,中也君,請問你還記得我嗎?」

不明號碼也罷,意味不明的內容才是重點,若說是傳錯了,那與他相同的名字也太巧了。

到底會是誰傳的?

太宰治等了很久,餓得快要把桌子拆了,下樓卻看到中原中也在廚房拿著手機發呆,直到太宰治喊他,中原中也才沒好氣地回應:「幹嘛?」

「螃蟹要被你煮爛了。」太宰治指了指已經煮到冒泡的鍋子,走進廚房,問道:「甚麼東西看得那麼入神?」

「關你屁事。」 中原中也好不容易把流理臺收拾乾淨了,轉身就看見太宰治拿了自己的手機,伸手就要去搶,但太宰治卻立刻退後了幾步,並且舉高了手,意味有所指地說道:「啊呀,居然有女孩子給小矮人發短信呢」

「太宰!還給我!」由於先天上的生理差距,中原中也墊高了腳尖也沒能搶回來。太宰治修長的手指快速地移動,手機發出了逼逼逼的按鍵聲,中原中也向上進攻不了,抬膝就往對方的重要部位一踢,太宰治疼得嗷嗷叫。

「媽的太宰,你幹了甚麼?」中原中也看著已經被發送出去的簡訊,氣得要拿菜刀把對方剁成生魚片,太宰治抬起雙手做投降狀,笑著說道:「中也,我保證這對你有好處。」

「少來。」中原中也懶得跟他廢話,手裡的菜刀反射著廚房的燈光,眼看本來要砍螃蟹的刀子要肢解自己了,太宰治連忙說道:「你難道不想知道給你發訊息的人是誰嗎?」

中原中也遲疑了一會兒,太宰治又說了一句:「而且說不定還能交到一個女朋友。」

「得了吧,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啊。」中原中也嗤了一聲,菜刀還沒放下,太宰治不依不饒地往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只見他痛心疾首地說道:「沒想到中也覺得自己交不到女朋友。」

中原中也火了,他就是聽不得太宰治用這麼低級的招數挑釁他,他手一個用力,螃蟹連帶著砧板一分為二,吼道:太宰!你是活得不耐煩了是不是?

「中也先別生氣。」太宰治笑嘻嘻地說道:「要不要跟我打個賭。」

「賭甚麼?」

「如果兩個月之內你能追到這個女生,我就無條件答應你一件事情。」

「好啊,如果我追不到,我就任憑你處置。」中原中也腦子一熱,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太宰治嘴角微微上揚,意味不明地說道:「這可是中也自己說的。」

中原中也總覺得對方的笑容很是詭異,還是告訴自己,不就是打個賭,沒什麼大不了。

然而事實證明,太宰治的套路走得再多,還是會掉進坑裡。

中原中也有些苦惱。

他跟某人不一樣,沒什麼追人的經驗,這倒也不能怪他,本來他就無心於此,況且他的皮相好,個性也不錯,在社團教室裡練武流汗的模樣更是帥瞎了所有妹子的眼。因此他被人追的經驗和追人的恰恰成了極端的反比,M型化社會的比例圖都比不上。

要想快速獲得經驗值,比起看書,問人是最快的方法。

中原中也想來想去,身邊有對象的似乎只有他了。

「甚麼?!中原前輩您沒談過戀愛?!」立原造道吃驚地大喊出來,馬上被中原中也狠狠地踩了一腳,兩人正在武道教室裡對練,誰也沒發現異狀。中原中也惡聲惡氣地低聲說道:「給我小聲點!沒談過又怎麼了?哪條法律規定高中生就得談戀愛?」

「但您不是跟……..」立道造原疼得要飆出淚來,還是抵不住他滿肚子的疑惑,但中原中也一臉要吃人的樣子,又把話吞了回去,問道:「您想問甚麼?」

中原中也停下了動作,用袖子抹了下汗,問道:「你之前怎麼追的銀?」

「您……您您怎麼!!」立原造道支支吾吾,臉紅得跟蘋果一樣,中原中也面無表情地說道:「芥川天天來武道社跟我要人,連老師都知道了。」

「銀……..不是跟她哥一個社團的嗎?」

「要不是我擋著,你還能活到現在?」中原中也沒好氣地彈了下後輩的額頭,立原造道摀著頭小聲地咕噥著,中原中也只當沒聽到,又問了一次:「快說,你怎麼追的?」

「就按照正常程序來吧。」立原造道板著手指數著:「買點她喜歡的東西,上下學製造機會見面,偶爾發發短信甚麼的。」

中原中也摸著下巴,沉思了一會兒,問道:「如果是要追一個很久沒見過面的人呢?」

這次立原造道驚訝地嘴都合不起來了,許多問題在腦中一閃而過,但他選了個最要命的:「太宰前輩知道嗎?」

「你為甚麼要提那個混蛋?他為甚麼要知道?」 中原中也氣笑了,他都不知道這傢伙的腦子是怎麼長的,他要追人,跟太宰治有甚麼關係?

他瞪了一眼早已逃到教室另一邊的立原造道,心裡感嘆道:果然談戀愛是會降智商。

中原中也回家後冷靜地想了想,覺得自家後輩說得也有理,連面都沒見過要怎麼追人?

於是他打開了手機,點開上次太宰治替他回的短信,幸好內容狠正常,只是很正常詢問對方的名字,沒有甚麼「小姐,你願意跟我一起殉情嗎?」之類的鬼話。

然而對方很早就回了,叫前田遙佳,自稱是中原中也以前小學的同班同學。

但估計是以前和太宰治混得太久,這名字完全沒有印象,雖然中原中也不知道前田是怎麼拿到他的手機號碼,但依然認真地思考怎麼回覆。

『前田同學,好久不見,最近過得如何?』

中原中也猶豫了一會兒,但想到太宰治那張囂張的臉,咬牙按下了發出鍵,而後把手機擱在書桌上,他都還沒吐口氣,手機螢幕便閃出了對話框。

回得倒挺快。

『謝謝關心,我過得還不錯,中也君最近還好嗎?』

除了該死的賭約還有該死的太宰治,一切都好。

中原中也忍不住這麼想,但還是回了:『我過得很好,請問你現在還住在A市嗎?』

中原中也以前念的小學是在A市,離現在住的Z市有一段距離,他一直很想回去一趟,但沒什麼時間。而故鄉總是令人難以忘懷,他就這麼和對方來來回回聊了一整個晚上,聊得差點要忘了時間。

當兩人互道晚安,時間已經很晚了,中原中也滿足地嘆了口氣。

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

原本中原中也是這麼想的,當他得意洋洋地跟太宰治說起這件事,卻又被對方一句話給噎回去了:「你跟她約會過了嗎?」

中原中也愣住了,別說約會了,連面都沒見過。

「那你在高興甚麼?」太宰治一臉"中也你真是沒救了"的表情,要不是走廊上人來人往的,中原中也真的很想把對方從三樓扔下去,成為實質意義上的沒救。

「中也前輩,您說您想要跟那女生約會?」在走廊被叫住的立原造道一臉古怪地看著中原中也,對方立刻沉下了臉:「你再敢說甚麼亂七八糟的話,我就把你拆成兩半。」

立原造道嚇得後退了好幾步,中原中也將人抓了回來,立原造道欲哭無淚,卻見對方嘆了口氣,無奈地問道:「好啦,我就是想問你約會的時候都幹些甚麼?」

「這個嘛……」立原造道歪頭思考了一會兒,答道:「平時下課就去家庭餐廳寫作業啊,去公園散散步,如果零用錢夠的話,周末去遊樂園之類。」

中原中也卻有些不滿意:「這些地方我跟太宰都去過,有沒有特別一點的約會地點?」

「或是找一個只有您和對方知道的地方如何?」立原造道提議道:「應該沒有比那兒更特別的地方了吧?」

中原中也是個行動派,他一回到教室就發了個短信給前田,語氣很客氣,內容很衝動。

『前田同學,請問你下個週末有空嗎?』

『欸?怎麼了嗎?』

『我們要不要見個面?』

社團活動結束已久,大部分的學生都回去了,但中原中也依然坐在鞋櫃前面滑手機,訊息反反覆覆看了好幾遍。聽到腳步聲接近,一抬頭便看到太宰治站在眼前,對方似乎才剛結束活動,到現在都沒換下體育服,而且還滿身大汗。中原中也將手機收到口袋裡,問道:「你不是回家社的嗎?怎麼還留得這麼晚?」

「敦君找我幫忙訓練,那你怎麼還在這?」

「沒什麼,武道社那兒有些事情留得晚了。」

太宰治開了鞋櫃,邊換鞋邊隨口問道:「聽你學弟說你下個週末要去約會?」

「那傢伙真多嘴。」中原中也嘖了一聲,遲疑了一會兒答道:「是啊,她已經答應了。」

見太宰治露出意外的表情,中原中也哼笑一聲:「太宰,洗好脖子準備受死吧。」

「那還真是令人害怕。」太宰治不以為意地聳了聳肩,站起身,揮手微笑著說道:「那中也可要好好把握機會呀。」

中原中也望著太宰治的背影,心中有股不好的預感。

週末很快就到了,中原中也站在穿衣鏡前,用髮圈將半長不短的頭髮紮起,戴上鴨舌帽,確認身上的每個部分看起來完美無缺後,拿起背包出門去。

中原中也一走出家門,便看到太宰治靠在自家圍牆上,笑瞇瞇地和他打招呼:「要出去約會?」

「你在這裡做甚麼?」

「等你啊,你不是要回以前的學校?」

中原中也已經不想去細想對方是怎麼知道的,他咬牙切齒地問道:「太宰,你到底想幹甚麼?」

「只是想來看看敢和小矮子約會的勇者而已。」

中原中也揮出的拳頭被對方擋住了,太宰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微微勾起嘴角:「還是說中也怕我把人搶走了?」

「嘁!」中原中也甩開了對方,警告道:「敢搗亂我踢死你。」

Z市離A市說遠不遠,說近也不近,搭電車大約要花半個小時,走路十分鐘。兩人到達了目的地,但今天的天氣不太好,陽光勉強從黑壓壓的烏雲透出一點光,隨時都有可能下雨。

但中原中也覺得最糟的依然是他旁邊的傢伙,他不禁開始感到頭痛,不知道等等會出甚麼事情

兩人在約定好的地方等了許久,卻始終沒有看到人影

「是不是她看到你長得太矮了,所以不敢來相認?」太宰治打了個哈欠,然而中原中也不發一語,他開了手機看了一眼,臉色卻沉了下來。

「中也,好像快要下雨了。」太宰治伸手,雨滴滴在了他的手背上,雖然雨下得還不是很大,但他可不想淋得渾身濕透。

「你想回家的話就先離開吧。」中原中也把手機收進了口袋裡,他靠在牆上,說道:「我要繼續等。」

太宰治嘆了口氣,他的竹馬一但下定決心就絕對不會改變心意,他拉了拉中原中也的小辮子說道:「中也,你真的不走嗎?」

「都說了你要走就先走。」中原中也不耐煩地甩開了對方的手,太宰治不以為意地聳了聳肩,拿起放在地上的包,轉身離去。

待太宰治走遠,中原中也再次拿出了手機查看,將螢幕轉換到簡訊的介面,點開了前田幾分鐘前傳來的訊息。

雨越來越大,模糊了中原中也的視線,彷彿陷入了茫茫大海之中。

『抱歉,中也君,我覺得我們還是不要見面的好。』

TBC

----------------------------------

拖了很久才寫好,第一次寫校園PARO感覺很新鮮

謝謝擇也給了我授權,雖然還沒寫到身高差親親,不過下一篇肯定會寫到的!

祝大家看文愉快

萬夜之櫻(上)(太中)

*靈異題材,以籠中鳥作為題材

*有自創角

*每次開新坑的時候我都會覺得媽呀你們不是已經在一起了嗎怎麼又要重頭開始

---------------------------------- 繼續閱讀「萬夜之櫻(上)(太中)」

心之鎖完整版

 

*心之鎖全部完售,沒有餘本,謝謝大家

*因為大家差不多都拿到了,我就把完整版的放出來,跟最一開始的Lofter放的改了些句子除了錯字外

*非常非常感謝參本的所有人員,愛你們

--------------------------------- 繼續閱讀「心之鎖完整版」

雪(太中)

胡亂寫的就當作聖誕賀文吧,依然太中

小短篇

---------------------------------------------

中原中也靠著車,從半山腰上望著雪景,寒風吹得他有些冷。

白雪茫茫,細小的雪花掉落在他身上,很快地就消失在他那昂貴的黑色大衣上,他覺得有些冷,但沒想要回到車上。中原中也從口袋裡摸出了打火機,但不論他怎麼點也點不著嘴裡的菸,他從未覺得黑色的手套如此礙事。

"需要火嗎?"

中原中也猛地抬頭,那張禍害千萬少女的臉就這麼突然出現在眼前,對方手裡還拿著防風打火機,他罵了一聲,從嘴裡掉出的煙被接住了,對方有些好笑地說道:"中也,你怎麼驚覺心變得這麼低?"

中原中也白了他一眼,沒好氣地搶回菸:"要你管。"

太宰治低聲笑了,大拇指在打火機上扣了幾下,將火焰靠近了對方,中原中也用力地吸了一口,滿足地嘆了一口氣,問道:"怎麼?聖誕節沒找到美麗的小姐陪你殉情嗎?"

"不是沒找。"太宰治笑著點了點微微紅起的右臉頰,雖然嚴酷的冬日把他的耳朵凍得通紅,中原中也依然能看出巴掌的形狀,恍然大悟道:"終於有人替天行道了。"

"這不能這麼說啊,中也。" 太宰治一臉無辜"你也知道,勾搭有夫之婦有違我的原則。"

"少來。" 中原中也笑了出來,他不知道為甚麼自己會笑,或許是笑太宰治臉上尚未消退的巴掌,也或許是笑自己居然信了這七分假三分真的話。

之後兩人沉默了好一會兒,他們靜靜地看著橫濱被白雪覆蓋,也不覺著尷尬,中原中也覺得這是跟太宰治獨處時唯一好處。即使過了四年,他們之間似乎沒有任何改變。

中原中也想到這,忽然覺得有些沒意思,他轉身到一旁鐵製的垃圾桶,將還未抽完的煙捻熄了。然後聽到太宰治喊了自己,他正要回過頭時,卻被從背後抱住了。

中原中也的帽子掉落在地,陷入白雪之中。

"中也。"

低沉的嗓音在他得耳邊呢喃,中原中也整個人被太宰治擁在懷裡,但他除了地上的白雪,只能看見對方脖子上圍著的藍色圍巾落入自己的視線之中。

在中原中也掙扎了幾下,太宰治把人抱得更緊了,雖然他明白怎麼樣也不可能箝制得住對方。

但中原中也一動也不動,也不說話,兩人在雪花紛飛中僵持著。

太宰治在心裡嘆了口氣,輕輕地吻了中原中也的髮璇,熟悉的洗髮水味令人懷念,但他還是慢慢鬆開了手,退後了一步,笑著說道:"晚安,中也。"

說完太宰治便轉身離去,但他才走遠了幾步,聽到後面的人問道:

"喂,太宰,你……….有空嗎?"

THE END